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家冲现在也有了些新气象,坐在塆口大皂荚树下做针线活的老人家,聊的闲话再不是田地里收了多少粮食,也不是谁家孩子在哪打工,而是谁家去了哪个市,打电话回来跟老子娘报喜,一个月赚了多少。

    冯一平还并不知道这些情况,要是知道了,他一定会笑出声来。

    如果真的形成这么一个氛围,冯家冲出去的这些人,就是宁愿做摆个修鞋摊、骑人力轮车、走街串巷收废品等这些不入流的小生意,而不再是一门心思的想着到工厂工地打工,那是非常可喜的!

    如果真的觉醒了这样的意识,那冯家冲的未来,一定非常可期!号称“东方犹太人”的温州人,正是秉承了这样一种理念,最后在世界各地生根发芽壮大。

    大浪淘沙之后,冯家冲这些放下锄头把走出去的人里,谁说就一定不会露出几块真金来呢!

    当然,这些老人家的闲话里,还是非常关心一项收成,那就是板栗的收成,这现在可是大事。

    对于板栗这个让塆里好多人家,能在外面立足的果木,大家再也不像以前一样大意,放任它自由生长。

    收了板栗之后,在家的这些人忙着顺道修剪枝桠,再从塆里的井里、山间的池塘里挑水,一棵棵的灌溉,之后清除树下的杂草,在树冠下平铺上几担农家肥,开年以后,又要忙着嫁接,还要花钱买来硼砂,给每棵树施上一些,开花期的时候也忙,要再喷洒一次硼砂溶液,还要疏除雄花……。

    反正塆里的那些老人笑着说,这是他们伺候的最用心的作物,这个小心劲头,都赶得上那些孝子伺候爹妈了。

    不过舒心的时候也有,不说那些到城里的塆里人靠这个赚钱,收板栗的时候,看着那些板栗贩子提着秤满村转悠,挨家挨户的赔笑脸说好话,叫多卖一些,可是到最后也只能收到那些不均匀的小个,他们都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要知道,前几年,可是他们跟在这些贩子后面,又是敬烟,又是泡好茶,还赔笑脸说好话,希望一斤能贵上几分毛把的,称的时候那个秤能平一些,不要翘太高,等级也能提上一等,现在,完全掉了个!

    冯一平的个伯母,现在是大皂荚树下的心人物,只要她们有空去那坐坐,周围一准会围上一圈人。

    不过这样闲适的日子也比以前少了好多,除了该忙的家务和农活,她们大部分时间都呆在承包下来的那座山上。

    那座山不高,只长了一些低矮的灌木和茅草,还有些稀稀疏疏的松树,他们兄弟几家合伙,从村里把这座山承包了下来,周围围上一圈网子,里面散养了一些本地品种的鸡,保有量也就百多只,平均每只鸡的活动范围很大。

    真的是散养,除了每天早晚各撒一次谷子,其它时候就随它们自己觅食,天黑了,它们回山上用竹子和茅草搭的鸡笼里。

    她们主要忙的,是每天去山上清理鸡粪,然后到处找那些不听话的母鸡“藏”在各处的鸡蛋,这种事,她们的孙辈们最喜欢干,放学了就往山上跑,在草丛里,灌木底下寻摸着。

    这些鸡蛋也不愁销路,往省里发一部分,剩下的,老媳妇兄弟家全给包圆了,他们买去牵鸡蛋面。

    老振昌说了,这只是刚开始,将来需求量大了以后,要么承包更多的山头,要么建鸡舍,办养鸡场。

    二伯母今天难得有闲,吃完饭,收拾好家里,就拿着小板凳和针线筐,到大皂荚树下坐坐。

    一坐下,大家马上就嘴八舌的问,“昨天收了多少鸡蛋?”

    “没细数,一百多个吧!”

    “啧啧,”就有老人感叹,“早先的时候,这可是个稀罕东西,除了来客人和家里人过生的那天煮几个,有谁舍得吃啊,要么拿去换了油盐,要么拿去换针线,一年到头,怕是一小坛子都存不满,有时候,要孵一窝小鸡,都要找其它家借几个,你看看现在,你家这一天收的,怕是一个大筐都装不下吧。”

    可不是吗,冯一平小的时候,也就生日那天,能吃一碗鸡蛋面,外加两个煮鸡蛋,其余的,也就是来客人的时候,会炒个鸡蛋,打个鸡蛋汤,可多半没他们的份。

    “是啊,这几年变化大啊!”二伯母也有些感概。

    “听说振昌叔叫你们明年多种些糯谷?”又一个老人家问。

    “是啊,老说要做什么糯米鸡,一年要用不少糯米,除了家里的口粮,其它的田叫我们都种上糯谷。”

    “振昌叔现在可是了不得啊,听我二儿媳妇说,他们今年在省里又买了个铺面,可花了不少钱。”说话的这个,一个儿媳妇在省城店里帮忙。

    “老他们也没有那么多钱,他不是有个小舅子在省城开公司吗,帮了他一些,余下的,连去年刚买的房子也拿去贷款,我们也帮忙凑了点,这才勉强够。”

    这是梅秋萍特意打电话回来跟他们说的,虽然现在赚的这些钱,有时都让梅秋萍有些不真实的感觉,可她还是非常谨慎,就怕塆里人把他们家说成富得流油。

    “那也了不得啊,他们没把握赚回来,哪会下那么大的本,省里的铺面,那得多贵啊!”

    …………

    隔壁县的张彦家,放学后的张彦,脑后扎个粗辫子,提着一个篮子,里面是从菜园里刚摘的菜,不时乖巧的跟路上的人打招呼。

    弟弟张弘跟在后面,调皮的不时在篮子上按一下,张彦转身去追,他就笑着跑开。

    张彦吓唬他,“等到晚上叫你知道厉害!”

    姐弟两个回到家的时候,发现二舅舅都来了,二舅还好,在村里当了个会计的舅,以前可是等闲不登门的,今天这是刮的什么风?

    不但来了,还带了礼物,见他们进屋,一身山装的舅就招呼张弘,“来来,舅舅买的山东大苹果!”

    ps:呜呜,今天无人打赏,好桑心哇!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