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此前都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但当面对目前这样情况的时候,冯一平还是表现出了和他心性相符的果决,都把身段放的这么第,对方还是不放过,看来断无缓和的可能,那就没什么好说的,打吧!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冯一平想的明白,打架这个事,切忌瞻前顾后,犹豫不决,打就打个干脆,认怂就认个彻底。

    但是,要让他选择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任对方痛揍一顿,然后目送他们扬长而去,冯一平做不到。

    于是,就在对面人错愕的目光,外面套着一层塑料套的链子锁,抖的直直的,甩上对面那个混混的大腿,然后缠了上去,冯一平一抖手,又收了回来。

    这也是冯一平还不够狠,要是甩到他小腿上,搞不好胫骨都会打断。即便这样,也够那人受的,他的手掌将将碰到冯一平的脸,就惨呼出声,双手抱着左腿在地上跳。

    肖志杰稍微迟疑了一下,看到冯一平把锁甩出去后,才跟着学,不过他对面的那个此时已经有了提防,抓住了他甩过来的链子锁,当然了,被铁链条抽到手上的滋味也不好受,他忍痛抓住一端,右手握拳,狠狠的向肖志杰脸上砸去。

    一拳下去,肖志杰的脸上马上见血,不过这血好像激发了他的凶性,擦也不擦,低着头往那人怀里撞,“我他妈不打死你就是你姐养的!”

    冯一平暂时还顾不上帮肖志杰,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本来就是两对,他们不占优势,要是彻底打躺下一个,局面才会有所好转。

    看到那个人一边跳,一边朝后退,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冯一平跑上去,在他惊恐的目光,又一链子抽上他右腿,伴着一声痛呼,这下他彻底躺倒了地上。

    这样还不够,冯一平瞄着他裤裆,重重的踩了一脚。

    要害之地被踩上一脚,那份痛楚,同为男人的冯一平能够体会,但没办法,以弱对强,以寡敌众,这样的手段说不得也只能用上。

    那人的痛嚎戛然而止,嘴里嘶嘶的吸着冷气,也顾不得捂脚,双手捂裆,整个人躬成了一直虾米。

    现在好了,差不多解除一个战斗力。

    到目前为止,冯一平这边,因为一步占优,所以步步占优,不过,接下来的打斗,就不可能再这么潇洒写意,

    领头的那个混混也有点慌,烟还叼在嘴角,火都没点,着急忙慌的在车座边摸着什么,估计是有什么家伙,不过他有些慌了神,一时还没抽出来。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见冯一平“呀呀”叫着,甩着链子跑过来,自己赤手空拳的,一时有些慌,忙躲到车的另一边。

    冯一平见他退了,看到另一边肖志杰不顾那个人的拳头,在他怀里用头撞,用牙咬,后退几步,从上倒下,顺手一链子抽在那人背上。

    这一下冯一平可是下了死力气,那人长嘶一声,也顾不得肖志杰,一膝把肖志杰顶出去,连抓着的链子也松开了,双手伸到后背上摸索。

    他转过身来恶狠狠的对着冯一平骂,“你个小卵子,老子今天一定要弄死你!”

    冯一平不说话,双手握着链子锁狠狠的挥舞,那人抓了几把没抓住,头上、肩上都被抽了几下,不过最后还是抓住了链子锁。

    成年人毕竟力气大,他把冯一平拉近了一些,狠狠的踢了一脚,“我他妈叫你横,撒手听见没有?”说着又是一拳打过来,冯一平头一歪,却还是避不开,被他一拳打在下巴上,嘴角马上就裂开来。

    还真痛!

    这种痛,是冯一平从未体验过的感受,但是越痛,他越不肯放手,双手紧紧的抓着链子锁,嘴角流着血,居然还对着他笑。

    那人本能的觉得不对劲,这时就听到车那边的老大在喊,“老,小心身后!”

    却是已经迟了。

    肖志杰的眼睛肿了,嘴角破了,鼻子也在流血,被他一膝盖顶的飞出去一米多远,不过他在地上打了个滚就爬起来,去抢掉在地上的链子锁。

    他也是打的火起,有看到那人正一拳打倒冯一平脸上,干脆也不站起来,就那样趴在地上,再也不顾他们事先说好的,成心把锁头那一端放在前面,狠狠的一下朝那人小腿抽去。

    这应该是迄今为止,今天晚上最狠的一记,那人听到提示,刚扭头回去看,就觉得小腿一麻,然后一阵剧痛袭来,“他妈的,你还真下得了狠手!”

    他只骂了一句,就倒了下去,抱着腿在地上翻滚。

    肖志杰还不解气,爬起来,避开他的头,在他身上狠狠抽了几下,“我叫你打老子!”

    摩托车那边的那个头头,总算从车座边摸出一根长一米左右,小孩手臂粗的棍子来。

    “住手!”

    “你叫老子住手老子就住手啊!”肖志杰狠狠的在地上那个已经没有还手之力的混混身上又抽了一下。

    那人对着肖志杰一棍子打过去,冯一平从旁边抽了一链子,把棍子打到一边,却被他回手一棍子打在腰间。

    被这一棍子打的腰都直不起来,看来还是要近战,冯一平顾不得痛,胡乱挥舞着链子锁,朝那个人冲去,肖志杰为了避免被冯一平误伤,绕到那人背后,时不时的抽一链子,“打死你个**养的。”

    终于靠近了混混头子,却被他一棍子打在右肩上,手一抖,链子锁都差点飞出去,不过那人也没占着好,右手被被肖志杰抽了一链子,棍子再也握不住,飞了出去。

    那人吃痛,干脆转身抓住肖志杰,一拳拳的往他身上揍。

    这一下,冯一平手的链子锁也没了用武之地,这一抽吧,搞不好打到肖志杰,于是他把链子锁缠在手上,握成拳头朝那人身上打。

    那人应该也是恨极了冯一平,原本想着个小屁孩,他这边带着两个人,不是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没成想,个大人,面对两个半大小子,反倒是自己这边已经倒下了两个。

    见冯一平靠近,他又弃了肖志杰,转身把冯一平掼到在地上,骑上去就打。

    …………

    王昌宁掉在后面,看到那摩托车蹿出来时,就觉得不对,一看冯一平他们被拦下来,立马调转车头,双脚生风,闷头往学校骑。

    路过林慧他家时,见还亮着灯,于是把自行车一摔,跑上去呯呯的敲门,边敲边喊,“冯一平在前面路上被人拦住啦!”

    “怎么了?”林开明趿拉着鞋过来开门,后面跟着拿着毛巾正洗脸的林慧。

    听王昌宁一说,他从门后操起一条扁担,对王昌宁说,“你去学校找老师,我先过去。”

    他赤着脚跑到隔壁,对闻声出来的隔壁邻居说,“我外甥在前面路上被人拦住了,快,把你摩托车开出来!”

    那家的男主人也没二话,马上和老婆一起,把摩托车从屋里推出来,载上林开明就朝乡那边跑。

    林慧看着一溜烟远去的摩托车和已经骑进校门的王昌宁,也顾不得洗脸,骑着自行车也朝那边赶。

    “等等我!”,她妈妈在后面忙着锁门。

    ps: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非常感谢书友睡醒到拉萨、看烟花灿烂、那年猪肥、kiss灬小白、重生的军医、小小橡皮人、小鱼兒62的打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