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花钱的事大家一致同意,可是谈起另一件,梅秋萍和冯玉萱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还是开面馆这事。

    冯振昌现在也有些想明白,拦不住,生意他们一家也做不完,既然如此,还不如按儿子说的,现在退一步,以图将来。

    自己吃亏,别人赚钱,这样的事谁都不干,自己付出一些,让别人赚钱,自己也得到些回报,还能提高声望,这样的事,还是可以考虑。

    在省城那么些天,梅秋萍和冯玉萱其实也想明白了这个道理,就是感情上还接受不了,说白了,就是不愿意别人平白无故的跟着沾大光。

    当初他们穷的年都过不下去的时候,也没人带着他们赚钱啊!

    当然,现在接受不了也得接受,其它人不说,二舅今年再要求,要是还不同意,那以后梅家湾对梅秋萍两口子的风评,肯定极差。

    嫌贫爱富的人多,那些前一刻还在你家说着恭维话,后一刻转过身去就骂你为富不仁的也绝不在少数。

    除非他们家一会就一直呆在外面,跟老家的人老死不相往来,不然这些问题始终回避不了。

    不得已,在冯振昌的主持下,一家人凑在一起,一条一条的想,不能随便把东西都一股脑的教给别人,然后让他们还来跟自己争,做生意,如果把一切都寄托在别人的道德素养上,那你就等着哭吧!

    不过这样的事。他们个都没接触过,说出来的好多都不在点子上,冯一平看了有些着急。这样商量半个月,有用的也拿不出几条来。

    不就是加盟嘛,快餐行业的加盟他没经历过,但是各种国际国内知名手动、气动、电动工具的加盟他都熟啊,行业不一样,表皮不一样,大致的内核还是差不多的。

    于是他主动请缨。“爸,妈,我在省里图书馆看过这些方面的书。要不我先拟一个出来,你们再改改?”

    大年的这天,冯一平一整天都呆在家里,坐在火盆边把这份协议写了出来。然后再修改。很是慎重。

    没办法,这可能是他们家出的第一份正式的纲领性的商业件,决定了至少未来几年内面馆的走向和发展,现在多完善一分,以后他就少操心一分。

    初四那天,四叔用学校的油印机印了几份出来,冯振昌把那些问过他的人叫到家里,几人一份发了下去。“我冯振昌也是个念旧的人,自己赚了些钱。绝不会忘了大家,你们想开面馆,我全力支持。但生意就是生意,要把它做好总要守些规矩,所以我拟了这些条款出来,只要你们同意这些东西,该教的,该帮忙的,我概不推辞。”

    在坐的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页纸的详细条款,不过好些看不大明白,用后来的话讲,就是有些不明觉厉之感,看了几条,都放在一边,以后有的时间再细看,他们也都知道,冯振昌断不会在这些纸面上的东西里,坑他们这些乡亲。

    一个人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叔,只要你教我们开,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只是这一家店好几万的投入,我们这钱都没着落,你看……?”

    “这个我是真帮不上忙,你们不要看我好像赚了不少钱,其实论起欠债来,我在村里也是数第一的,那些在店里做事的都知道,我现在单银行就欠着十几万的贷款,下半年就要还,还有这些店的房租,加起来又是一大笔,真是没有余钱。”

    听他这么说,在坐的大多数脸色都暗了下来,他欠银行十几万这事,塆里这两天都在传,私下里说他们家是打肿脸充胖子的也有不少。

    可是和冯玉萱说的一样,这个时节,塆里没有几家能一次性拿的出几万现钱,说白了,不少都打着找冯振昌帮忙的主意呢。

    “钱还是要你们自己想办法凑,回去发动亲戚朋友,一家不够就十家,十家不够就二十家,大家先凑一笔出来,今年你先去开店,赚钱了,这笔钱又能让下一家出去开家店,这样下去,几年的工夫,原来的这些家都能出去。”

    在这方面,不得不佩服江浙一带的人,他们之的好多,原来家境也都一般,刚开始做生意的时候,也要借好多家亲戚才能把本钱凑够,但他们很团结,这样一次凑一家,先赚钱的再帮带一下,然后一家家的都做起了生意。

    看起来很简单很美好的事,在很多地方都复制不了,为自己想的人太多,肯先退一步的人太少。

    比如,为什么要让他去开店,为什么不让我先去?家家都打这个算盘,争上个一年都没结果也正常,可能江浙那边,这时店都开起来了几家。

    冯一平很想借这个机会,让塆里的乡亲也都养成这个习惯。

    然后一个人又问,“可要是亏了怎么办?”

    坐在旁边的四叔这时听不下去,“能怎么办?你自己扛呗,还想别人帮你出啊!”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担心到时亏了,这笔钱还不上,那些亲戚还不把我逼死。”

    “那这个就你自己想,天下没有永赚不赔的生意,赚钱都要承受风险。我只能说,按着我这上面的做,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亏应该不会,当然,这个包票谁也不会打。话说回来,就说在家里种地,我们也都遇到过就快收了,结果连着几天大雨,麦子都发芽的事呢。”

    “就是,哪有这样的好事,又想赚钱,又不想承担风险的,你就是娶个媳妇,也有离婚的可能,那怎么办,一直打光棍吗?”四叔这话,其实有些抬杠,不过理倒是那个理。

    “好了,该做的我都会做,你们要是愿意呢,到时到省里找我签协议,到店里去学些天,我们一定手把手的教。不过,我也把丑话说在前头,都是乡里乡亲的,要是一声招呼都不打,就在外面按着我家的模子开起来,到时就别怪我不讲情分。”

    “哪能呢!”

    “就是,没人会做出那样的事来。”

    总之,这件事到这就算告一段落,冯振昌发扬了风格,做了他能做的,接下来怎么发展,就看塆里有多少人敢冒这个险,有多少人能想办法凑出这笔钱来。(。。)

    ps:  ps:祝大家端午快乐!也非常感谢大家的月票和打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