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高悬在瓦蓝瓦蓝的天空上,一年的这个时候,它好像也变得成熟起来,不再像一个多月前的夏天那样热情洋溢,温润内敛了许多,灿烂的阳光照在人身上,还带着一股暖暖的感觉。

    不知不觉间,秋意是越来越浓,梧桐树的叶子,黄的越来越多,山坡上的茅草,也都半青半黄的,刚收过小麦和黄豆的地里,还光秃秃的,让人视野和心情也清爽开阔了好多。

    窗外,一年级的同学在上体育课,其实也不是正经上体育课,就是体育老师拿出了一个篮球,让他们在破篮板那随便砸,剩下的有些人围着水泥乒乓球台子,大多数人,就在操场上撒欢。

    教室里,“沙沙”声一片,冯一平他们这些年级的苦孩子,又在考试。

    进入年级,同学们的桌子上,书和试卷堆的越来越高,前后两排之间,不昂起头,根本看不见对方。

    还有一个最显著的特征,大家拿书的时候越来越少,拿试卷的时候越来越多。

    天一考那是常事,哪怕是油印的卷子,学校可能也承担不起这些费用,每个同学都预收了十几块的试卷费。

    老师们自己出的题,他们费尽力气,找来各地往届的考试卷,还有各名校出的模拟题,还有校领导找关系弄来的那些知名老师对本届考的猜题……,总之,目前看来,怕是到考之前,都会这样一波接一波的各种考,简直无穷尽也。

    复习也不用课本复习,老师们进教室的时候,带课本的时候少,越来越多的时间都是在讲解试卷,一份讲完了,再讲下一份。

    可能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考试才回归了它真正的功能,除了比较重要的那几次模拟考,其它的考试,分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考试找不足,

    老师们看来是不想让大家好过,特别是数学,冯一平对比过,平常这些考试的难度,普遍高过正式的考试题。

    占用自习时间最多的也是数学,晚上从点到九点,经常数学老师一道综合题都没讲完,真是直叫人昏昏欲睡。

    对这样的做法,冯一平其实颇有微词。考数学最后的一道综合题,当然难度最大,占分比也最高,足有二十分,说白了,就是用来拉开差距的。

    但这道题,冯一平他们这样的,当然要想办法啃下来,但对在座的大多数同学来说,费尽力气,能做对最容易的第一道小题就不错,与其这样,还不如花力气把前面那些难度低的多做几道出来。

    冯一平就对肖志杰和王昌宁说过,考的时候,把前面的先做完,如果觉得综合题难度太大,干脆就放弃算了,不要浪费那个时间,把前面的尽可能夯实。

    这真没有看不起他们的意思,冯一平自己也是这样打算的,做了这么多各地各届的考试卷,大家都得出一个结论,有些时候,出题的老师是真任性,最后的一道综合题,有时看似难,其实简单,有时就不是看似难,而是真的难。

    数学老师也坦陈,有几届的综合题,连他们做,也要大费周章。

    况且,冯一平很清楚的记得,他们这一届的考,数学的难度,是历届最难的,难到什么程度呢,他隐约的记得,当时整个县,及格的考生都不多。

    随着下课铃响,数学老师在台上催促,“来来来,交卷子啦!”

    大家拖拖拉拉的把卷子交上去,张秋玲揉了揉手腕,“冯一平,最后那道题你做完了吗?”

    “没有,还有几个步骤没时间写。”这一次的题,绝对算顶级难度的,好多同学到现在都还泱泱的坐在座位上不想动,绝对都是被打击到了。

    肖志杰笑着说,“这次铁定及不了格!”

    “我也是。”后排的王金菊沮丧的接上一句。

    “冯一平,你怎么样?”黄静萍问。

    “呵呵,也一般,不过你们放心,这次难度确实大,如果考也这样,其它学校的同学,成绩肯定也不理想。”

    “就是,”肖志杰说,“如果所有人都得低分,就算不及格,其实说不定你的分数并不低。”

    “呵呵,”大家都笑肖志杰总有这样的歪理。

    也就没扯几句呢,物理老师也笑呵呵的抱着一摞卷子走进来,“呵呵,昨天晚上出了一套题,这两节课大家做做,没事,不算成绩的啊!”

    底下顿时一片哀叹,有同学喊,“老师,我还没上厕所呢!”

    老师知道前面两节课也是连着考试,“都去,都去。”

    下午的第一节课,看着英语老师又捧着一摞进来,他还没说话,下面的叹气声就此起彼伏,跟着是“乓乓”关课桌的声音,大家都自觉的把拿出来的课本放回抽屉里。

    “叹什么气?你们只有多考试,才不会怕考试,不至于到真考试的时候就慌了神。下一节课我已经和其它老师调了,这两节课大家把这套卷子做一做,不要想着作弊,这个时候暴露出问题来是好事。”

    好在接下来的两节课是政治和化学,倒是没有考试,不过化学也是讲前一次考试的试卷。

    这还不算完,晚自习的时候,王老师又拿着一摞十六开纸进来,“这是一道材料作,还有一道命题作,下自习之前交上来。”

    卷子还没发完,数学老师抱着一大摞就走到了门口,“哦,王老师在呢,我还说晚上讲讲白天的卷子,那明天吧。”他抢着把明晚的自习预定了下来。

    要说老师们也蛮拼的,上午考的,到现在卷子就已经批改完。

    晚上回502的路上,连一向活泼的肖志杰也很沉默,他问王昌宁,“你们班今天考了几次?”

    “次,你们呢?”

    “我们晚自习还考一次,一共四次,我感觉都快‘烤’糊啦!”

    到了家里,他们两个都累的躺在沙发上不想动,冯一平进厨房准备宵夜——这也是这学期才开始的。

    繁重的脑力劳动,一个最直观的影响就是,连班上少有的几个胖子之一,肖志杰,也终于瘦了些下来,更不要说其它那些本来就很瘦的同学。

    老师们也担心大家只吃白饭咸菜的,营养跟不上,就叫家长把鸡蛋送到学校,保证让住校的年级学生,一天能多上一个水煮蛋。

    就着冬瓜排骨汤,吃了一盘煎馒头片,他们两个才有了些力气,当然不能马上睡,大家又背了一阵英语和政治,在十一点的时候,才终于关灯睡觉。

    而明天,不出意外的话,又将是很辛苦的一天。

    ps: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非常感谢书友梅花金、看烟花灿烂的打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