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清楚我和他之间有什么误会,我没招他没惹他,他反倒是几次番,无缘无故的想欺负我,我大度,没跟他计较,反倒他觉得委屈,还找人打我替他出气?你们都是大人,你们说说,这是什么理?”

    “不是他叫的,是他表哥觉得弟弟受到了欺负,瞒着他过来的!”苏父也不顾后面连襟愤愤的目光,为自己儿子开脱。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你们走吧!”冯一平虽然不是什么硬心肠的人,但也绝不是东郭先生那样毫无原则的滥好人。

    姨妈早就不耐烦听这些,连人带东西,把他们赶了出去。

    姨妈说的那句话提醒了苏父,他马上叫苏勇收拾行李回家,至于这个书读不读的,眼下还真不是什么大事。

    当然,他们肯定不会就此罢手,冯一平他们没松口,派出所想轻轻放过也不可能,即使再让苏勇去南方,那说不定也会变成通缉犯。

    所以,下午的时候,校长亲自来医院找冯一平。

    坐在医院后门的走廊上,校长有些不太自然的问冯一平,“苏勇已经回家了,一平你看这个事情接下来怎么办?”

    呵呵,溜的倒是快!

    “校长,等闲我也不会去毁人前程,可是,就因为一些莫须有的原因,苏勇他迁怒到我头上,叫人半夜半路拦住我们,这个后果也可大可小。这样的人,我觉得不让他尝尝专政的滋味,以后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当然,这样的事,您比我有经验,我都听你的。”

    冯一平反问校长。

    “当然不是你毁人前程,要毁也是他自己毁的,再说,就以他的成绩,明年想考上高也很难。”

    校长当然不可能偏帮那边,只是他们这样的年人处世,总讲究做人留一线,“追究肯定要追究,他们家人的意思,是能不能轻一点?”

    “苏勇是主使,要负主要责任,至于他表哥,要是他们拿了我的钱就罢手,那我勉强还能原谅,拿了那么多钱还要打,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不过想到苏勇表哥的父母,冯一平又有些不忍,“顶多,我把钱的金额少说些,但是,不判刑,至少也得劳教吧!”

    钱的事,确实是冯一平先设计好的,真如实报上去,两千多块,在现在这个年月,是他们这一个单位非常不错的人一年的工资收入,至少相当于二十年后的两万,主犯怎么也得判年以上,还是算了吧!

    那两家父母担心的也正是这个,不管是苏勇还是他表哥,要是进去个几年,那可都不是小事,会影响一辈子的。

    校长听他这么一说,也觉得很有面子,“你就不想听听他们什么条件?”

    “我还真不太在乎,校长,还要麻烦您转告他们,最迟明天,我们就再也瞒不住,如果让我们家里人知道,那只会往大了闹。”

    “行,我这就去跟他们说,他们其实都在外面等着呢!”

    冯一平把金额改到五百多块,苏勇两兄弟父母去找梅建和肖志杰父母求情,没办法,冯一平他们还未成年,这事肯定要经过父母。

    看到冯一平没什么大事,梅建还好,得知消息的肖志杰爸妈当场就炸了,苏勇小姨最后跪下去求情……。

    最后结果是,派出所上报公安局,直接对苏勇兄弟俩处以一年劳教,两从犯九个月劳教的处罚。

    另外,除了医药费,还额外补偿了五千块钱。

    …………

    502这两天比较热闹,学校里这件事还瞒得比较紧,说他们俩骑车摔伤了,让他们休息两天,肖志杰也死活不愿意回家,他爸妈就白天来照顾。

    看着肖志杰妈妈一脸的心痛,冯一平很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啊,姨,是我连累了志杰!”

    肖志杰妈妈心里是有些小疙瘩,肖志杰这个宝贝儿子,他们平常舍不得动一根手指头,现在被打成这副模样,虽然都是皮外伤,她也难过的不行,难免有些怪冯一平。

    肖建平看的开些,“这个有什么,男人哪有不打架的,我们不欺负人,但别人主动欺上门来,那也不要客气,该打就打。不过,首先,要保护好自己,另外,不要打那些致命的地方,这些你们都做的不错,有个男人样!”

    安抚好了这边,冯一平自己也是一头的包,要是让爸妈知道了,目前这样逍遥的日子,肯定就和那黄鹤楼上的黄鹤一样,那是一去不复返,好在他费尽口舌之后,外公终于没有通知远在省城的爸妈。

    静下来的时候,冯一平也反思了一下,记忆,原来的时候,他和赵兴,和苏勇都没有起过冲突。

    赵兴是有找他要过礼物,不过他理都没理,最后赵兴是被忍不下去的二班班主任赶走的。

    苏勇呢,也是纠缠黄静萍,但是黄静萍当时跟他没关系,所以就牵扯不到他,后来也是被黄老师收拾了一通才消停下来。

    怎么现在就这么多事呢?

    想到最后,他只能说,他已经不是记忆的那个冯一平,不仅仅是经济条件比原来好,他的心态也发生了改变。

    肖志杰后来说,男人,可以分为两种,骚和**的,再修正一下,还有一种是好多人巴不得他骚的,比如国民老公。

    那从另一个角度讲,男人也可以分为两种,受得了气和受不了气的。

    原来的冯一平,家境差,性格内向,和大多数普通人一样,把自己的棱角全给收了起来,遇事时,为了怕给自己和本来条件就差的家里添麻烦,多半是忍气吞声,好多时候打碎了牙往肚里咽。

    现在的冯一平,多了几十年的记忆和人生阅历,心境变化太大,不但经济条件好,也更有自信,虽然平常扮作乖巧懂事的孩子,他也可以不露锋芒,和光同尘,与时舒卷,但是,真有事找上他的时候,想他像原来一样忍气吞声,那真的做不到。

    那要不要改呢?

    冯一平觉得还真改不了,现在不求富甲天下,左拥右抱,但如果别人无端给气受也要咽下去,那这样的的重生还有什么意思?

    还没能力当麻烦终结者,至少找到自己身上的麻烦,要按自己的心意处理。

    不过第二天,他就迎来了一个非常不好处理的麻烦。

    第二天,502迎来了一个意料之外的访客,黄静萍的爸爸黄承,提着几斤水果和一些营养品,登门看望冯一平。

    ps:今天的推荐好惨淡。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