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用电影《东成西就》里的一句台词,赵兴的脸,位置太正,他骂声出口,冯一平就不由自主的就扇了过去。这一耳光,把赵兴那一脸的嚣张也扇到了一边,接下来是不可置信,再下来就是满脸的狰狞。

    不过,再狰狞,也吓不到冯一平,第一次扇人耳光,虽然手稍稍有点痛,有点麻,不过那感觉嘛,也真真是极好的!

    “我弄不死你个乡巴佬!”赵兴叫嚣着朝前挣,但是肖志杰这时把他抱的更紧,原本坐在旁边看热闹的冯也站到间把他们隔开,跟着在教室里的班干部围了过来,然后,拉偏架的同学越来越多,总之,他动一下都困难,更不用提想打到冯一平。

    张秋玲看到这,想赵兴肯定要找他副校长的姨父告状,马上转身就朝家里跑。

    冯一平拍了拍手,也不再计较他嘴里放的狠话,叫冯保护好现场,自己主动去找王玉敏。

    “他妈的放开我!”见到冯一平走出去,赵兴用力挣扎,可是抱着他、围着他的同学并不放手,依然笑嘻嘻的把他围在间。

    学校里好久没有这样的戏码上演,这样的动静,引得隔壁二班的也有不少人过来看热闹,其有不少女生,和一班的女同学聚在一起,在旁边笑着指指点点的。

    感到孤立无援的赵兴,看到围观的同学都是一脸的笑,有些同学,比如一些女生脸上,还有掩饰不住的鄙夷,也不知道气的还是羞的,他的一张脸涨的通红,兀自用力挣扎不休。

    但他的这些举动,就像一条蹦到岸上的鱼一样,不管你蹦跶几下,都是徒劳的。周围的同学相处了这几年,彼此都很熟悉,一个眼神就传达了很多意思,何况,在拉偏架这件事上,好多人都是无师自通。

    看到冯一平上了那边二楼,班长才在外面说,“好了,都离的这么远,看来不会再打起来,都散了吧!”

    大家说笑着散开,赵兴瞪了几眼紧紧抱着他的肖志杰,肖志杰毫不示弱的瞪回去,“瞪什么瞪,我是拉架的,你连我都打,你看看,”他拉起t恤下摆,“看看这,都红了这么一大片。”

    赵兴挣扎的时候,手肘确实朝后打了几下,差不多全落在肖志杰胸前,此时那里确实红了一片。“也就是我肉多点,不然会被你打出内伤来!”

    他这话,又成功的引发了一次小**,周围的笑声更大。

    赵兴腮帮子鼓鼓的,环视了一圈,包括班干部在内,没有一个安慰他。这也怪他,平时自视甚高,又只在意女生,交好的男生一个也没有,这个时候会有谁帮他说话?

    在他看过来的时候,能止住笑意的同学,就算再纯良不过。

    见到在这得不到支持,他只好低头冲了出去,刚跑到教师楼前,不知道是真感觉受了委屈,还是一种策略,马上就哭了起来。

    跟在他后面涌出来的两个班的同学,却是高兴的很,一个个兴高采烈的欣赏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连在对面的班也有不少同学闻声出来,看到他那副倒霉样,他脸上隐隐若现的巴掌印,幸灾乐祸的人不在少数。

    这就是大路不平有人踩,叫你平素那么嚣张!

    朱老师带着小燕子回了老家,现在学校里只有王玉敏一个人在,冯一平一进门,就开门见山的对在备课的班主任说,“对不起,王老师,我扇了赵兴一耳光。”

    本来脸上还带笑的王玉敏听了脸一沉,“怎么回事?”

    冯一平还没汇报完,就听到教室这边传来阵阵笑声,王玉敏走到阳台上一看,恰好赵兴低着头哭着从下面跑过,她叫了几声,赵兴理也不理,径直朝山头上的校长小院跑去。

    王玉敏顿时也有几分不喜,既然分到一班,名义上她也是赵兴的班主任,出这样的事不先找她,而是去找亲戚告状,还真是一点没把她放在眼里。

    “你先坐着好好给我反省!”她对屋里撂下一句,转身急匆匆的朝教室走。

    “看什么看,进去坐好!”她这么一句,不但一班的乖乖的回到了教室,走廊上看热闹的二班同学也做鸟兽散。

    听了几个班干部,还有冯还原的事情经过,王老师到冯一平的课桌那看了一下,心里觉得,冯一平扇人耳光是不对,但赵兴挨扇,好像也不是不对。

    回到楼上,看冯一平还坐在那里,“还坐那里干什么?出来,难道还等着人来请你啊!”

    他们不主动去,估计一会副校长也会派人来叫,还是主动点吧。

    这一路,王玉敏虽然一直对冯一平不假辞色,但上坡的时候,还是小声嘱咐了他几句,“见了面,先认个不是,其它的话我来说。”

    冯一平不想她为难,“谢谢你王老师,不过,我自己做的事,我自己负责,你不用担心。”

    “你怎么负责?打人你还有理?”王玉敏又一次领教到了冯一平温和的那份倔犟。

    二人来到院门口,刚好碰上跑出来的张秋玲,她带着他们两个来到李副校长家的客厅。

    校长不在,李副校长坐在办公桌后,张副校长和教导主任坐在茶几旁,赵兴坐在剩下的一张单人沙发上,李副校长的老婆坐在扶手上安慰他,王玉敏进来,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张秋玲乖巧,马上去家里搬了一张凳子过来。

    “仗着成绩好一些,就随便动手打人,我看这是狂的没边了,这样的行为一定要严惩。”李副校长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瞪着冯一平说。

    “李校长,我了解到的事情经过是这样的,”王玉敏把来龙去脉讲了一遍,“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双方都有不对的地方。”

    要是其它的事,她顺着李副校长也无所谓,但是今天这样的事,不管李副校长高兴不高兴,她一定要站出来说几句,即便惹事的这个学生不是冯一平,她也必须这样做,这是她作为一个班主任的职责。

    “恩,和我们听到的差不多。”张副校长和教导主任交换了一个眼神,事情的经过,张副校长大概清楚,他听女儿说过,教导主任听的,是赵兴说的删减版,此时听王玉敏一说,两个人心里大概都有了计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