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他们吃完午饭,冯一平想,既然出来一趟,干脆都走走吧,于是,接下来去了新华哥那里。

    新华夫妇的地盘,在一个老的居民聚居区,地方也不错,附近有个农贸市场,有个医院,隔两条街还有一所小学。

    农贸市场附近的位子,都是黄金地段,像他们这样的外来人冒冒失失的插进去,肯定会有麻烦找上门来,所以他们自觉的很,把摊子远远的支在农贸市场后门入口的巷子边上

    这其实也挺好,两边兼顾,后面这些小区去买菜的,都从后门进出,买菜的人少的时候,骑着轮车朝前走上五十多米,就是市第人民医院。

    冯一平到的时候,打扮干净利落的新华哥,正和一个拎着塑料打包带编织包的年妇女谈价格,他虽然说的客气,价钱却一分也不让,那年妇女称了一斤,走的时候,还打猛子从锅里抓了一把走,也不知道有没有烫到她的手。

    冯新华看了也只有摇头苦笑,老婆在还好,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对付这样的女人,还真没什么好办法。

    冯一平在后面问了一句,“嫂子呢?”

    冯新华一见冯一平,马上扑过来抓着他的肩膀,“放寒假了?什么时候来的?”

    他平时在塆里,可是个闲不住的主,在省城的这些日子,连个朋友也没有,平时只能和老婆说说话,估计是憋坏了。

    “吃饭了没有?渴了吗?”要说原来的时候,他们关系可没有这么亲,估计冯新华一来是感激冯一平家给他找了这么个生意,二来是好容易见到了家里人,所以热情的不得了。

    “嫂子呢?”冯一平四周看了看,没找到他媳妇。

    “那边前面,”冯新华带他走了几步,在前面拐弯的那指给他看,“那儿是药材公司的仓库,你嫂子没事就去那帮人打扫打扫,看仓库的那几个人就把那些没用的木箱纸板丢给她,我们再拉到废品收购站去卖,多的那个月,差不多也能买辆轮车。”

    “那还真不错,”冯一平也替他们感到高兴,这还真是那句话,勤快的人到哪都饿不死。

    最后的一站是东明哥那儿,他们常呆的地儿是一个广场边上,四周有居民区有学校,不远的地方还有个汽车站。

    看到冯一平,他们两个都很高兴,嘘寒问暖的说了好一阵,堂嫂问冯一平,“一平,你看我们烤红薯卖行不行?前面车站对面,就有个买烤红薯的,闻着很香,我看买的人也不少。”

    这个主意倒也不错,红薯这玩意,老家每家都有种,原来还有些打粉,然后加工成红薯粉丝,现在大多数人都嫌麻烦,直接买各种做好的粉丝,所以,除了晒些红薯干,剩下的,都拿来喂猪,说起成本,其实比板栗还低。

    “哎,这个也不错,不过怎么做你们要好好试试,他们卖的这些烤红薯,是闻起来很香,吃起来一点味道没有,好多人吃了一半就丢了。”

    这是冯一平自己的经历,寒冬里,烤红薯确实香,也挺勾人馋虫的,他也买过几次,但没有一次能吃完。

    “真的吗?要是烤出来不好吃那还是不要做,不要带的别人连板栗也不买。”冯一平的话,东明哥是相信的。

    “也不用,你们看看他们怎么烤的,再买两个尝尝,要是真不好吃,试试用其它的办法烤吧,要是能做好,不也是一个进项吗?”冯一平倒是想出主意,可是这玩意他真不会。

    “那就抽空去好好看看,再买两个尝尝。”堂嫂说。

    几家人转下来,冯一平觉得很欣慰,这几家人,虽然穿着举止都变了些,但他们都和原来一样的朴实肯干,也都有些商业头脑,现在有了这么个机会,能在省城立足下来,冯一平相信,他们的未来,肯定不会只局限在那一个轮车拉着的小摊子上。

    回到家的时候,冯振昌正在做晚饭,“回来啦,这一天都去哪了?饭也不回来吃。”

    听说冯一平去看另外的几家人,他马上说,“跟我说一声,我开车送你去不是方便的多!”

    嘿,新买车的都这样,巴不得所有的人都知道看到,这还不算厉害的,有些好容易买到了心仪的车的家伙,头几天,甚至晚上都会睡在车里。

    晚上还是只有他们两个一起吃饭,冯一平犹豫了几次,还是问了出来,“爸,接下来你怎么打算的?”

    冯振昌显然是想过这个问题,“等开年新车站旁边的那家店开业后,我想缓几个月,先把银行的贷款还上,然后再开新店。”

    看来爸妈还是那个思想,背了点债就感觉不好受,总想无债一身轻,“爸,这个想法得改一改,借银行的钱,和以前在老家借私人的钱不一样,用不着提前还,只要保证到期的时候能还上就好。现在这些办厂开公司的人,只要能借到贷款,谁不想多借点,你倒好,嫌银行的钱烫手!”

    “我也知道这个理,可我不就是担心到时还不上就麻烦嘛!”

    “不就是十多万块钱嘛,几家店加起来不到个月就能凑上,不用担心。”

    听冯一平说的这么肯定,冯振昌笑眯眯的问他,“你这么有把握,是不是手里还有钱?”

    冯一平当然是还有些钱,元旦过后,94年度最后的一笔分成也打到了他在香港的那个账户上。

    不过这笔钱一般情况下他可不想动,对他们来说,把美元换成人民币很容易,要把人民币换成美元,而且转到大陆以外的地方,未来一两年都不容易。

    所以他只能含糊了一句,“我有多少你和妈还不清楚啊,这大半年学习这么紧,我也没时间再写小说,还哪来的钱啊!”

    冯振昌只是笑笑,“你有多少都是你的,我们现在也转的开,小舅那也一样,不用你补贴,你不要乱花就好。”

    冯一平也不想就这个问题深入下去,“我是说面馆的这个事,是不是也帮其它人开几家起来?现在大家都知道面馆赚钱,眼红的人肯定不少,省里的还好,塆里的去下面的县市的人家,说不定就会自己想办法开一家,我们也拦不住。”

    “他们开他们的,随随便便开一家就能赚钱?哪有这么简单,要开成我们这样的,又有几家能拿出这么多本钱来?”

    ps: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非常感谢书友兵丁、大华联邦、莫慢待、雷尼rei的打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