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义良最近确实很忙,忙到后脚跟都能打到后脑勺。

    冯一平再跟他说要着眼未来,梅建也总是跟他说,人心没尽,要晓得知足。

    他也是坚持这样的做的,在这个充斥着水货、假货的年头,在这个人心浮躁的时代,老实到底还是不吃亏,现在等着让公司装修的客户都排着队,支装修队早就不够用,更不要说装修自己公司的办公楼。

    他一边打电话给家里招人,一方面叫张作栋再找些人来,还叫冯振昌打电话回冯家冲找些人来。

    在五万年薪面前,原市里设计所的设计员陈学峰,稍稍矜持了一番,也就答应了下来,另外一个表现突出的大学生应安杰也被聘用。

    冯一平的意见是,陈学峰适合那些机关单位的设计,大气稳重,而应安杰的风格呢,则是自然温馨,适合平常人家,两个人一结合,加上油冯一平这个脑子里装着不少简洁现代风格方案的二把刀,短期来看,客户提出的要求,他们都能应付。

    其实两位设计师现在还真没什么事,商品房装修这一块,基本上在冯一平的那套方案上修修补补,改改颜色,大多数人就都会满意,占比不大的商铺装修方案,他们两个去现场走一圈,回来不到半天就能拿出设计方案来。

    所以,跟多的时候,他们还真是无所事事,趁着现在这办公楼也装修不了,就一遍遍的完善和细化陈学峰那套方案。

    看着高薪请过来的两个人一天倒有大半天的时间闲着,梅义良当然心痛,于是临时决定,让他们两去干现场监理,你还别说,这样一来,他本人就轻松了下来。

    有了时间,他就想着冯一平说的买车的事,就拉着冯振昌一起去驾校报名,这离年底时间可不多。

    “顺利的话,年前刚好能拿到驾照,那今年春节,我们也能开车回去!”梅义良对冯振昌说。

    “我看没问题吧,学个车又不是多难的事!”冯振昌当然也是想过年开车回去,没办法,大多数人都这样,能锦衣夜行的毕竟是少数。

    …………

    冯一平不像他爸爸和舅舅这样轻松,每天都是考不完的试,做不完的题。

    回502吃完晚饭回到学校后,花了十几分钟,终于把这份数学卷子最后的一道综合题做完,刚才一路上都在想着这道题呢。

    他数了一下,整整用了页纸,有些后来学高数的时候,解行列式矩阵的感觉。

    “啊,这道题你也做完了?我连它第一道小题都没做出来。”旁边的张秋玲有些惊讶,“我看看,哦,不算了吧,我还是先想想。”

    冯一平也有几分嫌恶的把那份卷子朝旁边一推,这份卷子,数学老师不做要求,你想做能做的就做,他越是这样说,好多同学都想证明自己能做,反倒自觉的抢着做。

    没办法,在调动学生学习积极性方面的经验,老师和学生相差的,不可以道里计。

    只是可惜了这黄冈高啊,好好的一个名校,不知道有多少考高考的学生,做他们出的卷子做到吐,除了它本地想考进去的学生,其它地方的同学,想必大概都会恨上它一段时间。

    揉了揉干涩的眼睛,他把脑袋轻轻搁在后排黄静萍课桌上的那一排书上,想轻松一下,要知道,学生的凳子是最不人性化的,不但硬,连个靠背都没有。

    刚搁上去一会,一双柔柔的手就摸了过来,轻轻的在他两边太阳穴那按了按,当然,也就那么几下,然后,他就听到后座起身拉开凳子的声音,然后就听到黄静萍朝教室的后门走去。

    虽然每当这个时候,他总是会想起张彦,总觉得有些心虚,但是,从内心讲,还真挺享受这种被人崇拜,被人关心的感觉。

    等黄静萍走了四五分钟,他才夹着英语课本朝外走去,虽然班上的同学,及不少老师都知道,他这个时候会和一个女生在河堤那练立定跳——至少是以这个名义吧,也没人提出异议和反对,但他们也不能太过张扬啊。

    果然,他走到河堤那的时候,黄静萍正坐在河堤旁一块石头上,静静的看着哗啦啦的流着的河水,穿着白色运动鞋的双脚,一前一后的踢打着,齐耳短发,也有一些,随风轻舞飞扬。

    这是学生们一天里最愉快的放风时间,河堤上,沙滩上,两两的学生不少,大部分应该是一年级的,他们目前还可以无忧无虑,这里的风景还没看厌,二年级的呢,现在已经有了压力,出来的少,至于年级的,此时更是没有这个闲情逸致。

    “你来了,走吧!”

    挑了一块平坦点的河滩,黄静萍先做示范,又是轻轻松松的至少跳出两米二,冯一平跳的,也就她成绩的一半,还是一米一二左右。

    “怎么还是这样呢?”黄静萍很着急很不解。

    “没事,到时再想其它办法吧!”冯一平安慰她。

    “能想什么办法,这一项,你就和其它人相差四五分,卷子上要多得个四五分该多难!”

    冯一平倒是模模糊糊的有些想法,不过现在不好说。他们的体育考试,是在镇学里进行的,监考的是和周边乡镇对调过来的老师,到时想想办法,应该还是有些空子可以钻。

    河边的风吹到脸上有些凉,上了河堤,黄静萍依然坐在那块石头上看书。河堤的路面应该硬化过,但和旁边的农田之间,有一段泥土路,冯一平脱了赤脚,踩在上面,稍有些凉,但是感觉很亲切,很舒服。

    黄静萍看着他在那一段泥土路上走了一遍,又从那头走一遍,感觉有些好笑,“你笑什么?你不知道吗?赤脚走路对身体有好处,”他搬出了后来民间“砖家”的一些观点。

    “真的吗?”

    “当然,不然你看,怎么体育竞技领域里,那么多项目的优胜者都是非洲人,就是因为他们常年打赤脚!”

    “呵呵,”黄静萍听了就笑,“你总是怎么说都有理!”

    “对了,你最近是不是很累?”黄静萍问。

    “没有,还算轻松。”这样的日子,虽然枯燥又辛苦,但是很单纯,他能适应,又是表现的累,只不过是不由自主的想找借口偷懒而已。

    “你知道吗?我还想再抽空学日语呢!”冯一平说了他的打算。

    “学日语干什么?日本人那么坏!”黄静萍不解。

    “所以啊,要学好日语去赚他们的钱,睡……,水平高的都这么做,光嘴上骂几句解决不了问题。”好险,差点就顺嘴溜出来那一句。

    “你啊,总是有本事把歪理说成真理一样。”

    呵呵,还有一点冯一平没说呢,这样,以后看那些有剧情的日本片的时候,也不用在网上到处找字幕。

    别说,每天这样忙里偷闲的聊个几分钟,还真挺放松的,现在精神好多了。

    回到教室的时候,明明还不到自习时间,但王老师就站在门口,好像还是专程等着他。

    会有什么事?我这一阵子很乖的好不好!

    ps: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非常感谢书友圣灵战士、王上有云的打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