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彦跟舅舅们打了个招呼,到厨房里和妈妈一起择菜。

    “难道二舅舅他们也想去省城?他那么打年纪,又不像爸,原来都没做过这个。”

    “不是,二舅是想让你表姐的男人去,舅是想你志刚表哥去。”

    她妈妈一边洗米煮饭,一边跟她说。

    “志刚哥不是在县里读电大吗?怎么不读了?”

    “整天瞎玩,哪学了什么东西,不是晓得了你爸带去的那些徒弟,都往家里寄了不少钱,这才打算让他去省里跟着你爸赚几个,你舅说,不指望他补贴家里,就是不朝家里伸手就不错。”

    “哦,那也不错,跟着爸他们总吃不了亏。”

    张彦啊,怎么说呢,是一个一般人家富养出来的女儿。这个富养的标准是,从小到大,她不会提一些不合理的要求,其它那些合理的需要,她不用提,父母就会满足她。

    所以,到后来,不管是有钱的时候,还是钱紧的时候,她对钱都无所谓。无所谓的意思是,有钱她也能花,没钱她也能过。

    她和冯一平在一起后,好像从来不存在谁掌财权这个问题,更是从来不会问冯一平的花销,所以好多男人设法藏私房钱的难题,冯一平从来没体会过。

    一路波澜不惊,顺顺利利的长大,她的性子可以说是单纯简单到有些没心没肺的地步,不管遇到什么事,只要前面还有人扛着,她就从来不操这个心,这种性子最大的外在好处就是,不但人显得年轻,不用什么化妆品,皮肤也很好。

    经常是心血来潮,花高价卖护肤品回来,试用了一下,然后都快过期了,还只是刚开了下盖子而已,最后还是冯一平舍不得那些钱,抱着不用浪费的念头,帮她用了。

    她这样的性子,平时也特别容易满足,比如冯一平去下面的县市,顺路给她带回来些路边那些果农卖的时鲜水果,她就会高兴的像个小孩子一样,有时候冯一平回来的迟,在楼下小卖部给她带回一袋薯片,她也会欢呼雀跃一阵子。

    但是,你要是以为她一直就是这样没心没肺,单纯的像个孩子一样,呵呵,你就大错特错。

    要知道,女人可是矛盾的结合体,比如她很胆小,一个人在家的晚上,总会开着灯睡觉,但是,她又很大胆,会强逼着很害怕的你,去跟她坐过山车。

    同时,女人可是天生的两面派,在一些人面前是一副面孔,在另一些人面前,则是截然相反的另一副面孔。

    刚开始几次,到冯一平老家,她都是跟在冯一平后面,冯一平那些堂兄媳妇,免不了出言试探。

    女人嘛,这是她们的天性,特别喜欢和同性之间各种战斗,对新进入自己这个行列的同性总有些天然的排斥,如果新进入的是个比她们更年轻漂亮时尚的,那立马会成为其余所有人的公敌。

    而且,女人更嫉妒女人。

    就连张彦这个性子淡漠的,也时常一边“咔嚓咔嚓”的咬着苹果,一边看着电视上广告里的那些代言化妆品的女明星说,“显摆什么呀,素颜拍个照,皮肤不一定有我的好!”

    在逛街的时候,见到冯一平对另外的女人多看几眼,她也不恼,跟着用毫不掩饰的挑剔目光看上一会,然后就会给出一个个结论,“两眼离的太宽!”,“颧骨太高!”,“嘴唇太薄!”,“耳朵太大,哎呀,怎么还长的那个样子,和脸的夹角至少是个钝角吧!”……,等等。

    但是,上学的时候,她是学过画画的,素描也不错,速写也拿得出手,她的这些评论虽然让人感觉是在骨头里挑刺,但是,你又不得不承认,她说的那些,**还比较肯。

    是啊,男人一般怎么会冷静客观的用挑剔的眼光去看一个有几分姿色的女孩子呢,特别是在那些公众场合,一般都是抓紧时间瞅几眼过一下眼瘾,当然是看她们身上最突出的部位,比如脸蛋好看的就看脸,胸怀伟大的就看胸,屁股翘的就看臀部,腿长的就看腿,哪有那个时间和心思去找她哪儿不好看呢。

    所以,连张彦都如此,不要说冯一平那些一直呆在老家的堂嫂们,见到张彦后,就难免会杂杂八的说上几句,跟在冯一平身后的张彦脾气很好,对这些话好像真没往心里去,也有可能是压根就没怎么听,所还是笑呵呵的。

    她的这些反应,难免让那些堂嫂们生了小觑之心,还有塆里其它那些在张彦面前不太服气的小媳妇也一样,都以为她是个好对付的角色。

    但是,没有冯一平跟着,在张彦自己一个人回婆家的时候,堂嫂和塆里的小媳妇们马上就领教到了张彦的厉害,不管是单挑还是群攻,没有一个能在张彦面前占到半点便宜,气死你的时候还笑眯眯的跟你说话,还不带一个脏字的。

    冯一平也有直接的体会,那就是张彦在她同学会上的表现,完全迥异于平常,在她那一众精心拾掇过的女同学面前,那个心思缜密,八面玲珑,滴水不进,寸土不让……,让旁观的冯一平大开眼界。

    所以,总结来说,张彦不是不懂人情世故,不是不会操心,只是前面有人顶着,她懒得操那个心。

    看到女儿又习惯性的犯迷糊,懒得想,她妈妈叹了口气,“你这个孩子,也不想想,你爸爸打电话回来找人,是因为那边太忙,梅老板叫他再找些人过去帮忙的,你表姐夫和表哥他们,什么都不会,去了甚至还会拖后腿,让他们过去,不是叫你爸难做吗?”

    刚开始,张作栋带着一帮徒弟出去,大家也没怎么在意,直到那些徒弟挨月往家都寄了不少钱,打听的人才多起来。

    梅义良终于成立了公司,请到了专职设计师,接到的生意更多,眼下的支装修队确实不够,这才想着叫张作栋再找些熟手来,张作栋打了电话之后,亲戚邻里,上门的可不少。

    “那就不答应好了嘛!”张彦边一边削着土豆皮,一边漫不经心的说。

    这个丫头啊,她妈妈小声说,“当然也不好直接不答应,我就跟他们说去也行,但是这个事最后拍板的是公司老板,要是他们做事能入得了别人的眼,自然会留下来,要是还像在家里这样游手好闲的,那你爸也护不住。”

    虽然关系疏一些,但怎么也是兄妹啊,再说,做个小工这样没有技术要求的,主要就看你人勤快不勤快,要是这个都做不来,那也怪不了他们。

    ps: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非常感谢书友bvhvhn,平遥一生的打赏!

    另外,唉,果然是不哭的孩子没人疼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