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亲的被直接领到二伯家旁边的打谷场上,场上一半的地方,摆满了嫁妆,这是“晒嫁妆”,旁边早就围着不少人看热闹。

    冯一平看了,从日常用的,到家里摆的,应有尽有,小的比如茶壶、果盘、搓衣板这些,还包括一只上着红漆,贴着红喜字的净桶,总之,相当全面。

    大的如大小桌子,各种箱子,一套组合柜,还有一个大衣柜,哦,它这时有个称呼,叫穿衣柜,因为它正面的那扇柜门上,镶着一面大镜子,这可是时下农村时兴的家具。

    还有一些,比如农村居家过日子要用到的箩筐竹篮,也都有,而且里面都结实的装满了谷子豆子花生芝麻这些,这么做当然也是有寓意的,不过,冯一平很为挑这些担子的人发愁,那可是很重的!

    迎亲的人在嫁妆走了一圈,当然赞不绝口,说二伯家嫁妆置办的扎实,置办的漂亮,当然,这都是场面话,听听笑笑就好。

    大部分人被安排歇息,新郎官则带着几个能言善辩的兄弟,拿着一个红包,还有喜糖、水果,烟这些,马不停蹄开始了他的新征程。

    没办法,他家那边,也等着新娘子过去拜堂然后开席呢,而且拜堂的时间都是找人算过的,一点都不好耽搁,不然就不是什么好兆头,娘家过去送亲的人也会发脾气。

    不过,接下来的这一段路还真不容易,他要从玉华姐门前围着的那么多女人间,生生挤出来一条路,然后进到屋里,再把玉华姐接出来。

    就这么顶天十米多的一段路,应该是他在婚礼这天,最有挑战的一件事。

    这一路,糖、水果、烟这些当然要撒出去,刁难的话也要应对,最关键的,要小心被人各种揩油。

    农村那些成了家生了孩子的女人,在这样的场合,可不是一般二般的彪悍生猛,光明正大的调戏起那几个可怜的男人来,捏捏胳膊、摸摸脸、掐掐胸这些都算不上事,那啥,还有直接掏裆的!

    总之,这几个男人被迅速的淹没在娘子军里,只看到他们一路左抵右挡,还笑着作揖打拱的说好话,往周围递各种礼物求放过,但是具体说什么,旁观的人一句听不到,只看到他们的嘴在动。

    他们这一带农村的大多数爷们,但凡要娶个媳妇,都要经过这么一段,大门口,围着一圈男人,抱着膀子在看笑话,其的一些,估计也经受过这一番磨难,此时看着另一个兄弟倒霉,很无良的笑的很大声。

    过五关斩六将,终于进了房,当然不会就此结束,里面依然还是有女的在等着他,只听又喧闹了好一阵,送出了红包,好话说尽,才把穿着一身红衣的玉华姐接出来。

    这一幕其实也是对等的,现在娘家人为难新姑爷,等玉华姐到了婆家那边,照样是有人变着法的闹洞房,为难新媳妇。

    玉华姐一边走一边止不住的掉眼泪,二伯母倚在门口,也是一把一把的抹眼泪,旁边几个妯娌也眼红红的,在围着劝她。

    小的时候,冯一平看不懂、也看不惯这一幕,好好的喜事,还哭哭啼啼的干什么,觉得这是矫情和做作,长大后,他才慢慢的有些明白。

    实在话,客观的说,除了极少数招人入赘的,其它绝大多数的女人,生下来就比男人压力大,因为她注定了一生至少要适应两个家庭。

    特别是像玉华姐他们这样的,不是自己谈恋爱,而是靠媒人做媒结婚,嫁过去以后,还要和公婆住在一起,从亲娘老子的女儿,变成公婆的儿媳妇,又是不舍,又是对未来的不确定和没把握,哭哭很正常。

    至于二伯母,她的难过,就好理解的多。

    两边扶着玉华姐的,现在是两个小姑娘,小声劝着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手绢,给她擦眼泪,也就走几步,到了人多的地方,玉华姐就忍住了不再哭,当然,眼睛还是有点红。

    在农村,关于哭嫁,也有说法,那些伤心不起来,一直笑的姑娘,大家会说,这姑娘,要么是没心没肺,要么是太想男人。

    但是哭太多也不好,一来这总是喜事,影响气氛,二来,主要是婆家迎亲的就难免有想法,这是不愿意,还是担心到我们那去受苦?

    跟着那一对新人,人都动了起来,冯家这边的人忙着抬嫁妆,冯一平背着一个高高的脸盆架站在最前面,大伯先过来嘱咐一句,“不管遇到什么事,不要回头,不要转身!”

    之后冯振昌、四叔也都来说同样的话,几个堂哥也一个个的嘱咐他,他耳朵都听起了茧子,没办法,农村办喜事,有好多约定俗成的禁忌。

    比如现在,他这个送亲的领头人,如果走在途,转过身来向着来路,那就不是个好兆头,意味着这对小夫妻会走回头路,将来有离婚的可能。

    所以冯一平是下定了心思,为了玉华姐,就算是摔倒了,也要脸朝前面。

    吉时一到,鼓乐手吹打起来,鞭炮放起来,四叔示意了一下,冯一平领头,背着脸盆架朝前走,后面挑着、抬着嫁妆的也一起发力,把新人簇拥在间,一起朝山岗上走去。

    这一路走的很顺畅,冯一平很好的贯彻了长辈们的意思,走的时候,头不要说朝后面看,连朝旁边侧一下都没有。

    送亲的路并不长,送出了塆口,到了山岗上,找了一块平地,四叔拉着冯一平停下来,新郎的一个叔叔从冯一平手里接过脸盆架,同时递给他一个红包,双方开始交接,到了这,嫁妆这些就由新郎带过来的人接手。

    哦,对了,红包也只有他这个背脸盆架的才有。

    又是一阵鞭炮响起,娘家这边分出一部分人送嫁,这一部分人到了那边也不好受,包括跟过去的几个女的在内,被灌酒是很正常的事。

    看着那一对新人在敲敲打打的鼓乐声远去,塆里的人和围观的客人聊着今天的见闻,两两的往回走,接下来,就等着开席。

    冯一平他们这些跑堂的,则和厨房的那一大帮人一起,先吃一大碗加了很多猪肉的鸡蛋面,接下来的这一阵,他们真的只能是别人吃着,他们站着看着不说,还要忙活着伺候。

    到下午点多,送礼的客人陆续回家,饥肠辘辘的他们才和其它也一直都忙活着的人一起,再开了桌。

    和等着的外公舅舅们一起走之前,他特意再一次问了冯振昌,“爸,你什么时候回去?”

    “明天还有点事,后天一早吧!”

    这么说,就去不了学校,那感情好,“你就不去我那看看?”保险起见,他还是以退为进了一把。

    “怕是没时间,我回来这两天,还是叫小舅帮着早上采买,他那边也忙,要不是明天有事,我也想现在走。”

    冯一平装作一脸的不高兴和委屈,其实心里高兴着呢!初毕业之前,父母真不能见老师,不然他以去省城为借口请的那么多假,一准曝光。

    至于东明哥夫妇俩,要等到天后,妹妹回门以后才会回省城。

    ps: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非常感谢书友bad0boy的打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