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好张彦在玩她的手机,冯一平先把自己手机调到震动,然后厚着脸皮,借口自己手机没电,想用她手机打个电话。

    冯一平不敢看其它两个女生的表情,大家这时好像也都装作没事人一样,肖志杰依旧笑嘻嘻的和对面聊着天,好像没有出现他但心的围观现象。

    冯一平装模作样的在自己手机上找电话号码,然后用张彦的手机直接拨他的号码,响了几下,说没人接,就把张彦的那个波导手机还了回去。

    等回到宿舍,马上接到通知,要去西湖边开会,他又马不停蹄的坐上了省内的快客,坐在车上,他按耐不住,就给张彦发了条短信,然后两个人很顺畅的就聊上了,惹的旁边的肖志杰很是嫉妒。

    就这样短信聊了一路,连备用电池的电也用完掉,等晚上八点多公司散会后,他回到宾馆就给张彦打了个电话,电话里才得知,他现在打的张彦的这个号码,是她春节回老家的时候买的本地卡,接到冯一平第一条短信的时候,她正准备换卡的。

    也就是说,冯一平要是再犹豫那么个五分钟,那就联系不上她!

    之后就很顺利,冯一平去了她工作的学校一趟,然后张彦又来冯一平的公司看了一趟,之后,就在那年的情人节,两人的关系就基本确定下来。

    冯一平后来也问过,张彦说见到他的第一感觉和他类似,只不过。对好多女孩子来说,爱,其实就是被爱。她们一般不会太主动。

    总之,从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刻起,他们两个之间就很顺利。

    这也正是冯一平现在犹豫、踌躇的地方,现在想十一二岁的张彦和他一见钟情,太早了点!

    这个要求,貌似还有那么一点邪恶。

    所以,究竟是现在见呢。还是等到来年秋收的时候再说?这还真是个问题。

    冯一平最担心的是,现在相见的太早,到时张彦把他当哥哥怎么办?比青梅竹马更狗血的是。你青梅竹马的另一位,把你当成哥哥。

    可是,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再干等个五六八年?冯一平又不甘心。

    这时。张弘手里拿着一根香蕉。屁股后面跟着那条小黄狗,从后面开着的门里窜上车来,这个位子坐坐,那个位子坐坐,冯一平一回头,他呆了一下,跟着一溜烟的溜下车,“姐。车上还有人。”

    “哪儿呢?”冯一平从他这一侧的后视镜里看到张彦牵着弟弟的手走过来,得。这下想避也避不开,那就大方点吧。

    冯一平抓紧深吸了几口气,提着一个双肩包跳下车,尽量使自己的笑更自然些,“张彦张弘是吧,我是冯一平,这是我舅舅给你们买的一点礼物,就书包和一些具,还有一些参考书,你看看喜不喜欢?”

    张弘躲在他姐姐后面,只露出一个头来,小黄狗则在他身后,只露出一条摇着的尾巴出来。

    张彦一个人脸红红的站在前面,“不用,你们太客气了,这些我们都有的。”

    “拿着吧,这也是我舅舅的一片心意。”

    冯一平走近几步,把双肩包递到张彦手里,到这个时候,他却完全平静下来,也许是那么长时间的深呼吸起了作用,总之,现在看到张彦站在身边,他又觉得很平和。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张彦并没有问他爸爸,就收了下来,低声说了句,“谢谢啊!”

    冯一平很想就这样站下去,就这样一起站着,什么话也不说,也挺好的。

    可他又怕那边的大人们看出什么端倪来,就一把拉过躲在后面的张弘,“读几年级了?在家里听不听妈妈姐姐的话?”

    在外人面前,张弘很害羞,不敢说话,张彦说,“他啊,正是调皮的时候,要是能听话才怪呢!”

    张作栋和几个徒弟挽留梅义良他们做客不成,提着大包小包的准备往村里走,他走过来对冯一平说,“一平,要不要去家里坐坐,喝口水?”

    我想,当然想,可是从嘴里说出来的却是,“不用了张叔,天也不早了,等开年后,我舅舅他们还是会过来,到时有的是时间。”

    “那也行,那就等明年开年的时候,一定要去家里坐坐,路上小心点啊!”他帮着关上车门,站在路边看着他们远去。

    冯一平不动声色的,一直通过后视镜看着路口那,直到拐过一道弯,再也看不到时,才轻呼了一口气。

    那边,张作栋带着一双儿女和一条小狗,高兴的往家里走,看到张彦手上多出一个包来,“这是谁的?你没拿错吧!”

    “是刚才那个叫冯一平的给我的,说是他舅舅买的。”

    哦,那就没事,张作栋还真以为这是梅义良买的呢,毕竟现在一共五支装修队,他的徒弟就占了近两队。

    “爸,刚才那个冯一平是家里的亲戚吗?”

    “不是,都不是一个县的。”

    “那他以前来过吗?”

    “没有,哦,来过,就是今年正月的时候,他和梅老板一起来找我,不过你们没见到。”

    是吗?真没见过吗?我怎么就觉得这个人很熟悉呢?张彦又回头往公路上看了一眼。

    接下来的这一路,冯一平不激动,却有些亢奋,东想西想的,小舅和他说话,他总是心不在焉,二舅却在后座睡的很香,呼噜打的震天响。

    黄静萍她妈妈的小店,过年的这两天生意也是最红火的时候,从小年放假那天开始,她就和妹妹一起在店里帮忙。

    今天午,王昌宁找到店里,和她说了几句话,说他爸妈可能下午点多回来,她心里有了底,点多的时候,和爸妈说了声,也不带妹妹,一个人往车站那走。

    和王昌宁汇合在一起没一会,冯振昌的车就到了,人都下完了,就是没看到冯一平,王昌安看着刚才和弟弟站在一起的那个漂亮女孩一直朝这边看,拉着王昌宁问,“那个女孩怎么回事?”

    “姐,你想多了!一平呢,怎么没和你们一起?”

    “等一平的!”女人天生爱八卦,“你怎么就没一平那本事!他和他小舅在后面,大概还要个把钟头吧!”

    王昌宁过去说了,黄静萍想了想,也懒得回店里,就到还开着门的新华书店里,找了本书拿在手里,眼睛却一直望着车站那边。

    就这样等啊等啊,四点多的时候,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停下来,冯一平从车上跳下来,伸了个懒腰,她忙跑出去,喊了一声“冯一平!”

    冯一平先是一愣,然后从车上包里掏出来一袋东西,里面就是他买的那几本数学习题集,还有几盘磁带,他的那个随身听刚刚送给了张彦,现在磁带都用不上。

    二舅和小舅本来要去街上买东西,这时都抱着手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黄静萍笑的比他们俩个还开心,接过冯一平手里的东西,“谢谢啊,我刚才看到你爸妈了,他们在还上面买东西,要不要去我家坐坐?”

    这是在这等了个多小时啊,“不用了,你家现在也忙,就不打扰了,我爸妈一会也该回来,要是再耽搁,天黑前可到不了家里。”

    “哦,”黄静萍稍微有些不开心,“那你等一下,我去把寒假做的卷子给你拿过来。”

    “不用了,昌宁那里有。”

    “我们两个班有些不一样的,你等着我啊!”

    看着黄静萍小跑着朝家里赶,刚见过张彦的冯一平心里五味杂陈,不过,等到明年考过后,这种情况会有所改观吧!(。。)

    ps:  ps:非常感谢大家的月票和打赏,还在码,下一张希望赶在领点前发出来,如果来不及,只能在零点后,看在这么勤奋的份上,请大家不要吝啬各种票和打赏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