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想的也是这个,既然塆里的人想开,那还不如开成和他们的这几家一个模子的。

    以爸妈和姐姐的能力,叫他们撑起一个连锁网络来,那肯定力有不逮,但是,如果步子太小,后来者说不定就会大踏步的把他们甩在身后,就省城现在已经有了两家模仿跟风的。

    那还不如借助塆里人的力量,把点先在省里布起来,把“老家味道”这个牌子先打响,叫那些后来者望而却步,望而生畏最好。

    “你看啊爸,就说省城,以现在的城市规模,我们如果扩展到十五家,那也差不多够了,但是下面的县市,我们现在也做不过去,还不如让塆里的人开,统一用我们的牌子,所有的一切,都按我们的规范来。

    店开的多了,影响力大了,反过来对我们的生意肯定也有促进,而且,对鸡和挂面的需求量更大,还有糯米这些,到时留在塆里的那些人家也能赚些钱,另外,装修公司那边也能多些生意,老蔡的家具厂也能接到更多的单子,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到时你再回村里,大家会把你当真祖宗来待的!”

    “你说的好像也有些道理,我好好想想。”冯振昌沉吟了一阵说。

    不是冯振昌自私,这是人的本能,没谁愿意无私的把自己赚钱的门道就这样一股脑的教给别人。

    所以,虽然冯一平早就有了这个想法,却一直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和爸妈说。

    可是事情就是这样,国人的学习模仿能力超强,想想全国那么多的专业村就可以想见,一家人做某种生意赚了钱,周围的人肯定都跟着上,然后就成了专业村。

    就拿糖炒板栗这件事来说,即使冯振昌和梅秋萍不带人到省里来,别人就不会来吗?当然不可能!还不如像现在这样,大家在一起拟个章程出来,互不冲突,有钱大家赚。

    面馆这事也是一样,说白了也没太大的技术含量,你不支持吧,该开的人家还是会开,搞不好过两年就挨着冯一平家的店开起来。

    再说,面馆这样的小生意,街头巷尾都是,生意一般的,可能也就养家糊口,做的好的,也能在主板或者港股上市,既如此,还不如退一步,他们要开的时候帮帮他们,给他们一颗定心丸,把大家都拉倒冯一平家的战壕里来。

    而且,如果按照冯一平他们的要求开起来的每一家店,都能赚钱,那无形也提高了这个品牌的含金量,到时自己可以大范围的开连锁店,或者是也有足够的理由,收管理费,让有兴趣的人开加盟店。

    所以长远来说,这么做究竟是吃亏还是占便宜,现在真不好说。

    看了爸爸听了自己话若有所思的样子,冯一平也没再说什么,这样的事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让他们欣然接受。

    爸爸今天的反应,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他原以为,冯振昌听了就会断然回绝的。

    然而,事实证明,他乐观的太早了些,等冯振昌把梅秋萍和冯玉萱从店里接回来以后,已经睡下的冯一平从床上被揪了起来,接受妈妈和姐姐的批斗。

    “你这是听了谁的胡话,自家好好的赚钱的生意,为什么要教给别人做?”梅秋萍一脸心痛的看着他问。

    “我看是他自己糊涂了,昏了头吧!”冯玉萱又是对冯一平横眉冷对。

    冯振昌有些不好意思,“我就跟她们说了一嘴。”

    家里好长时间没有爆发这样的争论,一家人这样一致反对冯一平,更是从未有过的事。

    冯一平坚持把自己的考虑全盘说了一遍,末了问了一句,“塆里的人明年肯定会有跟风的,我们拦得住吗?”

    “拦不住又怎么样?他们争得过我们家吗?”冯玉萱说。

    “就是,那些昧良心的要是想依样学样,那就叫他们做,我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梅秋萍说这话的时候,好像把冯一平当作那些想开面馆的人。

    “你数一数,塆里有几家人能拿得出几万块钱来,又敢拿几万块钱来开面馆?”冯玉萱说。

    “他们开他们的,和我们家也没关系吧!”冯振昌也说。

    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冯一平还真招架不来。特别是辛苦工作了一天,看到今天又进账不少的妈妈和姐姐,更是有些亢奋。

    冯一平看这样争下去会没完没了,而且也很难有个结果出来,就拿来一张纸,一边写上好处,一边写上坏处,把自己的提议那么做的好坏处都写在上面。

    “这样争不会有什么结果,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又不是明天就要开始做,不急在这一时。现在这么晚,先睡一觉好吧,等明天起来,再把这样做的好坏处写下来,以后哪天想到什么,就再加上去,这样好不好?”

    看到冯一平说的时候带着恳求的味道,梅秋萍首先反应过来,自己这么是怎么了?

    不管是买板栗还是开面馆,都是儿子提出来的,今天家里能赚这么多钱,至少有他一半的功劳,现在他不过就是一个想法想偏了而已,怎么能这么逼着他?儿子那么聪明,肯定会自己转过这个弯来。

    “好了,都不要说了,一平说的也有道理,我们都先好好想想。”她拦住还拉着冯一平的女儿,“玉萱,去洗洗睡,明天还要早起,有什么话,也等睡醒了再说。”

    “一平说的不错,不要再争了,想到的理由都写下来,到时一看就明白。”冯振昌也说,作为当家人,现在日子也过得好好的,他当然也不想看到家里吵吵闹闹的,特别是都针对儿子。

    冯玉萱在冯一平头上拍了一巴掌,气呼呼的回了房间。

    梅秋萍拉着冯一平的手,“我刚才有些急,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你好好想想,我也好好想想。”

    “没事,妈,我知道的。”

    梅秋萍一晚上又是翻来覆去的,折腾了好久,还是睡不着,她忍不住拍了冯振昌一下,“你怎么想的?”

    “我怎么想,我只是想,如果过年后国平又提起来他要开一家,我们该怎么说?”

    这一下梅秋萍没话说,第一家店刚开不到一个星期,老二国平就说要开一家,要是过年回去,他再提起来这个话题,该怎么说,不同意吗?

    “还有在店里的那些塆里的姑娘小媳妇,怎么做,她们可是都熟了,要是有钱,这样的店他们开不起来吗?”

    “要不,过年就不回去,”梅秋萍问,马上自己就回答了,“也没用,躲是躲不开的。”

    “恩,不管怎么做,是得好好想想!”

    ps:非常感谢家的支持,非常感谢书友亂碼、钛釨爺、秋之神光的打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