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回到学校上课,看到他们两个脸上还没好完全的伤疤,好多同学都围过来问那天晚上的情况。

    虽然官方说法他们是骑车摔伤,但那天晚上赶过去那么多老师,终究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大家也都知道他们两个力抗个混混,在他们这些没有亲涉其的旁观者来看,那是一件很刺激,故事性很强的事。

    两个人打个,居然还占上风,这样的情节很值得津津乐道,不过,冯一平却不愿意说什么。说实话,现在班上最调皮的同学,在满脸笑的冯一平面前也觉得有些紧张,见他不愿意说,都围过去找肖志杰。

    伤疤是男人的勋章,肖志杰不但满脸通红的大谈特谈那晚的经过,还刻意向大家展示他脸上的勋章。

    张秋玲也很想早点看看肖志杰脸上究竟怎么样,又不好意思喊他过来,于是和后排的两个女孩子一起围观冯一平,“嘴角这里会留疤吗?不会破相了吧?”张秋玲问。

    “放心,志杰和我一样,都是些皮外伤,等这些结痂好了,一点事没有!”冯一平安慰她。

    “谁管他!”张秋玲嘴硬。

    王金菊是黄静萍的闺蜜,和冯一平也只是单纯的同学关系,所以很达观,毫无顾忌的将冯一平的头扳过来拨过去,“头上没伤到就好,你这身上,也就这脑瓜金贵点,脸上有疤也没事,反正你本来就长的不怎么好看!”

    冯一平真的被噎住了,虽然他眼睛小,鼻子不小,但凑合在一起,整体看,绝对蛮帅的!

    按他以往的脾气,他绝对是要反言相斥,但是今天,却有些不自然,只嘴角动动,然后笑笑,连王金菊都觉得奇怪,“被人打一顿,你居然变得这么温良恭顺,这还真是意外之喜啊!”

    不过她很有眼力见,见冯一平有些老羞成怒的前兆,很自觉的和张秋玲去另一边围观显摆完了的肖志杰。

    看着眼睛红红的黄静萍,冯一平也非常踌躇,不知道说些什么好,现在不比以前,毕竟黄承去找他的事,黄静萍不可能不知道。

    果然,黄静萍也不说什么抱歉、连累之类的话,也凑近些看了看冯一平脸上的伤,然后擦了擦眼睛,从课桌里拿出一叠已经准备好的卷子和一个笔记本,“这是这几天我们做过的卷子,还有,这几天老师讲的重点,都在这个本子上。”

    这就有些麻烦,不说那些见外的话,说明黄静萍显然重新定义了他们的关系,这还真是幸福的烦恼!

    可是此情此景,也容不得他说别的话,冯一平接过来,说了一句,“王老师那里应该帮我们留好了吧!”

    “这个你先做吧,还有,你的课本上,我也帮你划了些重点。”

    冯一平随手抽过英语课本一看,果然,上面多了一些娟秀的字。

    还别说,这感觉,真的不错!

    上午的最后一节课后,冯一平跟着王玉敏来到她家,小燕子双手捧着他的脸,朝那些伤上轻轻吹气,“我帮你吹吹就不疼了啊一平哥哥!”

    “你这一吹还真的好多啦!”冯一平在她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

    “做的不错!”朱老师为他点了个赞,“换做是我们,遇上那样的事,也就只能做到那个份上!”

    “好了,你就不要再夸他,再这样下去,他走到哪就是一个麻烦。”王老师说。

    “冤枉啊王老师,”冯一平当然要叫屈,“我可是一直本本分分,老老实实的,都是麻烦主动找上我。”

    “那别人怎么不找上唐少康,不找上肖志杰,就偏偏总是找上你?这间你就没一点责任?”王玉敏问他,“我们都看你是个成熟的孩子,有些事不愿意说,你在班上,看似随和,可是并不合群,只和少数几个同学走的近,其还有好几个女孩子吧!”

    我去,这是一定要训得让我脸红你才有成就感咩!

    可是冯一平还真的无言以对,因为事实也许、大概、可能就是如此。

    “可是你自己看看,最近惹了这么些事,再这样下去,你也别住外面,还是老实住在学校里。”王老师说到后面也是动了些火气,按理说,冯一平是最不用她操心的一个学生,可最近,最让她伤神的,偏偏就是他。

    冯一平低头坐着,朱老师递给他一杯水,又看了王老师几眼,王玉敏平复了下心情,这才换了种语调说,“年少气盛其实不是什么坏事,但是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你现在正处在人生最关键的一个当口,不管对人还是对事,最好谦和忍让些,不要在这个时候出什么纰漏。那天晚上你要真是有什么事,你爸妈会怎么样?好了,多话我也不说,你好好想想吧!”

    虽然冯一平自己也检讨过,可是老师这一番善意的批评,还是让他觉得感动,“我知道了王老师,我会检讨的。”

    黄静萍现在也变了很多,尽管同学们私下里已经认定他俩关系不一般,苏勇也是因为这个才找人想教训冯一平,以前她总是刻意的避嫌,现在则有些不在乎。

    饭的时候,看到冯一平他们的菜里有花生米,马上就帮他一颗颗的挑出来,“这是发物,你脸上的疤还没好呢,怎么能吃?”

    周围的同学看在眼里,都是一脸会意的笑,冯在那边阴阳怪气的说,“这就管上了啊!”

    没过几天,也不知道该说幸运还是不幸,他们得到通知,从他们这一届起,考的时候,要加试体育。

    一共有个项目,每个项目十分,加起来十分,抵得上数学最后的一道综合题。

    个项目分别是:五十米往返跑,立定跳远,掷铅球。

    收到通知后,年级个班由体育老师先进行了一次摸底,个班加起来,有二十个肯定能得满分,其它的就不尽人意。

    之后,在每天午后和傍晚,年级的任课老师齐齐上阵,每人带一个小组,有针对性的展开训练。

    不幸就不幸在这里,冯一平其它两项还好,在剩下的这一个多学期的日子里多练练,考试的时候正常发挥,估计也能拿满分,就是立定跳是他的死穴,成绩死活提不上来。

    要点他都掌握了,姿势也正确,可是,跳来跳去,死活超不过一米二,离满分标准还差了一大半。

    体育老师,班主任,物理老师,化学老师,都来辅导过他,最后都是叹气,不信邪的教导主任听说了,亲自辅导了他一个傍晚,完了看到他最后的成绩,恨不得自己帮他跳,“你说说你,个子这么高,腿这么长,怎么就跳出这么短的一段距离?”

    物理老师跟着打趣,“呵呵,我们这位全能学生总算有不如人的地方!”

    冯一平嗫嗫着无话可说,是啊,连黄静萍,随便跳跳都有个两米二,自己怎么这么差?可是,能怎么办呢?他确实是连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啊。

    一个个老师都失望而归,临走前都只留下一句,“你好好体会,多练练,不能拿10分,至少也要拿个8分吧!”

    黄静萍比冯一平还着急,对冯一平他们来说,两分就能拉下好几个名次,何况他目前的成绩,连五分都拿不了,考的时候,要真这样,那得掉下去多少位?

    所以,她再也不顾同学们的闲话,连王金菊也不带,每天旁晚,都拉着冯一平带到外面的河堤上,一遍遍的陪他跳。

    ps: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非常感谢书友看烟花灿烂、不屈不移的打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