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26号清早,终于回回来的冯一平,带着一顶蓝色棒球帽,一边耳朵里塞着随身听的耳机,和肖志杰王昌宁一起,骑着自行车去学校。

    他们两个也和冯一平一样,耳朵里塞着耳机,也带着棒球帽,不过一个是黑色的,一个是灰色的。

    现在的一天,也就是这个时候吧,吹到身上的风是清凉清凉的,人的感觉也格外敏锐,不像太阳出来以后,因为太热,整个人好像也变的懵懵的,迟钝了好多。

    夏天的时候,人普遍慵懒一些,本来行人和车辆就不多的路上,现在只有他们这剑客,鬼哭狼嚎的大声哼着歌,他们这一路,估计扰了住在路边不少人的清梦。

    路边的行道树和树下的草丛,此时也不像太阳大的时候,一副焉答答,有气无力的样子,葱绿得很有活力。

    草里的虫和树上的蝉,此时也比较安静,大多数都在蛰伏着,只有少数一些,不甘寂寞的开口叫几声,却也不显得呱噪,倒为这个夏日的清晨添了几分活力。

    还是和以前一样,个人在路上窜来窜去,你追我赶的。冯一平也觉得奇怪,虽然明知道他们这一路的终点就是学校,但是只要在路上,好像前面就蕴藏着无限的希望。

    到了学校的时候,老师们的房门都还紧闭着,但教室里已经坐了不少埋头学习的同学。

    二年级下学期考试结束后,只休息了天,他们这些准年级的同学,就回到了学校,这个暑假,他们要一直补课,所以,带他们这个班的老师,也同样不能休假。

    当然,也不是无偿的,每个同学要交十五块的补课费,当作对老师们额外的补偿。

    因为学校里只有他们个班,老师们也不是圣人,也想睡个懒觉,所以,早上的跑操被取消,起床时间也顺着推迟了半个小时,早自习的时候,一般也是班干部负责纪律,老师们只是偶尔来看一眼。

    但对现在班上的一些同学来说,他们本来就是不按作息时间来的,起得比鸡早,睡的比狗晚,推迟不推迟的,对他们意义不大。

    和城里的同龄人不同,城里的同龄人们,可能到了高,为了能考上一个好大学,才真正紧张起来。

    但对他们这样,一个县只有一所高的学生来说,初和高一样紧张,甚至初更紧张。

    在他们的求学生涯,最重要,最关键的就是初,初毕业考不上高,后面的一切无从谈起。

    高考,你至少可以面向全省和全国报志愿,考呢,你没得选,只能争取县里唯一一所高那可怜的名额。

    冯一平这个请了半个多月假的家伙,一进教室,引起了不少人埋头苦读同学的注意,好多就小声的跟他打招呼,“回来啦!”

    要说,两年多的时间在一起,同学之间的感情也变得很深厚,他们之间没有直接的竞争关系,一年级的时候,可能还会有人红脸动手,到现在,大家彼此都很熟悉,课里课外都互帮互助,有了几分亲人的意思。

    肖志杰一坐下,就跟同桌的张秋玲现宝,把那个随身听给她玩。这个家伙啊,就跟教室旁边,那些一大早就在鸣的蝉一样,无时无刻,不想吸引着雌性的注意。

    早自习快结束时,拿着一个小铝锅,准备去食堂打早饭的王玉敏顺道来了教室一趟,看见冯一平,对他点头示意了下,冯一平赶紧一路小跑的跟了出去。

    师生两个在走廊下站定,“你爸妈在省城怎么样?生意还好吗?”

    “都挺好的,我爸妈还说,要谢谢您批了我这么长时间的假。”

    “也没什么,我知道你不在学校也不会忘了学习,这半个多月每科都考试了几次,早饭的时候去我那把卷子拿过来,自己做一遍,那些会做的不要在意,那些感觉有难度的,一定要留心,发现一个,解决一个,巩固一个。”

    示意冯一平靠过来一点,王玉敏轻声说,“校长也说了,你就是我们这些年能考上市里重点高的希望,他打过了招呼,不管是哪一科,你有什么问题,随时都可以去找相关老师。”

    “谢谢老师,我一定会努力的。”

    他们市里的高,在省里都小有名气,录取的分数线自然也最高。遗憾的是,自建校以来,到目前为止,梁家河学,还没有实现零的突破,这也被历任校领导视为一大恨事。

    截止到二年级期末,冯一平的成绩一直保持在全县第二名,和第一名的成绩也就是不到两分的差距,而且这个两分的差距,跟阅卷老师有很大关系,县里组织的考试,阅卷都是以县里的老师为主,自然会偏袒他们的学生,其它的学生,当然会鸡蛋里挑骨头,即使没错,也会这里扣一点,那里扣半分。

    考阅卷的老师,可是各地抽调的,只会更加客观,冯一平搞不好就会是县里的第一名,那妥妥的会被市里的高录取,即使是第二名,那也绝对超过市里的分数线。

    这也是为什么,冯一平这个暑假能请这么长时间假的原因,这件事都报到了校长那里,他最后拍板,“还是准了吧,一来,这样的学生不用老师督促,学习也会努力,二来,他全家现在都在省城,听说做的生意还不错,一味的严厉,以他的成绩,依他们家的条件,搞不好就会想办法转到省里去。”

    可见,你在任何一个领域,取得了好成绩,那一般就都有了些讨价还价的能力。

    冯一平回到了座位上,也有些沉甸甸的,不可否认,老师们对他抱这么大的期望,自然有为他们自己考虑的一面。学生的成绩好,考上了重点学,其实也就是他们的工作成绩好,可以作为评优评先进评职称的筹码,他们的奖金自然会多一些,也好向上级主管机关提些条件。

    但是,他们主要的目的,应该还是希望自己的学生能有出息,能考上最好的学校。

    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非常感谢书友睡醒到拉萨的打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