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静萍还是不跟苏勇说话,起身就朝外走,王金菊忙拉住她,“你干什么去啊?”

    “我去找王老师,”黄静萍的眼里都有泪花泛出来,“我都忍了这么多天,还是这样,我自己去找王老师。”

    “算了,”张秋玲也起来拉黄静萍,这样的事,找了老师,黄静萍自己也少不了要吃顿挂落。

    在他们这样的保守的学校,对一个女学生来说,这也不是好事。

    “说你呢,你还有脸笑,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没脸没皮的?”张秋玲一边安慰黄静萍,一边对站在一边尴尬的笑着的苏勇说,“你到学校来要是不想好好读书就直说,哪怕你是来挂羊头卖狗肉的,也不要影响静萍这样的好学生。我也是受够了,我告诉你,你要是还这样死缠乱打,我还不找王老师,直接去找教导主任!”

    校长千金出马,果然是不同凡响,撂下的都是这样掷地有声的硬话,看不惯苏勇这副作派的同学也不少,这时都出声附和,“他以为自己是谁呢?”,“就他那模样,就他那成绩,日后铁定就是个种田的料!”……,

    这些话,苏勇听到耳里,真的有些无地自容的感觉,站在那里左右不是,只得给自己找台阶下,丢下一句,“冯一平,你给我等着!”灰溜溜的往自己座位走。

    冯一平没想到居然又找上了自己,把手里的书在桌子上一拍,这是把我当软柿子是吧,“你给我把话说清楚,我招你惹你啦!”

    再看到黄静萍泪眼婆娑的样,他的心也是一紧,td,tnnd,他大步追上去,宋卫泽这时从旁边窜出来,把他抱住,“算了吧,有话好说,没必要再闹。”

    苏勇适时的停下来,转过身来朝这边逼过来,但是,周围的人马上把他拉住,开玩笑,他们怎么会让冯一平吃亏?

    冯一平冷冷的看着宋卫泽,“放开!”

    肖志杰和冯这时也过来,一左一右的挟住他,连唐少康也过来助他们一臂之力,谁让宋卫泽一来就压唐少康一头呢。

    “好好,我松手!”宋卫泽一脸苦笑的举起双手,知道刚才的举动让冯一平起了误会,“我真没别的意思,再闹下去对大家都没好处,就这样算了吧!”

    “就这样算了,我就任他这样一而再再而的,平白无故的找上我?把我当出气筒吗?”

    “这个,”宋卫泽也不知道是真站出来当和事佬呢,还是和苏勇一伙的,这时有些为难的看着冯一平,苏勇为什么找你,大家都明白,争不过你呗!不过这话当然也不好拿到明面上来说,只得对那边说,“也是,苏勇你道个歉吧!”

    苏勇此时还动弹不得,还是一脸恶狠狠的样子,“道歉?休想!”

    好,再说也无益,冯一平伸手指着他,“我大度,之前的我不计较,但凡要是有第次,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想我两世为人,加起来快五十岁,平时是不稀得搭理你,要真上心,还收拾不了你这条小泥鳅!

    苏勇还想放什么狠话,看到平素和善的冯一平眼睛里冷得吓人,没再说话,哼了一声,把头转向一边。

    “好了,都没事了,散了吧!”唐少康出来招呼大家。

    黄静萍一脸关切的看着冯一平走回来,“牵连你了,不好意思。”

    这是不是牵连呢,冯一平一时也想不清楚,“没事,你也不要在意,就把他当成讨厌的蚊子,总是嗡嗡的烦人,现在没事了。”

    “就是,”张秋玲看着后面大声说,“一只讨厌的蚊子而已,伸只手也就拍死了,只是你怕脏了手,懒得打而已。”

    不愧是副校长的女儿,这话说的,大气,敞亮!冯一平朝他竖起大拇指,肖志杰一脸与有荣焉的笑。

    听他们这么一说,黄静萍总算平静下来,其实,她站出来,本意也是不想让冯一平再和其它人闹矛盾,不想老师对冯一平的印象不好,现在这个结果虽然不太圆满,不过她感到冯一平是坚定的站在她这边,处处为她着想,心里很暖很暖。

    教室里闹了这么一出,事情当然不会就这么过去,首先找过来的并不是班主任王老师,黄静萍二叔,教政治的黄老师先找了过来,他也是刚听学生说自己侄女在教室里哭,怎么放心得下,立马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他这是第一次在学校里对黄静萍露出浓浓的关切来。黄静萍一向听话懂事,学习用功,脾气也好,原来都用不着他操心,现在居然被人欺负哭了,他如何不生气!

    “没事,都过去了,二叔。”黄静萍低着头说。

    黄老师看着她红红的眼眶,“说,是谁欺负你,我给你做主。”

    他看到黄静萍还是低着头不说话,手往前一指,“小玲子,你说!”

    张秋玲知道黄静萍是不好意思说,她可没什么顾忌的,几句话就把苏勇纠缠黄静萍的事说了。

    黄老师一听,大步朝苏勇走过去,一言不发的拽着他胳膊就往外拖,“黄老师,黄老师,”苏勇一边掰黄老师的手一边想出声辩解,黄老师一概不理,径直把他拉到走廊上。

    然后,就听到“啪”的一声响,然后是苏勇挣扎和弱弱的辩解声,“黄老师,有话好好说,不要打人,我真没干什么!”

    “哗”,教室里马上热闹起来,不用说,这是黄老师扇了他一个耳光,黄老师威武!

    “你不用说,你的那点小伎俩我大概都清楚,你要是再敢明着暗着的缠着她,我告诉你,我不管你进学校走的是谁的路子,我都直接让你此路不通,你信不信?”

    苏勇不说话,黄老师厉声问他,“记住了吗?”

    “记住了!”

    “记住就好,滚进去!”

    黄老师再也没进来,不过,事情当然不算完。没过一会,班主任王玉敏怒气冲冲的走进来,又把苏勇提溜到走廊上,大家都一致屏声静气,生怕错过了什么精彩片段。

    只听走廊上王老师就像机关枪一样的数落他,“开学之前,当着你父母的面跟你说的话,都当作了耳旁风是吧?这还不到一个月,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学习不用功,其它事倒这么上心,你把学校当什么?你把同学当什么?你以为你还是在工厂里混吗?”

    苏勇乖乖的,一句话都不敢说,“明天通知你父母,让他们尽快来学校!”

    苏勇这下有些急,“不用了吧王老师,我知道错了!”

    “由不得你,不给你些教训你不长记性,回去写检讨,两千字,明天早上交给我!”

    第二天午,一对骑着摩托车的年夫妇赶到学校,苏勇回来的时候,脸上又多了两个红印子,不过好多同学都注意到了,他从背后看冯一平的眼神,里面是压抑不住的怨恨。

    晚上的时候,王昌宁提到了这事,“看苏勇那个样子,像条疯狗一样,要不要防备一下?”

    肖志杰有些不以为然,“他敢干什么?再说,我们都是个人在一起,他能怎么样?”

    冯一平却觉得王昌宁说的对,苏勇是在社会上闯荡过的,有些手段不得不防,于是说,“明天,我们去修车店买根链子锁吧!”

    “这样好,有备无患。”王昌宁说。

    但是冯一平想,要是苏勇真找人来,这样怕还不够,于是,在买链子锁的路上,他顺道去银行取了些钱,就放在钱包里。

    ps:各位亲,看在这几天更新都在五千字以上的份上,不要吝啬手里的各种票各种赏呗!还有,月票也帮我留着哦!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