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两分钟的光景,林开明就看到了横在前面路间的摩托车,还明晃晃的开着前大灯。

    一个年轻人正把冯一平按在地上打,冯一平左右闪躲着反击,那个年轻人的身上,还挂着一个小胖子,正用力的把他的头往后扳。

    一个走路一瘸一拐的人,拿着一根棍子正准备过去帮忙,看见这道摩托车灯光,眯着眼回头一看,一条扁担又在他腿上一扫,旧痛未消,又添新痛,痛上加痛,这个被冯一平第一时间打到在地的人,又被刚来的林开明第一时间打到在地。

    那边的个人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混混头子一看有人来了,情知要坏。

    这么大的一个镇,就只有镇上派出所的几个民警负责治安,而且还常年无所事事,因为一般的事情,根本就用不到他们。

    现在的农村,可不像后来的城里人那般冷漠。比如,他们要是敢大白天的在路上拦个学生,路过的那些人,不管认不认识冯一平他们几个,绝不会坐视不管,保证会把他们几个揍得连自己亲妈都认不出来。

    时候,你也不要跟乡里人扯什么防卫过当的事情,他们不会管,也不会理解,见有人行凶,我们帮忙也帮错了吗?

    这也是他们个,为什么要选在晚上动手的原因。

    所以见到有人来,他就摔开背上的肖志杰,想起身逃。但现在想跑,哪那么容易,刚才还一直想摆脱他的冯一平,现在死命紧抓着他不放。

    赤脚跑过来的林开明拿着扁担指着他,骂了一声,“狗日的,松开我外甥!”

    他邻居也捡起地上的棍子,拦在混混们的那辆摩托车前。

    见讨不了好,混混头子松开冯一平——主要是冯一平松开他,举着手,“我松开,叔,有话好说!”

    “我叫你有话好说!”林开明举着扁担,打的他抱头鼠窜,当然,他还是很注意手上的力道,不然,这样结实一扁担下去,能要了那人半条小命。

    “叔,我错了!”那人在和冯一平他们厮打的时候,也没占到多大便宜,现在空手在两个成年人的夹击下,更是没有还手之力,跑不动,也跑不了,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举起双手求饶。

    “哈哈,”想到他之前一副大哥的样子,再看他现在这熊样,还躺在地上的冯一平见状忍不住笑了起来,做混混也做的这么失败,真替他悲哀!

    肖志杰跌跌撞撞的走过去,在他身上踢了几脚,“刚才不是很神气吗?你再牛啊!”

    拿棍子的邻居忙把他拉到身边,“算了孩子!”

    林慧这时也骑车赶到,看到肖志杰满脸的血,过去扶住他,“你没事吧!”

    “我没事!冯一平在那!”他往地上一指,跟着林慧朝冯一平走去。

    躺在地上的冯一平,看上去相当凄惨!

    身上的衣服被撕成几块,胸前还留着几个红印子,一边眼睛肿的像个馒头,嘴角破了,鼻子也破了,他看到肖志杰这个难兄难弟也和自己大概一个模样,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看看你们,都这样了,还笑?”林慧用冯一平的破衣服擦着他脸上的血,“疼吗?”

    “不疼!”躺在地上的冯一平和坐在地上的肖志杰看了一眼,又笑起来。

    其实还真疼,不过再小的男人,骨子里都是有些血性的,他们两个现在很亢奋,以至于感觉都有些麻木迟钝。

    那边的路上,这时有好多手电筒在晃,不用说,是学校的老师骑着自行车在赶过来。

    冯一平想坐起来,林开明用皮带把那几个人绑好,这时走过来,在冯一平肩头轻轻一按,“躺着!”

    转头对肖志杰说,“你也躺着!”

    两个小家伙都明白了林开明的意思,可不能让人觉得他们两个这架打的很轻松。

    那就还躺着吧,当然,他们两个看着有些凄惨,但都是些皮外伤,那个混混没想着也没敢下死手,不然他们两个肯定不是现在这副模样。

    不过打架这事,靠的就是一口气,现在那口气一卸,加上刚才高度紧张,整个人确实浑身乏力。

    “姨父,先帮我们瞒着家里!”冯一平不想外公和远在省城的父母担心,看着旁边的肖志杰的惨样,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父母。

    “都闹成这样,瞒得住吗?”

    “放心,有人比我们着急,肯定会想办法。”冯一平看着那边一脸灰败的坐在地上的个人说。

    除了李副校长,校领导都来了,校长关切的问他们两个,“怎么样?头有没有事?手脚有没有事?身上有没有事?”

    这个时候可不能笑,他们两个一副被欺压的穷苦老百姓,终于见到亲人解放军的样子,“全身都痛!”

    “这些狗东西,怎么下得了这样的狠手?”王玉敏一脸的愤慨和心痛,蹲着和林慧母女俩帮着擦他们脸上的血。

    围着的男老师们看他们两个这副样子,慰问了几句,不少都去那边踢几脚泄愤。

    王昌宁这时才有机会挤进来,颇有些羞愧,好像是他丢下他们两个人不管一样,“真得感谢你昌宁!要不是你自行车链条掉了落在后面,我们今天晚上真够呛!”

    王昌宁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可不能让人知道他们早有防备。

    “是啊,谢谢你昌宁!”肖志杰也说,他们谢的,是王昌宁的提醒和坚持,要不是他坚持,今晚的情形,肯定大不一样。

    人群外,王玉敏看到那辆摩托车,觉得有些眼熟,走过去看了看号牌,果然!

    联想前一阵发生的事,她已经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过去跟校长小声说了几句,校长反复跟她确认,她都肯定的点头。

    校长有些恨恨的咬牙说,“我当初怎么就信了他们夫妻的鬼话!”

    看了看冯一平他们那边,“好了,先送医院,派出所的估计也马上到!”

    林开明和朱老师一人背起一个朝医院走,至于那个,被一堆人驱赶着,搀扶着朝医院慢慢走。

    ps: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非常感谢书友看烟花灿烂、恋星者的打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