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有,你看,您这样的人,怎么会亲自给他打电话呢?他第一反应是这肯定不是真的,加上接电话的时候他可能很忙,这才马上挂了电话,”老陈说得跟自己亲眼见到的一样。

    王总想了一下,别说,还真不排除这种可能,“我就说你这安排不妥,”王总埋怨他,“还找不到一个有份量的中间人了?”

    老陈心说,他跟官场分的那么清,确实找不到。

    “是我安排的不妥,所以我想,要不等冯一平到首都以后,我再找机会,让他跟你见面,你放心,这次我一定会安排好,”

    如果真这样,那有可能会拖到明年,自己有时间想办法。

    但是,王总哪能等得到那时候,他也想今年过年的时候,能天天心情好,夜夜做美梦呢!

    怎么达到这个目的?简单,冯一平答应跟他合作就好。

    至于合作什么,自然是在炒股上的合作。

    所以王总接下来的话,彻底的让老陈傻眼,“不,不等他回首都,你去找他,现在就去,亲自去,”

    老陈楞了,“王总,我现在去也不一定能见得到他,你知道,他那样的人不像你,杂事很多,需要到处跑,说不定我刚到那边,他就去了下一个地方,”

    “那还不简单,继续追啊,”王总脸色有些难看,“老陈,你知道这件事的意义吧,怎么我觉得你好像不太上心?”

    “没有没有,”老陈没想到这么快把火引到自己头上,“您说得对,我这就去,就是见不到,也至少能让他知道我们的诚意,”

    他这却是在话里给自己留后路。

    “对啊,”也许是无奈,也许是对那样美好前景的向往,王总此时好像已经接受了老陈的那个说法,冯一平之所以挂他的电话,就是把他们当成了骗子,已经在想着接下来跟冯一平见面的事。

    “我们这么有诚意,将来我见他的时候,不是也有话可以说?”

    还能说什么呢?“我马上买机票,”

    “等等,带上那个李方成,”

    老陈一愣。

    …………

    李益强办公室,李方成正非常无奈的听着老头子训话,“就让你联系几个客户,这就是你的结果?我让你跟他们问声好,你就真的只问声好?”

    “他们说我们产品的问题,你一概全说是他们自己的问题?你知道我花了多少时间才做好他们的工作吗?”

    “还好这两家并不是我们的重要客户,不然,老子的生意都要被你搞垮,”

    “还不是你说的,产品出问题,一定要推给他们,”李方成不服气。

    “那你更要讲究方式方法,哪能这么简单粗暴?”李益强双手叉腰,说得口水飞溅。

    刚好电话响了起来,李方成顿时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再一看来电显示,哟,这还不只是救命稻草,这是金大腿,“王总那边的电话,”

    这话果然有效,他老爸也立马安静下来,“你接,”

    “你好陈总,”李方成客气而小心的对着电话说。

    李益强看了,不由得有些气苦,你什么时候能对老子也这样?

    “下午,我有空,对,这几天都没事,”李方成很兴奋,“陈总放心,就是有事,我也把时间全调出来,”

    “好的,中午一点半,我到机场等你,”

    “怎么了?要带你去哪?”

    李方成得意洋洋的合上电话,“去三亚,陈总要带我去见冯一平,谈合作的事,”

    “为什么要带你去?”

    李益强却有些疑惑,不管是自己和儿子,跟冯一平的关系可说不上好,谈合作的时候,把儿子带过去,这是为什么?

    “这还不简单,他们没跟冯一平打过交道,所以要借重我呗,老爸,中午就要走,我现在回去准备,”

    李方成兴奋异常,呵呵,马上就能见到冯一平无奈屈服的样子,真是期待!

    李益强还是觉得有点说不通,不过,他们既然这样安排,应该有他们的道理,“等等,”他叫住兴冲冲的儿子,“一路小心点,多留点心眼,”

    “知道了知道了,”李方成已经有些迫不及待。

    …………

    冯一平跟着徐斌,去看了一处他觉得不错的地段,也觉得不错,应该说,现在的三亚,可供选择的地方很多。

    回酒店的车上,徐斌有些兴奋,他现在正在做的这事,就是跟他自己也切实相关的福利。

    因为在夏威夷工作了很长时间,他个人对海边的渡假别墅,确实有些情有独钟。

    “你说这些别墅,将来也由我们酒店运营?”

    “当然,虽然不对外营业,但是,服务同样要好,”

    按冯一平的计划,这些别墅建成以后,将专供集团高管和年度优秀员工度假,并不对外开放。

    “那就好,”既然由酒店来运营,肯定能保证自己每次度假,都能住进最好的那栋里,还有,等洪浩然来的时候,一定给他风景最不好的那栋,徐斌心想。

    见到徐斌高兴,冯一平也高兴,调动手下这些人的积极性,现在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电话响了起来,他一看,哟,康明斯的,顿时有些期待,他这个时候打过来,难道是有什么好消息?

    “康明斯,”

    “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刚刚接到这次并购公关团队负责人的电话,而且也从华尔街的那些财务顾问那里得到了确认,我们的并购,通过在即,哈哈,”

    冯一平能感觉到那头康明斯的激动和兴奋。

    他很能理解,这对康明斯来说,其实是双重的好消息。

    并购奈飞成功,意味着嘉盛美国公司的业务,将再上一个台阶。

    同时,作为这次并购的主要负责人,并购奈飞的成功,也将意味着取代布坎南的他,已经拿出了令广大员工信服的一项成绩。

    “这真是最好的新年礼物,”冯一平说,“你密切关注,有任何进展,随时通知我,”

    “好的冯,我相信,未来的24小时之内,一定会有好消息,”

    “并购的事,有进展了吗?”

    “是的,即将尘埃落定,”和李方成一样,冯一平也兴冲冲的。

    …………

    兴冲冲的李方成,此时已经兴冲冲的到了凤凰机场。

    从零下好几度的地方,到零上十多度的地方,让他更是感觉舒爽,想着接下来的会面,站在机场门口,他不由得大叫了一声,“爽!”

    老陈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他顿时有些讪讪的,“对不起陈总,一想到我们将要谈下这么让人心动的合作,我就有些兴奋,”

    其实,马上就能看到冯一平不得不吃瘪,才是他感觉最兴奋的。

    “这不是在你爸家的公司上班,记得,你出来代表着王总的形象,”老陈板着脸说了一句。

    “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发生,”

    不过,老陈突然笑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年轻人嘛,活跃点也挺好,”

    哟,你态度也能这么好?李方成是真有些楞。

    看来你们真是看重我的作用,“谢谢陈总,您先请,”他扶着车门。

    这货也知道,现在还不是自满的时候。

    安排好的奔驰,载着他们直接开向这里的嘉盛假日酒店,兴奋的李方成还是问了一声,“陈总,我们怎么跟冯一平谈?”

    陈总看着车外的南国风光,“有你在,我很放心,”

    “您放心,我一定会做好,”李方成连忙保证。

    “跟着还解释了一句,将来也一样,你安排的所有事,我一定保证都做好,”他这是向陈总说明,在王总面前,自己无意也不会做他的竞争对手。

    老陈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并没有任何回应。

    看着车离海边越来越近,也就是离冯一平的酒店也越来越近,李方成闭上眼睛琢磨,我等会见了冯一平,该用什么姿势呢?

    是抄着手,松松垮垮,满不在乎的站在那,还是背着手,气虚轩昂的站在他面前?

    第一句话我该说什么,是又见面了,还是,哦,原来你就是冯一平?……

    他好纠结。

    车在三亚嘉盛假日酒店门口停下,看着眼前这占地广阔的豪华大酒店,李方成不由得心生羡慕,“这冯一平还真是有钱,”

    哼,但是爷我现在靠着一个有权的!(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