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赵兴不同,这么多天,在黄静萍这儿,苏勇虽然一直没混到个好脸,但他却有股愈挫愈勇的劲,做出了一副打算在黄静萍这棵树上吊死的模样,每次课间休息,一准钉在这,不是主动求辅导功课,就是说各种见闻。

    就连去食堂打个饭,他也总是凑在黄静萍和王金菊旁边,好像有几次上厕所也跟着——当然,最后肯定是分开的。

    对他这个人,冯一平也是越来越没有好感。你说说你,长的比刘青云还黑,比苏永康还苦大仇深,却偏偏自以为魅力十足,生生把自己往痴情种子那角色上靠,其间的这种反差,直叫人吃不下饭。

    他估计是以为自己在社会上混过一段时间,对付这些连县城都没去过的小同学,问题不大。

    冯一平却觉得,他在外面的这几年也算是白混,连一点自知之明也没有。至少,先以玻璃为镜,以人为镜,自己照照自己吧!

    漂亮的女孩子,不是不会喜欢上长的比较有特色的男人,癞蛤蟆吃上天鹅肉的事后来也不少见。不过,那是因为那些癞蛤蟆很成功,或者是在某一方面很有特长,将会成功。

    你这样一个除了长的难看,成绩一般,家境也不特别出色的男同学,家境尚可,长得也出色的花季女生,双眼都一点五,怎么会看得上,怎么会动心?

    烦人的是,冯一平经常遭受池鱼之殃。

    苏勇一过来,黄静萍就拿笔戳他后背,肯定又找问题出来请教,而且,这只经常戳他后背的笔,还是他间接送给黄静萍的,他有时就有些自作孽不可活的感觉。

    如果他要是一下课就溜出去呢,黄静萍跟着也出来,那神情,好像还有些……哀怨?

    但是晚饭后到晚自习之前的这很长的一段时间,冯一平总不可能一直呆在外面,再说,他也没必要为了躲苏勇这个烦人精而连教室也不能呆了啊。

    所以,每天的这个时候,就是魔音入耳的时候,为了减少干扰,他干脆带上耳机看书,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即使是这样,后排的声音还是传进来。

    而且,他的耐性好像也越来越差,苏勇说到现在,他的一些见闻,该说的也说的差不多,欺负周围的同学反正都没出过远门,就开始即兴创作,冯一平好几次确实听不过耳,就忍不住出言讥刺了几回,包括张秋玲,有时也嫌烦,也说了几次,肖志杰估计早就想说,但又怕张秋玲有意见,就一直不好说。

    不过呢,在黄静萍面前,苏勇一向是好脾气,不管谁说,说什么,他都笑,然后接着纠缠,而且,脸长的黑原来也是有好处的,就是他等闲就不会脸红。

    现在听到苏勇居然扯自己去了香港几次,冯一平听着也是够了。不要说现在,放二十年后,如果不是跟团去旅游,以他的条件,申请通行证也不容易,就忍住不住回头问,“哦,现在去香港这么容易啊,你办了哪些证件,在哪办的,要花多长时间?我也准备去见见世面。”

    苏勇听了,有一丝慌乱,不过马上掩盖下来,“哦,都是公司帮我办的,我们公司和香港有很多往来,办这些事,简单。”

    在座的虽然没什么见识,不过眼力还是都有几分,看他这个样子,也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再也没人愿意听他的胡扯,不过打击总还算厚道,没人当面质问他。

    苏勇脸皮再厚再黑,这时也觉得很尴尬,说不得就不留痕迹的狠狠瞪了冯一平的后脑勺几眼,不过还是不走,这个时候走,不是主动承认自己在扯谎吗?

    总算是清净了些,不过没过一会,就有手在他肩上轻轻的拍了下,回头一看,黄静萍俯身过来,笑着问他,“听什么呢?给我也听听!”

    这个要求当然不好拒绝,“听歌呢,你要是不想听,还有英语带子。”

    “不用,听歌也挺好,刚好换换脑子。”

    苏勇看这个样子,再也呆不下去,自己给自己找台阶,“还有几道题没做完,我先回去,有事找我啊!”

    黄静萍一点反应没有,和王金菊一人一个耳机听歌,好像就没听到他说什么,冯一平是听到了,可是,有必要给反应吗?

    于是,苏勇这一次有些悻悻的走开了,而且脚步也比平常重了些。

    不过,他也是个有心的人,觉得这些小姑娘原来也挺难打发的,还是得想想其它办法。

    于是第二周返校那天的傍晚,他兴冲冲的又来了,手上拿着个随声听,当然,相比之下,有些傻大黑粗,“静萍,这个随声听送你,还有这几盒带子,有英语的,也有现在的流行歌曲。”

    “我有啊,”黄静萍拿出借冯一平在香港买的那个,漂亮精致轻巧,“这个挺好的。”

    苏勇当然知道那个挺好的,可是在县里,能买到的最好的也就他手上那样的,“那不是冯一平的吗,他也要用,还是还给他吧!”

    “你要用吗冯一平?”黄静萍把随身听拿在手里对他扬了扬。

    “不用,我还有,喜欢你就留着吧。”冯一平从包里有摸出一个和黄静萍手上那个一模一样,而且也是蓝色的来。

    他一共买了五套,算好是剑客一人一套,红色的那套原准备送给张彦,不过送不出去,后来,林慧先敲走一顶帽子,然后把红色的那套全部敲走了,剩下还有一套蓝色的,冯一平好像也记不起当初买的时候究竟准备送给谁,现在刚好派上用场。

    “哦,一模一样的!”王金菊伸手抢过去。

    黄静萍眼里也是一喜,“你不是还有帽子、水杯和具这些吗,我看你们几个都是一套一套的。”

    冯一平有些脸红有些窘,“哦,是的,我明天给你带过来。”

    “嘻嘻,”黄静萍巧笑嫣然,“那先谢谢啊!”早知道这样,早就该问你借的!

    一旁站着的苏勇,脸倒是不红,却有些发青的趋势。

    隔天傍晚,剑客说笑着骑到了校门口,忽然,从小卖部那窜出一个人来,拦在冯一平车前,好在他山地车的刹车性能不错,将将停住,王昌宁和肖志杰却还飙了一段出去。

    冯一平有些恼火,看着车前的苏勇,“苏同学这是在南方学会了碰瓷?”

    “冯一平,我有话想跟你说。”苏勇一脸的严肃。

    回转过来的两个人却没有好脾气,“你这是说话吗,你这一下突然窜出来,撞到你不要紧,我摔了怎么办?好狗都不挡路,**不知道啊!”

    肖志杰和打小和四个姐姐一起长大,说话贱起来无人能敌。

    冯一平也真有些恼火,怎么总他妈碰上这些麻烦事,一旁的王昌宁拦住了准备上前理论的肖志杰,对苏勇说,“有话快说,我们不像某些人,我们来学校是读书的,时间宝贵得很。”

    “就这吗?”冯一平问苏勇,这个时间,不少到河里洗衣服的同学都从这进进出出的。

    苏勇没有理会他们的冷嘲热讽,带头朝一旁走去,停在路旁的一棵大杉树下,“我不知道你和黄静萍是什么关系,不过这些不重要,我索性把话挑明了,从今天开始,我过去的时候,你就自觉离的远远的,不要让我们之间难看。”

    “呵呵,”冯一平气的都笑了,“我倒真想知道怎么个难看法,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虽然我和黄静萍之间没什么,那我也把话撂这儿,从今天起,你还真不要到我们那一块来,不然,你的结果肯定很难看。”

    “就是,你不要脸,我们还嫌烦呢!”肖志杰说。

    苏勇那像烧窑的工人一样黑的脸,现在看起来变成了乌青色,“冯一平,我本来是想好好商量的,你既然这样,不要怪我。”

    “滚!”冯一平懒得跟他废话,“想好好读书就自觉些,不想在学校混了就明说,有什么手段尽管使,你大爷我倒想看看你能拿我怎么的!”

    你奶奶个爪的,这样一个青瓜蛋子,居然明目张胆的找上门来威胁,冯一平脾气再好,也忍不住发飙。

    说完也不理他,径直蹬车走人,苏勇忙闪到一边,肖志杰继续嘴贱,“今天还真是长了见识,一个刚到学校没几天的,居然威胁起我们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爹是校长呢!”

    王昌宁从他身边骑过的时候,幽幽的丢下一句,“有时还是要多看看自己,要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想想屁股有没有擦干净,不然,也就是朝县里寄几封信的事。”

    留下苏勇一个站在那,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

    校门口的这一幕,虽然只短短几分钟,还是有不少同学看到了,知道消息的一班同学也该洗衣服的也不洗,一窝蜂的回到教室,就等着看好戏。

    冯一平刚坐下,黄静萍就问他,“听说你们在校门口……,”

    “没事,不用担心”冯一平笑着打断他。

    “对不起,都怪我!”黄静萍有些自责。

    “跟你真没关系,”冯一平安慰她。

    这时,苏勇也走了回来,在前面门停了一下,在同学们又有好戏看的期待,径直朝他们这走来。

    大家都想着接下去会怎么发展,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却出乎大家的意料,冯一平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黄静萍就“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非常感谢书友亂碼的打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