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班的方医生和冯一平他们算的上熟,出来的时候还睡眼惺忪的,见他们这个样子,好像有些不相信,揉了揉眼睛反复确认,“怎么会这样?”

    “别提了,在半路被个混混拦住了!”

    “啊,还有这样的事?”

    冯一平躺在病床上向他招手示意,方医生附耳过去,“方叔叔,后面还有个,药捡好的贵的用!”

    看到冯一平现在还有心思想这个,方医生马上就明白,他们这肯定是没怎么吃亏。

    花了十几分钟检查了一遍,他对围过来的老师和刚打完电话的校长说,“初步看,没什么大问题,外伤处理一下,他们就可以下地,但是,医院设备有限,至少要观察到明天,才知道有没有后遗症。”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目前来看,情况还不错。

    方医生去处理那个人的伤情,不多时,镇派出所的所长在校长的陪同下进来,看冯一平他们两个还算清醒,当着老师们的面,问了一边经过。

    冯一平他们个嘴八舌的说了,所长一一记录在本子上,末了问他们,“你们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个人心里都清楚这是谁主使的,不过都一脸迷茫的说,“我们都上初,老师们也都知道,现在正是关键的时候,忙的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也没机会接触什么外人,哪里能得罪什么人?”

    “对了,”冯一平补充了一句,“他们抢走了我的钱包,里面有两千多块钱。”

    “多少?”所长的声音大了一些。

    “两千二百多吧!”冯一平回忆了一下。

    “你一个学生,哪里来这么多钱?”

    “你可别小看我这个学生啊,他的收入不比你我低啊!”校长在旁边解释了一下。

    “哦,那难怪,可是你为什么把这么多钱带在身上呢?”

    “我准备抽空去买台彩电。”取钱的时候,他就想好了这个理由。

    所长听到这里就有些兴奋,这是拣到了宝啊!

    要说他们这一行也挺矛盾的,按理说,辖区平安无事,是最理想的状态。可是,几年下来,你一个派出所只抓了几个在街上小偷小摸的,什么立功授奖,评优评先进这些,肯定都没份,那升迁也难啊!

    一个像样点的案子都没办过,几年下来,领导哪知道你的水平是两还是半斤?麻烦就麻烦在这,你没案子,不可能制造案子吧!

    现在好,打架斗殴和拦路抢劫,那可是两个概念,而且这是现成的案子,破一个抢劫两千多块的案子,在县里绝对排的上号。

    当下他也不再问冯一平他们,兴冲冲的要去问那几个拷在病床上的混混。

    校长看他的样子,也知道他的想法,想到暑假的时候,苏勇父母通过教育组组长找上门来,觉得那两个人也是老实人,就拉住所长,大概说了一下。

    “那我心里有数,我先给他们做个笔录,问清楚情况。”所长说。

    该做的先做,后续怎么做,就看他们背后的人怎么做。

    病房里的讯问进行的很顺利,冯一平的钱包,原封不动的装在领头那个的口袋里,里面确实有二十二张蓝色的百元大钞,还有零碎散钱加起来五十块六毛。

    领头这个人的身份也问了出来,就是苏勇的表哥。

    天亮以后,所长找了一辆车,带着另外个人和那辆摩托车回镇里,刚刚安置好,苏勇父母就带着连襟夫妇一起,求上门来。

    也不知道他们付出了什么代价,反正应该不轻,出了派出所的大门,他们原来还陪着笑的脸,马上跨了下来。

    可是这还只是开始,按所长提点的,冯一平他们的态度才是关键。

    想要留下来照顾他们的王昌宁被轰回学校上课,姨妈撇下家里的事,来医院照顾他们,本来就不耐烦呆在学校的林慧借机请假,说是也来帮忙照顾,单早上打了个照面以后,就再也找不见人。

    乡医院的条件真的非常非常一般,要不是等在医院还有事,冯一平也想回家里呆着。

    方医生带着护士刚给他们换了药,姨妈正给他们两个削苹果,突然呼啦啦的进来四个人,手里都提着东西,一脸的笑。

    “你们这是……?”姨妈站起来问,这几个人他都不认识,看冯一平他们两个,也是一脸的茫然。

    苏父主动介绍,“我是你们同学苏勇的爸爸,这两位是我连襟,昨晚上骑我摩托车的,是我外甥,他们的儿子。”

    “哼,”姨妈听到这里,就冷下脸,理也不理他们。

    苏勇姨父夫妇看来是地道的农民,穿着打扮明显比他父母差上一截。

    看着苏勇头发花白的姨父陪着笑,局促的搓着手说,“你们大人有大量,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希望你们看在我家孩子还年轻,不懂事的份上,不要……,”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姨妈打断了,“这话你还有脸说?你看看他们两个,你家孩子年轻?他们老老实实,认认真真的读书,无缘无故的,被人半夜在路上打成这个样子,换做是你的孩子有这样的遭遇,你会怎么做?”

    姨妈越说越气,“你们要庆幸,他们都担心家里人着急,够没告诉家里,不然的话,今天早上,那个混帐东西就离不开一步!”

    苏勇爸妈不说话,他姨父看来是个不善言辞的,此时只是说,“我们做父母的没用,没钱让他读书,初没毕业就让他跟着村里人到南方打工,结果没学好,怎么说都是我们没管教好,看在同是父母的份上,抬抬手!”

    说实话,他们夫妇那个样子,冯一平还真是看不下去,在他们身上,冯一平仿佛看到了爸妈的影子,要是冯玉萱不是姐姐,是哥哥,说不定也和他们的孩子一样。

    “有一点我想不明白,我都不认识他,他怎么就专程找上我来?”

    苏勇姨父夫妇嗫嗫的不说话,他爸爸强笑着说,“这间兴许是有什么误会。”

    “有误会的话,先把误会说清楚再谈其它吧!”冯一平也冷下脸来,躺回床上,到现在还这样糊弄他们,他即使是有些同情,那也没什么好说的。

    “哥,姐,”苏勇小姨在后面叫了一句,苏父叹了一口气,知道也瞒不住,“一平是吧,都怪我家苏勇那个不学好的东西,听说跟你有了误会,回去跟他表哥嘀咕了几句,他表哥就想帮他出口气,所以就冲撞到了你们!”

    “妈的,总算找到了幕后黑手!”躺在床上肖志杰坐起来,狠狠的拍了下桌子。

    ps: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非常感谢书友看烟花灿烂、够糊涂的、小魚兒62的打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