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被预订了?

 热门推荐:
    开门的肖志杰还不认识他,见是个陌生人,不放他进屋,“请问你找谁?”

    “请问一平在家吗?我是他同学黄静萍的爸爸。”

    “哦,是叔叔啊,快请进!”肖志杰脸上顿时洋溢起十二分灿烂的笑,觉得这个长的很有特色的叔叔非常亲切,毕竟是他暗恋了好一阵子的女孩子的爸爸嘛。

    冯一平见了他也觉得很意外,“叔叔,您怎么来了?”

    “听说你们出了点事,就想着来看看,怎么样?还好吧!”

    “我们都没事,挺好的,准备后天就回去上课。”

    “没事就好,不过不在学校,可也不能放松了学习,今年对你们很重要。”

    “叔叔说的是,我们也没闲着,一直在看书呢!对了叔叔,我叫肖志杰,小学的时候,就和静萍是同班同学。”肖志杰自我介绍说。

    “是吗?志杰是吧,我和一平有些事要说,你看……,”

    肖志杰颇有些受伤,看他的样子,估计被这句话生生憋出内伤来,“好的,你们聊,我刚好要出去买菜。”

    等肖志杰一出去,黄承一拍身边的沙发,对坐在对面椅子上的冯一平说,“来,坐过来。”

    这节奏好像不太对啊!不过冯一平还是坐了过去。

    “这事的前因后果,我们都听说了,说起来也是我那女儿招来的麻烦。”

    “叔叔,没有,这和您女儿没关系!”

    “你先听我说完,”黄承打断了他,“本来静萍妈妈今天也要来的,但是店里又走不开,所以我就代表我们全家来看看你。”

    “真的不用,叔叔,你们太客气了。”

    黄承摆摆手,“你不用说,我们都明白。按理呢,你们现在小小年纪,谈这些事为时过早,我们做父母的也很反对。但是,话说回来,这一两年你们也都十四五岁,放在我们那个时候,结婚成家的也有。”

    这个跳跃有点大,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冯一平听了着实有些糊涂。

    “我们虽然接触的次数不多,但是我这个人看人还是有一套,我觉得你这个孩子挺不错的,我弟弟提起你来,也是赞不绝口。”

    这都是哪跟哪,你究竟要表达什么意思呢?不过冯一平这个时候当然要谦虚几句,“你过奖了!”。

    “你肯定是能上市里的重点高,静萍虽然也挺用功,但她是女孩子,天生在理科方面就弱了一些,估计上县里的高都够呛,所以我想明年把她送到县里的卫校或者是电大里去读,专的财会专业也可以,女孩子嘛,有个稳定的工作就可以,赚钱养家这些事,还是要交给我们来,你说是不是?”

    冯一平点头,心里却有些苦,听到现在,他大概明白黄承说的什么意思,只是,听他的话,又不像是登门问罪的意思。他几次想开口解释,都被黄承挡了回去。

    “再等到你高毕业的时候,都十**岁了,有些事到时再说也不迟。所以,你们两个,我们现在不反对,但是你们自己一定要把握好分寸,未来时间有的是,好不好?你现在好好读书,将来学成了,再好好做一番事出来,到时什么都好说,是吧!”

    这几句话,说的就不是很隐晦,再迟钝的人这时也能明白,不反对,那就是有些支持呗!

    冯一平非常受宠若惊,黄承今天能说出这样的话,至少在他们家是统一了意见的。

    可是,他真没这么想过啊,到现在为止,他和黄静萍之间,真没什么事,顶天也就算得上有些小暧昧。

    可是,一天里的好多时间都和两个嗓子像破锣,一声汗臭味的半大小子在一起,那白天的时候,在苦闷的学习之余,和一个长相可人,笑容甜美,善解人意,语带娇憨,温柔体贴……,总之,就是叫人赏心又悦目的女孩子多说几句话,那也是人之常情吧!

    而且,黄静萍当然是不错,可是,不是还有张彦吗?那可是跟他两情相悦,相亲相爱,同甘共苦几十年的。

    这个时候,该说的话还不或,那以后可就说不清楚,所以他强行接过话头,“叔叔,非常感谢你的厚赞,不过,我和黄静萍之间,真的没有什么,真的,我们只是同学而已!”

    “呵呵,我明白,我明白!”黄承一副我是过来人我很懂的样子,“你父母不在家,有空也去镇上我家里玩,你好好看书,我先走了!”

    冯一平恨不得拉住他好好说个明白,跟着送到楼下,一路絮絮叨叨的,“叔叔,我们之间真的什么也没有,我也真的没有其它想法。”

    “我明白,放心,你是个懂事的孩子,我们也不是那些不开明的父母。我先走了,好好学,记得有空来家里玩!”

    这些车轱辘话,不管冯一平怎么说,黄承只把他的这些解释,当作是不好意思承认而已。再说,你真对我女儿没意思,会送了这样又送那样,现在又为她跟人打了这么一大架?

    孩子嘛,脸皮都薄,他能理解。

    冯一平该怎么办?难道他敢对黄承说,“叔叔,真不行,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就在隔壁县,今年十一岁?”

    要是知道打那一架会导致找个后果,他肯定会先对苏勇挑明,不要想着叫人找爷的麻烦,现在倒好!

    所以,看着黄承跳上了路过的轮车,冯一平在风凌乱,我这是该笑呢,还是该哭呢,还是该哭笑不得呢?

    这样的事吧,荒诞吗?不,也不是不能理解。

    现在这时候,他们这初毕业不久就嫁人的女孩子,不在少数。哪怕是二十多年后也一样,那时,还是有些小夫妻,虽然自己也才二十刚出头,孩子却能上小学了。

    至于结婚的时候,因为没到法定年龄,办不了结婚证的,那就更多。

    再说,对黄承这样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的家庭来说,找个好女婿也是重之重的事,现在就把这件事放上议事日程,其实也不早。

    像冯一平这样家境挺好,处事成熟,脾气也好,将来一定会考上一个好大学的孩子,当然是个不错的人选。

    没办法,现在的父母,对大学都有一种迷信,觉得考上了大学,那将来一定会有出息。

    所以,用这样几句听似明白,但又没有明说的话拢住他,是个不错的办法,万一将来要是有什么变故,比如冯一平最终没有考上大学,他们也可以当作今天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他们也完全不担心冯一平会和黄静萍做出什么事来,自己的女儿他们自己清楚,即使冯一平有什么想法,黄静萍也不会同意。

    “哎,想什么呢?”肖志杰提着菜走过来,“走了?怎么也不留他吃饭?”他边说边探头四处找。

    “她爸爸都跟你说什么了?你这一脸的官司!”

    “你说,要是张校长同意你和张秋玲来往,你会怎么想?”冯一平看着远处,随口问他。

    “张校长怎么可能知道我们的事,你别瞎说啊!”肖志杰一说这事就有些心虚,不过,说到一半,他就明白了过来,就像一个不会游泳的人,掉进了水里,现在好容易浮到水面上,大口大口的吸气,“你……,你是说……?”

    “我什么都没说!”

    “哇哇”,肖志杰装作嚎啕大哭的样子,“我也被人打了呀,怎么就没有你这样的待遇?还有天理吗?不行,太受打击了,这几天你买菜做饭洗衣服收拾房间!”

    ps: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非常感谢书友看烟花灿烂、那年猪肥、尼尔克的打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