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一半,冯振昌停了下来。

    他早过了冲动的年龄,只是前些日子,在那些当官的面前憋屈的厉害,一想到可以不用求他们就把这个问题解决,一时高兴了些。

    不过回过神来,就觉得自有些着急,做生意不是赌气,而且,不管做什么事,太着急总不好,比如现在,房东见你那么急迫,还怎么会让你压价?

    自家人知自家事,他虽然在省城买了房安了家,月入也有好几万,可是只要他一开口说话,周围的人就会露出一些鄙视的神情来。

    回小区的时候,他不止一次听到那些在一堆聊八卦的老太婆在后面说,“土腥味还没去干净……!”

    之前租的那些铺面,老蔡出面帮忙租的第一间条件最好,后来的几间都是他和梅义良去谈的,一听他们俩的口音,想叫房东让点步那是千难万难。

    今天他们这样的打算,那两个房东不借机为难才怪呢!说不定知道了他们的想法,就直接把他回绝,两家自己合作,然后租个高价出去。

    梅义良站在铺子前的凉棚下,拿着一根雪糕在吃,见状问道,“怎么了?”

    冯振昌走到那个小卖部那,又一次问那个老爷子,“除了这个二楼,附近就再没有这么大的地方吗?”

    那个老爷子见他今天又带着人过来,看样子还真是要租铺面,心说还真是人不可貌相,“我在这一块住了几十年,这附近啊,好像还真没有什么大铺面。”

    “哦,那没办法,只能去其它地方找找,谢谢啊!”

    梅义良有些不解的发动摩托车,“怎么了姐夫,不租了吗?”

    “先送我回去,晚上到家里再说说。”

    晚上,一进门,梅义良就问冯振昌,“姐夫,你究竟怎么想的,不租了?”

    “不要急,来,先喝杯茶。”冯振昌递给他一杯茶。

    梅义良两口喝完,“好了,现在可以说了吧!”

    “我是这样想的,要想在楼顶上打个洞,一定要和那两个房东在一起商量吧?”

    “那当然,你不跟他说,就在房顶上掏个大窟窿出来,谁干啊!”

    “所以啊,我就担心,那两个人听到我们的想法后,肯定又是麻烦事一大堆,他们搞不好就会自己干,再好的结果,也会借机上调租金。”

    梅义良听了也皱起眉头,冯振昌的担心也有理,以省里人的精明,听了他们的打算,即使还租,上调租金那是一定的。

    做什么事都不容易,“那你打算怎么办?”

    “所以,我想干脆想办法买下来得了,虽然投入大一点,但省事多了,而且也划算。”

    买了两处房产以后,他对房屋价格也关心起来,果然如儿子说的一样,每年都在涨,去年全市平均不到九百,今年已经接近一千,涨了百分之十几,如果能买下来,房子在增值,同时店面也在赚钱,多好。

    他都打算好了,到时一楼除了作为通道,照样可以摆上几个柜台,把老家的那些山珍拿来卖,至少,那里摆一个买糖炒板栗的摊子足够吧,而且车站旁边卖这个,生意应该不错。

    对于起家的糖炒板栗,冯振昌还一直念念不忘。

    而且,自己的房产,只要不改变结构,装修的时候,全凭自己心意,麻烦事也少。

    至于他为什么有信心买下来,因为那两家分开看,条件都一般,不然也不会到现在都空着。

    “车站旁边那一块的租金,肯定比现在租的这些铺子价格高,算下来,估计不到十年的租金就能收回成本,怎么算都是个划算的买卖。”

    “可是就算他们愿意卖,这样算下来,至少又要小四十万,哪来这么多钱?”

    “到车站投入使用,还有近小半年的时间,我们这边到时应该能有个二十多万,再把江边那栋楼拿去贷款,加起来也差不多。”梅秋萍说,“对了,你们的房子,定下来买在哪了吗?”

    “我这几个月也和蔡虹看了几处,还没挑到合适的,也不急,还有差不多一年的工夫呢。”

    “这个还是早买好,”冯振昌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诫他,“早买早实惠!”

    “还有,买之前先跟我们说,你钱不够,就从我们这拿。”梅秋萍说。

    虽然盈利能力不能和冯振昌他们比,其实梅装修公司这边进展也很顺利,当然,至少是在现在看起来,势头很好。

    支装修队一直连轴转,连歇口气的工夫都没有,装修的过程,虽然免不了和业主有这样那样的矛盾,但是到验收的时候,业主都很满意。

    按冯一平再强调的,梅义良一天遍的跟装修队的说,首先要让业主满意,其次,要让在业主满意的基础上,觉得物超所值。

    只有这样,嘉盛这个品牌才会慢慢有些口碑,最终才能竖起来。

    所以,他杜绝了一切可以动手脚的那些小把戏,绝不能因为现在占些小便宜,而将来吃大亏。

    这是相当难得的,特别是在今年。今年的好多商品价格都很乱,有些月月在涨,全国商品零售物价指数涨幅高达21%,消费者物价指数涨幅达241%,以至于国务院几次发限制物价上涨,一些商品更是实行了直接的价格管制。

    所以包工包料的时候,不少装修队都在吃差价,差额高达百分之几十也很正常。为了避免出漏子砸招牌,梅义良他亲自负责采购这件事,多少钱买的就算多少钱,五金件和电线这些容易以次充好的,二哥在他耳边还咕哝了几次,他也不为所动。

    金杯银杯,不如用户的口碑,这两个月,前面的努力就有了回报,现在,经之前已经装修过的客户介绍过来的生意,已经占到了他手上生意的分之一。

    还要特别提到一点,张作栋负责的那支装修队,不但效率高,品质也高,主要是因为他那支装修队多数人都是张作栋带的徒弟,彼此很熟悉,配合很默契。

    一平还真是有眼光啊!梅义良跟着张作栋,检查装好的卫生间,现在正在做闭水验收,“已经过了一天一夜了吗?”他看着砖面上约两厘米的水,问张作栋。

    “到现在差不多二十六个钟头,我到楼下看过两次,刚刚又去了一次,没有渗漏,你要去看一下吗?”张作栋说。

    “不用,”梅义良踮脚走过去,拔起堵着地漏的装着沙子的塑料袋,看着水几分钟就流的干干净净,又弯腰检查了一下勾缝,“做的不错!”

    “尽心做,都能做成这样的。”张作栋说。

    “那张师傅,你这两天自己盯着点,我可能比较忙,就不过来了。”

    “怎么了,要帮忙吗?”

    “不用,在报纸上打了广告招设计师,这两天应该就有人上门面试,我要等在那,走不开。”

    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非常感谢书友の清一的打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