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冯一平感到憋屈的,不仅仅是马继伟的态度,这样的态度他也不是第一次见,后来想办法拉生意接单子的时候,比这还恶劣的也见过,话说,有哪一个搞销售的,没有被人推出门过几次?

    让他感到憋屈的,是马继伟说的也有理,一个刚成立不过一年的小公司,就也打银行门店装修的主意,实在是有些不自量力,冯一平只考虑到自己熟悉将来的银行的形象设计,却忽视了己身在公司资质这一些缺陷。

    同时,他也想的太理想,以为自己有好的方案,就一定能得到银行的青睐,这其实也不怪他想的简单,因为有个例子在。

    他后来看到过,应该就在今年吧,后来应该是国内最成功的影视公司之一的行业老大,现在还是广告公司,创始人把他在国外留学时看到西方发达国家银行的形象设计归纳克隆了一下,做成一个ci方案给行的领导看,然后被行采用,于是就承接了行在全国所有的上万家网点的标准化规范工程,大概好像有一万五千多家,上万家啊!

    你不要跟我开玩笑说改造一个银行网点的形象设计,只能赚几十块钱,你想这样干,银行还丢不起那人,至少得上千吧,千后面再乘以一个万,哪怕是百后面乘个一万,啧啧!这绝对是马无它不肥的那种野草,人无它不富的那种正当的横财。

    所以啊,冯一平才一直对银行这一块念念不忘。

    而且还不止如此,那家广告公司一朝成名之后,他们又接到不少国有大企业,比如国家电力、石化等这些国字头的大单位的项目,都是财大气粗,网点众多,油水丰厚的主。

    然后,必须的,他们的广告公司立马跻身全国前,并迅速积累起了雄厚的原始资本。

    冯一平原本想着,凭自己知道的二十多年后的各银行ci,肯定比他们现在的这一套先进,而且更适合我们的国情,然而,他却忽略了别人成功最大的一个优势,那就是,那两兄弟,他们认识行的领导!

    而自己呢,现在连最基层的一个分理处主任都谈不上不认识。

    而且,那家广告公司也只管设计方案,不会揽装修工程,说起来,冯一平的心也更大,两样都想要,想以自己的设计方案打动银行,然后把装修工程也承接下来,这样想一想,他也觉得自己是有些操之过急。

    那要不要成立一家广告公司?这个还真可以好好想想,不过,至少今年还是算了吧!

    钱当然要赚,但现在赚钱的机会很多,也没有必要为赚钱把自己累得像条死狗,好不容易重生一次,重要的是享受这每一天,而不再是为钱累死累活的。

    他还有一个担心,从马继伟的穿着就可以看出,他那父亲,应该不是一个很清廉的主,想从他手里接点工程过来,打点是少不了的,一般程度的冯一平也觉得无所谓,但是银行业的人,经手的都是钱,这个胃口他还真不好猜度,要是胃口太大,他送不起也不敢送。

    那就先放一放吧,其实,商品房装修这一块的市场总量是很大的,与其花那个成本,还不如在这一块再深耕细作下去。

    当然,这条线也可以跟一下,具体操作,资质这些东西,并不是太重要,他们也很难拿到一包,肯定是人家转手几次的二包,对他们的资质要求就没那么严。

    那就过年的时候,先让小舅他们去探探,摸摸底再说。

    第二天,到了装修公司的那栋小楼,小楼外观还是没有变化,有些破烂,但已经没有衰败的感觉,因为已经有些人在里面办公。

    除了两个设计师,财务部门也成立起来,多了一个会计和一个出纳,梅义良在这方面想的很清楚,公司一成立,就着手建立了财务体系。

    冯一平没有细看帐,那些冯振昌会做,他只看了下报表,今年毛利也到了位数,除去各项开支,小舅买一辆车是绰绰有余,不过想把这栋楼装起来却有些不够。

    梅义良把冯一平带到两个设计师那转了转,他们是早就想见见他的这个外甥。

    这也是两个设计师第一次见到老板口的外甥,都有些狐疑,你们确定之前的那些方案,主要就出自这个十来岁孩子的手?

    他们在打量冯一平,冯一平也在打量他们。

    事业单位里的人该有的特质,陈学峰全有,有些冷峻,有些公式化,还有几丝自傲。

    也是,人从市属的设计院下嫁到你这草创的私营小公司,有几分矜持和疏离也在情理之。

    至于那个应届的大学生应安杰,看起来年龄不小,应该是上学比较迟,或者是复读过,他能舍弃分配的工作不要,要么就是分配的工作非常不理想,要么就是很现实,认准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钱,所以完全就是奔着高薪来的。

    他可没有陈学峰的底气,热情的和冯一平打招呼,“冯同学好!”

    四个人坐了下来,马上就谈到工作,陈学峰捧着杯子说,“梅总,新组建的这两支装修队,不合格的地方太多,有时同一处失误,我们指出来几次,结果他们还是不达标,这样不行啊!”

    应安杰也说,“确实是这样,有好多还没有转变过来观念,还是按在下面县里和乡镇施工的标准来,特别是在一些细节的地方,做的很不到位。”

    他想了想,“要不,还是把这些人和原来的支队伍混编?这样验收合格率肯定会大幅提高。”

    就着几句话,冯一平对他们两个就有个大概的判断。陈学峰还是没怎么转变观念,看到了问题,然后就习惯性的把问题上交,相比之下,应安杰主动些,还想了怎么解决问题。

    梅义良也有些愁,这两支装修队,虽然好多人都是原来那支队里的熟人,但他一提混编的想法,原来带队的几个人都表示为难。

    这也很好理解,他们已经磨合好,效率很高,换进来分之一或者一半的新手,效率肯定要降一截,那相应的,收入也要少一截,他们现在虽然是工人,可是还是地道农民的想法,这样的吃亏的事,谁干?

    “慢慢来吧,他们总要有个磨合适应的阶段。”梅义良说。

    “小舅,我看要不这样,等他们把手上的这一单做完,是不是先放一放?让那两支队都回来,先装修我们自己的这栋楼,顺便当作培训。”

    梅义良有些踌躇,毕竟在外面多做一单,就多一份收入,“生意是接不完的,总让他们拿别人家的事练手也不好,刚好我们自己也要做,就先拉回来吧!”冯一平知道小舅的顾虑。

    “那好吧!”梅义良勉强同意下来。

    那两位设计师不是没想到这一点,特别是陈学峰,这楼早点装修出来,他的本事不是就有直观的体现,可是,这个意见他们却不好提,叫老板少赚钱的主意,一般不会让老板高兴。

    “另外,以后肯定还会有类似的事,还是要定个制度下来,混编确实有不妥,不但影响效率,也直接影响到了工人的收入。”

    也打过工的冯一平对这一点有切身的体会,一个好老板,不能只单方面强调工人要以大局为重,不顾自己的利益,比如让工资收入少上一块也没事,要先为公司着想,

    更有一些私营老板,恨不得员工跟他一样以厂以公司为家,问题是,我和你一样为公司着想没问题,我比你工作时间更长也没事,但是你能不能给我家人一样的待遇呢?

    你不能只想着让员工做事时发挥主人翁精神,结果发工资的时候就享受不到一点家人的待遇啊。

    “以后新招的工人,要有一到两个月的实习期,实习期间,只拿基本工资,不拿业务提成,主要就是跟在那些老师傅后面学,同时,对带他的老师傅和他个人都要考核,只顾自己干活的师傅不行,学了一两个月还不能达标的也不行。”

    “这个好!”梅义良一听就拍了一下桌子,这样一来,矛盾就解决了,原来的装修队就等于多了些免费的帮手,效率还会提高,新手也有了专人带,成长的也快。

    “只是这个时间是不是长了点?”

    “时间还是长点的好!”陈学峰马上接了一句。

    呵呵,看来他也不是个迂腐的人,已经想通了其的关节。

    “时间可以调整,一个月应该要,但也不宜过长。”没办法,冯一平还是没生出黑心肠来。

    其实说白了,就是职前培训这点事。这种事,后来所有的企业都会做,而且好多都是个月起,一方面是培训,另一方面,何尝不是用极低的工资成本,先让你为他做几个月的廉价劳力呢?

    但是,这样的主意从一个初还没毕业的小孩子嘴里说出来,就难免让人刮目相看。

    梅义良是早就习惯了冯一平这样,陈学峰呢,心里的狐疑去了几分,应安杰则对冯一平更热情了几分,老板的这个外甥,不但说的话老板重视,而且自身也是有几分能耐的,那可不敢怠慢。

    ps: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非常感谢书友a19061518的打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