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振昌也是发了狠,他想把这件事做成,但又不想再花钱腆着脸上杆子去求那些当官的,所以第二天一早,把采买的东西送到几个店里,就蹬着轮车一路问了过去,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终于找到了在建的新长途汽车站。

    车站建筑主体已经落成,只不过外面还搭着脚手架,前后还矗立着两部塔吊,底下也用绿色的网子围着,大铁门那,不时有载重卡车进出。

    和他经常去的老车站相比,新车站更大,也更现代,正面这一边,是还不常见的玻璃幕墙。冯振昌有些恨恨的盯着二楼看了几眼,那儿,就是规划的餐饮区,用围在颈上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又冒着大太阳,他蹬着轮车绕着车站转。

    门口的那个老头,一脸警惕的盯着冯振昌看,就怕他从哪个窟窿里钻进来,偷建筑材料,看他蹬着轮车到了另一边,还是有些不放心,恨不得跟在他后面看着。

    新车站正对面的那一块,也正在如火如荼的建设着,看样子是个高层商品房小区。其它的面,是比较老旧的建筑群,临街的铺子也不少,不过现在看来,生意都一般,特别是在这个大太阳的上午,光顾的人都很少。

    不过,这些小店,其的不少,明显看出来是重新装修过,而且以小卖部、小吃店、礼品店为主。

    有几家关着的门上贴着招租电话,他看了看,都不理想,一间铺面开间也就五米,进深也差不多,至少要两间临着的加起来才合适,不过,到目前为止,看到的这些,都是这里一间,那里一间,没有连着两间的。

    不过,有总比没有好,他买了支圆珠笔和一个本子,一间一间的仔细看过,把这些店面的基本情况和联系电话记了下来。

    开了六家店,关于选址,他也有了些经验,车站旁边的店面,最好的当然是它前门旁边,次之的是后门那,两边的就一般些。

    绕着车站转了圈,确实没有一个如意的,地段好的有,比如现在这间,隔着条路,和车站前门在一条街上,离车站正门也就五分钟的路,可这间店和隔壁的那个小卖部也一样,开间还不到米,顶天了也就十几个平方,真的不太合适。

    他把轮车停在路边,摘下头上的草帽,向隔壁那个看着他的小卖部的老爷子张了根烟,“叔,麻烦打听下,这附近有大点的店面出租的吗?”

    那老爷子一嘴的黄牙,铁定是个老烟枪,接过烟在手心墩了墩,上下打量着他,“你,租店面?”

    他和车站工地看门的那个老爷子看法差不多,冯振昌这一身的打扮,标准的捡破烂的嘛,还租店面,还要大点的?

    冯振昌不是没看出这个老爷子眼里的狐疑和看不起,他也不想计较这些,诚恳的说,“是的,我想找个大点的店面,想问下这附近有没有?”

    老爷子虽然还是有些不大相信,不过看在他态度的份上,有些戏谑的说,“要大点的店面,有啊,差不多两百个平方,够不够?”

    还真有?“够够,”冯振昌一迭连声的说,“在哪呢?”

    老爷子往外一指,“朝后走,抬头看!”

    冯振昌依言退后几步,抬头一看,二楼一排茶色玻璃,上面贴着张红纸“二楼招租”,一看那长度,有下面的近十家店面那么长,地方应该够。

    他刚才来回几趟,一门心思的只看楼下的铺面,还真没留意过楼上,这难道就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只要面积大,二楼也不错啊,而且租金还能便宜些。

    “叔,那麻烦问下,从哪上去?”他有些急迫的问。

    老爷子心想,还搞得跟真的一样,不过还是指点了一下,“那边转角,绕到后面,有楼梯上去。”

    冯振昌一看,心就有些沉,到转角那还有几十米,再绕到后面才能上去,哪即便做出来的东西再美味,装修再好,也招徕不了多少生意。

    他抱着万一的念头,蹬着车走了一趟,坐实了心的猜想,入口倒也是在正,不过就是在后面。

    非常失望的走回来,还是把红纸上的联系电话抄了下来,强打着精神跟老爷子道了声谢,他蹬着车慢慢往回走。

    难道就只有这样放弃?一想到儿子说的前景,再想到花在那几个人身上的几千块钱,冯振昌心里非常的不甘。

    他回到学苑路的第一家店时,已经过了午饭的时候,他把轮车骑到后院,从后门进了厨房,看到一楼还是满座,心情总算好了点。

    他想自己动手煮碗面,穿着工作服的梅秋萍往外轰他,“你出去吧,一身的汗,也没穿工作服,外面的客人看到了印象不好。”

    一旁的那个塆里招来的小媳妇就看着笑。

    梅秋萍给他盛了一碗鸡汤,让他先吃个麦饼垫垫肚子,等到客人少了些,到走廊上问他,“怎么样?”

    “地方肯定不错,周围店面有,就是没有合适的。”冯振昌把今天了解到的情况跟她说了说。

    “还真可惜,二楼怎么要绕到后面才上去呢?”

    “是啊,我也觉得很可惜,那边房子虽然旧些,可也住着不少人,就是不靠车站,在那开家店生意也不会差。”冯振昌说。

    “要不,还是会去找那个副主任?”梅秋萍试探着问。

    “再等等吧,我再转两天找找,说不定就找到合适的了呢?”

    第二天上午,他约着梅义良,叫他借蔡磊的摩托车,带他到车站周围转转。

    郎舅两个绕着车站转了几圈,隔着两条街的地方也去过,始终找不到合意的,最后,冯振昌还是带着他来到了那个招租的二楼那。

    梅义良也前后走了一圈,也觉得挺可惜的,要是入口在前面就好。

    不过,和冯振昌不一样,他这几个月干了不少拆墙这样的事,马上就想到了是不是可以在前面弄个入口出来,想了一会就有了主意,他把冯振昌拉到一边,“哥,我有个主意!”

    “真的?”冯振昌一把拉住他。

    “还是租这个二楼,连带着一楼的这个店面也租下来,然后从一楼这做个楼梯上去,不就解决了?”

    “这样能行?”冯振昌听了很高兴,不过有些不确定,“在一楼顶上开个大口子能行吗?”

    “我看了下,这楼是砖混结构,一楼顶上也就是水泥预制板,顶多把旁边的几块再重新加固一下,对整体承重不会有影响。”

    “真的?”

    “当然真的!”梅义良说,“哎,你走哪去?”

    “打电话!”冯振昌头也不回的说。

    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非常感谢书友睡醒到拉萨、halelue的打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