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这么说这么做也是故意的,老实说,他特别对陈学峰的工作态度非常不满。

    当初坚持在报纸上以年薪五万招设计师,固然是有打广告的成分在里面,主要也是想为新生的嘉盛找几个人才。

    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在哪里,只要你两年的工资收入,能在当地的省会城市买一套大房子,那就绝对是高收入。

    从冯一平的角度说,高薪把人请回来,不是让你当菩萨,当然是希望你能帮公司创造更大的效益,可看程学峰的状态,完全没有转变过来,还是在事业单位的那一套,甚至还不如他在原来单位的表现,感觉他好像把自己定位在“顾问”之类的角色。

    还真有几分仗着自己才高就欺负老板的意思啊!

    “忘了跟二位说一下,嘉盛公司我也是有股份的,只不过目前是由我爸爸代管。”冯一平补充了一句。

    “对,他们占大部分。”梅义良不知道冯一平怎么这个时候说起这个,不过还是马上说明。

    冯一平这么说,是不想让面前的这两个人觉得公司很乱,随便来个亲戚就能指手划脚。

    这个小家伙居然是大股东?这下,包括陈学峰在内,态度又端正了些。虽然在面对这个小公司土老板的时候,他总有几分自傲,但是他也懂,对给自己发工资的那个人,应该要保持适度的尊敬。

    “我看两位这样的专业才华,去现场当监理确实是屈才,不过目前公司草创,还请两位多多包涵。”这些场面话,冯一平原本也是说惯了的,此时说起来,无论神情还是语调,都自然的很。

    应安杰抢先说,“没事,这样挺好的,多去现场,多熟悉施工队的业务,对我们的设计也有好处。”

    “对,在工地上多呆呆,对我们也不无裨益。”陈学峰也笑着说,冯一平不再只是老板的外甥,他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可是,我们主要的工作也不能放下来。我觉得有一项工作现在就可以着手做起来。”

    陈学峰依然靠在椅背上,应安杰却直起了身子。

    “精装修的普及和兴起,在国内也没几年,说实话,我们接的这些普通老百姓的单子,他们对设计方案的要求并不高,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尝试着做一些各种风格的模板出来。

    比如轻快风格的,我们要有一套方案,式风格的,也要有一套方案,柔和风格的,一套方案,优雅风格的,一套方案,田园风格的,一套方案……,”

    冯一平嘴不停的说出了二十几种他熟悉的方案来,梅义良张大了嘴,陈学峰和应安杰也是你看我,我看你,有这么多风格吗?

    呵呵,现在有些风格还真没兴起,不过冯一平就是要震震他们。

    “有了这些基础的方案,然后再根据客户的具体要求和户型特点,在这些基础方案上做些微调,比如原来我的那份现代简约风格的。”

    这些事情,其实正规的装修公司都有做,只不过嘉盛现在还没开始,小舅也没意识到这个问题。

    “一平说的对,这样好,有了这些基础设计,我们出方案的时间会大大缩短。”梅义良说道,他甚至也想到了,有了这些方案,假如明年陈学峰他们不干了走人,一时半会影响也不大,花了那么些钱,也总算为公司留下了些干货。

    “离年底还有近二十天的时间,两位辛苦辛苦,先做出五种风格的设计来好不好?具体哪五种不做要求,二位结合目前的实际,哪些适用就先做哪些。”冯一平笑着说。

    “可是,这样一来,怕是我们白天就没时间去现场。”陈学峰说。

    “那可不行啊老陈,四五处开工,我一个人可看不过来。”梅义良说。

    “那你看这个……,”陈学峰望着冯一平。

    “年底了,大家都忙,那就劳烦二位多辛苦辛苦,挤些时间出来,好吧,晚上这里条件不大好,连暖气也没有,两位也可以带到家里做。”冯一平毫不回避的看着陈学峰说。

    原来在事业单位又怎么样,我就不信你没加过班?何况现在拿的是原来几十倍的工资,多付出一些也应该吧!

    再说了,在私企,加班那还算得上是事吗?

    陈学峰是还想说什么,冯一平不想听他讨价还价,“年前回家之前,我会再来一趟,到时看看大家的成果,好了,我不再打扰二位。”

    看着那甥舅二人离开办公室,陈学峰坐了一会,起身去拿工作服和安全帽,“陈老师,你这是要去现场?”

    “不去能行吗?”

    “那这个设计方案的事?”

    “下午我抽空去图书馆查查资料,明天我们再商量那五种吧!”陈学峰也很无奈,作为业内人士,冯一平的提议他原来不是没有想过,可是谁想给自己多找事做呢?

    结果,这个突然跳出来的大股东把这事提了出来,而且这个小家伙好像比他舅舅还懂行些,他确实也不好反驳,这本来就应该是他们要做的事。

    再说,快年底了,可是要发工资和奖金的时候,这个时候和老板闹不愉快,不是和自己荷包过不去吗?

    出了那边办公室,梅义良就笑着对冯一平说,“你这是专程来唱黑脸的?”

    “没办法,特别这个陈学峰,早就该敲打了。小舅,你也应该去找些书看看,你现在和以前不一样。”冯一平说。

    “呵呵,我也觉得现在不懂的越来越多,是该抽空学学。”

    “其实说难也不难,最重要的就是管好两件事,一是现金管理。所有的管理,最重要的就是财务管理,财务管理的重点就是现金管理,”这也是冯一平自己总结的经验。

    “第二就是安全管理,这个天天要严抓,现场你也熟悉,施工的时候,只要出一次安全事故,不管是工程出事,还是人出事,我们一年的盈利都会搭进去,特别是如果人出了事,我们没办法对老家的乡亲交待。”

    “这个我有底。”

    “还有,过两天请陈学峰他们吃个饭,如果他们这几天很积极,那就跟他们说,开年就给他们配电脑。”

    说出这话的时候,冯一平又觉得一阵牙疼,从二十多年后回到现在,最不能接受的是,现在这些电子产品,不但性能差劲,还死贵死贵的。

    比如现在能买到最好的电脑,是486的处理器,主频能有个几十兆赫兹,内存不会超过十兆,硬盘能有个几百兆就已经是顶配,就这样的性能,兼容机也要买到上万。

    更别提现在还是dos系统。

    “呵呵,我本来也有这个打算,你今天可是没给老陈面子,你这是打一棒子给一甜枣啊!”

    可不就是嘛,那些管理、激励的手段,好多本质上还就是打一棒子给一甜枣。

    ps: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非常感谢书友15041160208491的打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