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皇朝,前门这一块,被设计成罗马风格,拱形门上方正,是一只皇冠,门的两旁,各有一尊维纳斯雕像——当然,是穿了衣服,也有胳膊的,门廊下的那一排罗马柱,都包着金色的纸,总之,很大气,又很土豪!

    来到门前的梅义良突然有些没底气,小声对跟在身后的冯一平说,“我们带的钱够吗?”

    “够不够的都就这么多!”

    现在的两千块可不是二十年后的两千块,若这么多还不够,那就什么都不用再想,也不用管,直接走人,冯一平才不想像过年的猪一样被人宰呢!

    门口穿红色高开叉旗袍的迎宾小姐走过来,“先生,有预定吗?”

    在外甥面前,梅义良很规矩,眼睛都不敢朝那姑娘那边瞄,“我们有朋友在里面。”

    冯一平倒是毫不顾忌的在两边站着的四个迎宾小姐身上扫了一圈,脸蛋都还行,胸嘛,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领子下的那个窄长窄长的椭圆形里,都能看到沟沟,腿也都很长,就是在罗马风格的建筑下面,穿着非常式的旗袍,总有些不协调,应该穿罗马长袍才对嘛!

    “请问是哪个包厢?”

    “凡尔赛宫。”

    “好的,先生请这边走!”

    迎宾小姐双手握在脐下,扭动着水蛇腰,娉娉袅袅的走在前面,带着他们从大堂间的罗马楼梯上到二楼。

    这一路,两边的的工作人员不少。却没有一个对冯一平这个明显的未成年人进到这个地方表示反对。

    听着两边包间隐隐传来的音乐声,迎宾小姐带着他们走到最端头的那挂着“凡尔赛宫”牌子的包厢前,她伸手在紫色的门上敲了两下。然后轻轻扭开门,也不朝里面看一眼,躬身请他们进去。

    门一打开,不太在调上的《我等到花儿也谢了》扑面而来,还夹杂着行酒令、男女调笑的声音。

    这打开的们也没有引起几个人的注意,马继伟坐在沙发的一边,头枕在沙发背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一只手却结结实实的放在旁边穿着短裙的女孩子大腿上,那个女孩子看到一大一小两个人走进来。摇了摇马继伟。

    马继伟把头直起来,茫然的看过来,眼睛里过了好一会才聚起焦来,脚步虚浮的走过来。扶着冯一平的肩膀。“哦,冯一平,哈哈,各位,这是我占先了啊!”

    这什么个意思,莫不成是在打赌?

    电视前那个抱着一个女孩子,捧着话筒在唱的哥们也停了下来,“你就是那个能搞到明星签名照的学生?”

    “这位是韩区长的公子。”马继伟介绍了一下,“对啊。他就是,呵呵,来来,坐,这位是?”他好像这时才看到跟在后面的梅义良。

    “这是我小舅,嘉盛装饰总经理。”

    梅义良上前一步,递给他一张名片,“梅义良,请多指教!”

    “好好,”他接过去扫了一眼,就放进口袋里。

    他们一坐下,就有女孩子过来倒酒,马继伟倒也没迷糊,知道冯一平未成年,不好喝酒,对旁边的女孩子说,“去给小冯同学叫果汁来!”

    对面的一个接了一句,“不会还要喝奶吧!”引得包间里的人哄笑声一片。

    冯一平他们这么快赶过来,应该是让马继伟很有面子,“别开玩笑了,冯同学年纪虽小,却成熟的很,小说都已经发表了好几篇。”看来冯一平的消息,高志毅他们向他介绍过。

    他拿过一瓶酒放在梅义良面前,“再说,他是跟着家里人来的,这位是梅老板,你这样说,不怕被他喝趴下?”

    梅义良倒了满满一杯,走到发话的那位前面,“我是梅义良,老板谈不上,开了家小装饰公司,以后有用得上我的请说话,我敬您一杯!”

    说完一仰脖,那杯酒马上见底。

    梅义良的这话说的得体,事也做的漂亮,那人一时有些为难,喝到现在,再这么一杯下去,对他可是不轻松。

    他旁边的女孩子马上说,“我替他喝。”

    包括那个唱完了歌回到正间坐下的副区长儿子都说,“不行,第一次见面,别人敬酒哪能代的!”

    “要敬也该先敬马继伟啊!”那个据说是一个法院院长的儿子辨道。

    “呵呵,冯同学已经敬我了!”马继伟拿起杯子,和冯一平的果汁碰了一下。

    “您随意一下就好!”梅义良这时回到了座位上,笑着对那边说。

    “那也行,随意来个一杯吧!”马继伟说。

    副区长的儿子倒了满满一杯,推到他面前,“他们这么快赶过来,第一个敬你,你怎么也得代表我们表示一下。”

    法院院长的儿子,虽然有些为难,却还是分几次喝完了那一大杯。

    这让冯一平对他们的印象有些改观,这些人都是马继伟在大学里的同学,都是二代,这次是他们年前最后的一次聚会。

    喝到一半的时候,也不知道谁脑洞大开,打了个很幼稚的赌,看谁能最快找人来结账,正好冯一平呼他。

    听了这话的时候,冯一平当时脸色就有些难看,也没怎么掩饰,想起身走。

    你奶奶个爪的,这不是一群纨绔拿他们玩吗?我是想赚钱,是想搭上银行这条线,但是老子没贱到这种地步。

    马继伟看出来了,撑着酒意,拉住冯一平,“真是个玩笑,没什么恶意的,在坐的都有些来头,认识一下,对你家公司以后有好处。”

    冯一平还是坐了回去,不是马继伟说服了他,是马继伟最后的一句话提醒了他。在坐的这些纨绔苗子,想找他们帮忙挺难的,但拂了他们的面子,他们坏起事来很容易,就几个电话的事。

    所以,想想他还是忍了下来。

    不过还好,这些人尾巴还没翘到天上去,梅义良敬一杯,那个法院院长的儿子最后也喝下了一杯。

    可能是为了弥补吧,马继伟带着梅义良,挨个敬了一圈,名片也发了一圈,也拿回来几个电话,冯一平估计还是马继伟说的那些话打动了这些年轻人,“想要红馆演唱会的票吗?以后就找梅老板和冯同学!”

    他是认定了冯一平有些硬关系,不然,找一两个明星签名不难,但是,按顺序收集齐那么多明星的签名,可不简单。

    “哦,真的?”

    这些人一向走在大家前面,一般人明星都不认识几个的时候,他们已经在追星,再说,明星的签名照,对大学里的那些女孩子,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那明年刘天王红馆演唱会的门票能搞到吗?”喝的满脸通红的法院院长儿子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冯一平。

    “没问题,保证帮你搞到前排的。”冯一平真不想揽这些麻烦,但此时又不得不答应下来。

    刘天王虽然已经从宝丽金转到了华纳唱片,但冯一平的那几首歌,去年让他火上加火,他的经纪人还托大成律所转来信件表示感谢,买几张票不是问题。

    这下,相信那些人不会随手把梅义良的名片丢掉。

    散场后,梅义良去结账,马继伟在包厢里和冯一平说话,“这些天我爸也忙,我看看,等他闲的时候通知你们一声,去家里认个门。放心,有我在,一包没办法,二包包总会有你们一个。”

    看冯一平一脸不置可否的样子,“真的放心,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在高志毅的同学前面没面子吧!”

    也是,他是高志毅和李嘉在政法大学的同学介绍过来的,如果到最后一点忙也帮不上,那是挺没面子的。

    一个还要面子的纨绔,那就还不是一个坏透了的纨绔。

    “算了吧,不用麻烦,我担心到时工钱不好要。”

    “怎么可能,有我呢!在我爸那一块,我说话还是有几分份量的。”马继伟拍着胸脯说。

    他真是有些喝多了!

    “那我们试试吧!”钱也花了,气也受了,那能接个单子也算聊以抚慰冯一平受伤的心。

    回去的路上,冯一平对梅义良说,“舅舅,今天不好意思啊,我也没想到是这么个事。”

    “没事,把马继伟送回去的时候,他不是说的好好的吗,让我们去认认门,还说一定给我们找个二包包的活,已经不错啦!”

    “他说的酒话能当真啊,另外,专程去陪酒结账,我觉得挺不是滋味的。”

    “傻孩子,今天这事算得上什么?不就是陪他们喝喝酒结个账吗,应酬都是这样子的,以后你就会习惯。”

    梅义良说着,“好好做吧,等我们做的大些,像你说的,等我们嘉盛的牌子在省里竖了起来,那时,再等别人找上门来就好。”

    “恩,肯定会的!”这一点冯一平有信心。

    “还有,以后他这边就我联系就好,你就好好读书,最好啊,以后也做个大官,让别人来求你。”梅义良笑着说。

    “别别,我可不想不想走那条路,还有这话你可千万别在我爸妈面前说起,要是他们听了进去,我跟你没完。”

    “哈哈,你也有害怕的时候!”(。。)

    ps:  ps:非常感谢大家的打赏和月票,上架的第一章,想到大家要看都要花钱,我改了几次,把四千字砍掉了四分之一,首订啊各位亲,请一定多多的支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