第一百三十章 新想法(求收藏 盼推荐)

 热门推荐:
    祝大小朋友们节日快乐!

    冯玉萱也挺让人放心。

    晚上,小舅也在家里吃饭,冯玉萱兴致勃勃的说,“附近的那个服装批发市场,我准备去走一走,要是能让他们有一半的人能在店里吃早餐或者饭,那现在的生意至少能好一半。”

    “那个市场倒是有不少商铺,好几百家吧。”

    “大大小小百多家,我挑午的时候,去了好几次,大多数人都吃的简单,也都是快餐,我们价格实惠,味道不错,营养不错,一碗面加上块大排或者牛肉,再来一个麦饼,弟弟这样能吃的也能吃饱,不要说那些店里的人,”冯玉萱说起自己的想法来很有信心。

    “那你有什么具体的想法吗?”冯振昌问。

    “市场里也有些人来店里吃过,我打算再印一批传单,一家家的去发,看看效果。”

    “那最好去做些一次性纸碗,他们午肯定离不开店面,只能是我们送上门去。”冯一平说。

    “嗯,这个我也想过,有眉目了就去做。”冯玉萱说,“都说你主意多,弟,你再好好帮我想想。”

    冯一平放下筷子,想起后来到店里推销的那些快餐店的做法。

    “恩,这样,那些店里点餐的,不用当时结账,送过去他们签个字就好,月底统一结账。”

    冯一平后来也这样,有很多送餐的名片,午不出去吃饭的时候,捡一家的电话打,比较固定的那几家当时也不结账,月底或者月初的时候来结,虽然钱是一分不少,可就这么个小手段,也能让你觉得受到了优待。

    结账的时候,再说几句吉利话,加深一下印象,增进一下感情,只要味道不太差,还是有不少会成为忠实的固定客户。

    冯一平虽然在销售方面算不上出类拔萃,但也悟出了一些心得,不扯那些什么向爱斯基摩人推销冰箱,到少林寺推销梳子之类的臆想出来的屁事,只要是适销适路,和目标客户多接触几次,成交的几率当然高一些。

    “月底结账,这个靠不靠谱?”冯振昌有些不放心。

    “我觉得行,”冯玉萱想了想,“都是开门做生意的,一天吃一餐,一个月下来也就是六十多块钱,没谁好意思拖着不给。”

    看着姐姐现在的样子,冯一平很高兴。

    姐姐现在做事,倒是比爸爸妈妈还多一份冲劲,想法也多一些,花钱也不像从前,更有节制,身上其它的那些毛病也都不见了,这样的情形,想必爸妈也很乐见吧。

    他一看,果然,冯振昌和梅秋萍虽然对他们的做法有些犹疑,但看着冯玉萱这副样子,眼里都是笑。

    看着自己一家人其乐融融,梅秋萍问了一句,“义良,你和蔡虹什么时候成亲?”

    “我们商量了一下,定在明年,五一前后吧。”在冯一平姐弟面前说这个,他好像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那就好,你成家了,我们也了了一桩心事。”冯振昌说。

    “是啊,成了家才算成人,你这个性子,是得有个人管着你。”梅秋萍说。

    等大家都吃完了,冯一平抛出了一个话题,“我过来的时候,看到新的长途客运站正在建,估计明年就可以投入使用,具体时间是什么时候,你知道吗小舅?”

    “是建设路上新建的那个吗?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看样子是快了。”

    “你问这个干什么?”梅秋萍和冯玉萱正收拾桌子,这个时候插了一句。

    “我是想啊,这样新建的汽车站,一定有规划出来的餐饮区,我们是不是想想办法,要是能承包一块过来,那里的一个店,能顶外面的几家店。”

    新的长途汽车站他后来也去过几次,二楼那就是餐饮区,后来有几家式快餐,也有kfc这些洋快餐,因为来往的人多,每一家的生意都很火爆。

    而且店面也都很大,不算厨房,最小的店也有一百平方以上,翻台率也很高,说那里的一家,顶外面的几家,那还是朝小了说。

    “投入大吗?”冯振昌他们现在虽然也月入几万,但是谨小慎微惯了,做事讲究的是稳妥,首先考虑的还是投入,要是投入太大,估计他们不一定同意。

    “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那样的地方,想来肯定不便宜。但是,投入大,回报也高啊,在车站里,肯不是只有早晚这样的高峰期,车来车往的,一天到晚都会有人光顾。”冯一平说。

    冯振昌想了想每次到车站见到的那么多人,还有现在的这个车站后面那条巷子里的各色饭馆,觉得也是,要是能在这样的码头上占个位子,生意要是不好,只能说你做人太失败。

    “可是,那样的地方,一定很抢手吧,我们一个人也不认识,一点门路也没有,怕是不容易。”冯玉萱也不收拾桌子,坐了了下来。

    这还真就是他们的短板,即便是现在就把户口转到省城,他们和家在省城的人还是有好些差距,比如,人脉。

    除了店里的员工,除了房东,除了老蔡一家,他们不认识多少省里的人,更别说那些在相关单位上班的人。

    而人脉即资源,这不但是我们国家的特色,所有的国家,包括欧美那些经济发达,法制健全的国家也一样。甚至他们在这一方面比我做的更纯粹,更**,欧美那么多院内院外的游说团体,他们赚钱,靠的不就是一张张人脉织成的网吗?

    “先直接找到车站,问清楚这个怎么运作的,具体是那个部门负责招商,负责店面承租,弄清楚了这些再说,说不定那里的店面招租情况不理想呢?”冯一平说,要真是这样那就再好不过。

    “这个倒是容易,哥,这两天我们抽个时间,去那问问看,准备送上门去给他们钱的,这点事应该能打听出来。”梅义良说。

    “就怕是打听出来也没用。”冯振昌没那么乐观,现在办事,都讲究个关系。

    “那再麻烦下蔡老板,新车站和家具厂是一个区的,蔡老板和街道办的汪主任关系好,什么时候叫他引荐一下,汪主任他们这些体制内的,跟一个区的其它部门,总有联系,熟人什么的肯定也多,叫他帮着侧面打听一下。”冯一平说。

    “这个倒是容易,师傅和王主任关系不错。不过,他们那些人,肯定不是白办事的。”

    “这个我们知道,就是在老家,你托人办事不也得意思一下。”冯振昌说。

    这个其实是冯一平重生以来一直挺忌讳的一件事,多了几十年的记忆,赚钱的机会很多,所以,他有些抗拒和这些机关的人打交道。

    要知道,关进去十个商人,也不一定能拉下来一个干部,可是一个干部进去了,后面肯定会跟着一溜商人。

    他想赚钱,可不想像那好些盛极一时的国内首富,各省各地首富一样,钱是赚了,结果把自己也送了进去。

    他不想被人膜拜,但也不想反过去跪舔别人,哪怕你官职再高,没了这次机会,其它的机会多的是。再者说,难得重生一次,当然不只是为了赚钱、赚更多的钱而已。

    但是,只要是做生意,就不得不跟相关部门打交道,这个怎么也避不开。就比如说现在,要是像后来一样,这些地方的出租也采取招投标的方式,那他们多少还有些机会,现在嘛,这些抢手的资源,即便你出的价比别人高,也不一定能租的到。

    既然不可避免的要打交道,那还是主动点吧,只要把住一条,找关系不是为了多占国家和集体的便宜,而是为了少些为难和阻力,只为事情能办的顺畅些,那不得已也要为之。

    还是那句话,当你没有实力的时候,首先要做的,是适应这个环境,你都不试着努力,它怎么可能改变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