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这半个学期,不,严格算起来,从现在到考,只有个多月的时间,是拼命的时间,学生们在拼,老师也在拼。

    黑板上的倒计时一天天在减少,山上从一片枯黄,到有了星星点点的绿,到绿意盎然,开满了各色野花,然后花谢了,到窗外的树上又有知了在叫的时候,已经到了五月。

    冯一平的个头又往上窜了一些,当然,还是那么瘦,有几分亭亭玉立之感,王昌宁和冯一平差不多,瘦高瘦高的,奇怪的是,他们自己觉得区别很大,偏偏有好些同学说他们俩越长越像。

    平均一天只睡不到六个小时,白天是高强度的脑力劳动,肖志杰总算也瘦了点下来,不,是保持住了吧,没有再胖,只不过因为长高了点,显得瘦了些。

    “我不想去了!”他瘫在沙发上,有些心灰意冷的对两个室友说。

    “好了,我不也是很不理想吗?有什么关系,都打算好了再复读一年的,这个时候都学一点,明年就更有把握一些。”王昌宁坐过去劝他。

    “走吧,这点打击都受不了,张秋玲会怎么看你?”

    听了这句话,肖志杰总算被王昌宁拽下了楼,不过,一路上还是蔫蔫的,一点精神没有。

    晚自习开始不久,王玉敏笑着歪歪斜斜的走了进来,她今天和平常的形象也不大一样,披散着头发。两颊红彤彤的,人没过来,先传来一股酒气。

    “你们几个。给我争点气!”她用拳头,在冯一平、张秋玲、黄静萍、唐少康、宋卫泽的桌子上敲了敲。

    就丢下这么一句话,又跌跌撞撞的走了。

    一切的起因,都是上周学校组织的最后一次模拟考试。

    那次考试是和镇上的学一起进行的,相当于是考演习,不管是试题,还是考试安排。一切都朝正规的考上靠。

    两个学校的老师,在昨天把卷子全部批改完,冯一平又一次是第一。宋卫泽和唐少康,一个第十一个十二,黄静萍和张秋玲,居然也分别和别的同学并列第十六和十名。

    老师们综合近几年县一在乡镇学的录取率。认为4~5%比较合适。两个学校加起来百多人,排在前十五名的还是很有希望。

    所以一班的冯一平、宋卫泽和唐少康按理没问题,黄静萍和张秋玲努努力,说不定也能够的上。

    这样算算,五十多个学生的班级,几乎妥妥的有6%的录取率,搞不好还能提高到10%,而梁家河学这几年的平均录取率而也就%。

    这些。可都是王玉敏的成绩!还有冯一平这个铁定了能进市里高的学生,年底评优评先进没人争的过她。再加上那篇论,说不定年底就能评上初级学二级老师的职称。

    考对冯一平他们来说,是一个关口,对他们这些班主任而言,同样也是个关口。

    把这班学生从一年级带到年级,到现在这个时候,他们其实和学生们一样紧张忐忑,一样心力交瘁,现在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都像一张绷紧了的弓,就等着考那一天的到来。

    这次考试,就等于是突然给她来了一剂强心针,于是她就少有的喝酒放松了一下。

    肖志杰和王昌宁都考的很不理想,都在二十名前后,基本上没有希望,想起这一年来的辛苦,小胖子难免有些受打击,有些心灰意冷。

    二十号,他们迎来了体育考试。

    和冯一平记忆的一样,这次考试是在镇学进行,一起考试的,还有临近的其它乡镇的两所学,加起来一共六百多人,因为场地和监考老师的局限,分两天分批进行,冯一平被安排在头天下午。

    都是随机编组,他这个组五个人,居然没有一个熟悉的同学,而且为了防止受到干扰,考试场地不允许闲杂人等进入,所以,单项考试的时候,场地上只有两个老师五个学生。

    前两项,铅球冯一平得了满分,五十米往返跑是差点满分,到最后一项,他是最后一个,成绩依然是一米二多一点。

    那几个准备离场的学生看到这一幕暗自高兴,至少他们已经比一个竞争对手多出了好几分。

    走到门口,带队的张副校长和教导主任朝他招手,冯一平跑过去,教导主任笑着对他说,“统一一下口径,回去有同学问起,就说你这次立定跳有两米四,五十米是秒。”

    “啊!”冯一平有些惊讶,那这样,他这两项也都是满分。

    感情这事学校在帮他想办法,也是啊,不然怎么那么巧,他那一组一个熟人都没有。

    之前他也想过,是不是花点钱找些关系,不过不确定的因素太多,权衡之后,还是作罢。

    主要也是担心有熟悉的同学和他分到一组,要是等到被录取之后再举报他成绩作假,那可是大麻烦。

    这样的情况不能排除,毕竟见不得别人好的人也不在少数。

    反正以他现在的成绩,上不了市里的高,县一是没得跑,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

    呵呵,原来学校都帮他准备好了,他这下放心了,老师们动这个手脚,肯定一点首尾都不会留下来。

    “谢谢两位领导,谢谢学校的安排。”冯一平真诚的说。

    “呵呵,下个月好好考,考上市一,就是对学校最好的感谢。”张副校长说。

    好在回到学校以后,大多数同学都只泛泛的问他一句,“考的怎么样?”并没有具体问他考了多少,他也就笼统的用一句“还行,”应付过去。

    随着离考越来越近,同学们也算是解放了,再也不怕老师们找麻烦,好多平时隐藏起来的东西,好像一夜之间,就都浮出水面。

    学校前面的河堤上,又热闹了起来,年级的不少男女学生,频繁朝那跑,比如唐少康和叶萌,每天傍晚都会在那腻在一起,还有宋卫泽,和二班一个姓蒋的女生也公开的走在一起,温红居然和原来的班长周立伟走的很近……。

    冯一平发现,自己还真是小看了这帮同学,一个个的都潜伏的那么好。

    不过,这里面没有剑客什么事,王昌宁和原来的冯一平类似,在不熟的人面前没什么话,和班上的那些女同学基本没什么来往。

    肖志杰呢,他是没胆公开,张秋玲也不同意,至于冯一平和黄静萍,还是和以前一样,友达之上,恋人未满。(。。)

    ps:  ps:晚上还有一章。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