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十四号,周。

    这是考的前一天,也是他们初阶段最后的一天,天不太好,黑云压城,就是不下雨,更让人平添几分烦闷。

    托考的福,一二年级的学生昨天下午就放了假,学校里就剩下他们这些行将接受命运考核的年级大哥大姐,有些冷清,有些紧张。

    每个老师来到教室,从语到政治老师,没有一个再讲课,再叫大家复习的,都是和颜悦色、不厌其烦的强调考试时的注意事项,然后就走人,他们也要准备去其它学校监考。

    “最后再说一句,不要紧张,就当平常一样,反正就在学校里,只是换了个位子而已。”王玉敏看着台下的那一张张脸,觉得那几个平时最不受她欢迎的学生,今天也顺眼了许多。

    明天之后,他们的大多数人,和自己不会再有交集,从此天涯成陌路。

    刚入学的时候,他们还是带着稚气的孩子,现在都已经成了青涩的少年,就是不知道,现在这些意气风发的孩子,以后都会踏上什么样的路,多年以后,他们还会记得现在,记得我这个老师吗?

    “好,我也不提倡大家看书,今天把脑子放空也好,睡觉也好,聊天也好,安全起见,就是不要离开学校,还有,切记,除了食堂的饭菜,不要吃其它的东西!”

    虽然她这么说,但是走出教室的人很少。这么几年下来,习惯成自然,叫他们在上课的时间出去闲逛。没几个人能适应。

    晚自习的时候,非常不凑巧,竟然停了电,大家把剩下的蜡烛都被翻了出来,课桌上,讲台上,窗子上。都摆上了蜡烛,教室里烛光摇曳,这个氛围。有些温馨,有些伤感。

    虽然桌上照例翻开了书,但在没有一个能看的进去,也是习惯。坐在教室里。桌子上空荡荡的,大家也适应不了。

    在考的前夜,心情其实很复杂。

    蓄力了两年,一切明天开始见分晓,有一种终于等到了今天,马上就要解脱的快感。

    同时,心里又空荡荡的,那是对明天以及未来的不确定导致的。要是下定了决心。从下周开始,就跟着爸妈种田。或者是南下打工,此时反倒会踏实些。

    但是此时此刻,谁又不心存侥幸,希望在此后的天里,超常发挥,一鸣惊人呢!

    只有少数几个人买了留言册,大部分同学,就用笔记本代替,冯一平桌上堆了一摞,这里不但有本班的,还不时有外班的同学过来。

    他甩了甩写的酸酸的手腕,发现肖志杰和张秋玲两个,头对头的趴在桌上,不知道说什么悄悄话,桌子下面,两只手好像还牵在一起,我去,行啊这小子!

    看了看教室里,已经围成一个个小圈子,有的说说笑笑,有几个女生,在一起泪眼婆娑的,是啊,年的时间,一千多个日夜,彼此的交往里又不参杂其它东西,这样的同窗情,确实弥足珍贵。

    “冯一平,”后座的王金菊递给他一个本子,“这是我的,你写几句话吧。”

    给她写,冯一平倒有些踌躇,她也算是和冯一平打交道比较多的女生,一时半会想不出什么来,就凑了两句,“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寄语王金菊同学”

    王金菊和黄静萍一看,都笑了,黄静萍说,“这样被你凑在一起,到是有些押韵,你就不会说句自己的话吗?”

    王金菊也说,“就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我老师给我写的呢!”

    “来,你写了那么多本,给我看看吧!”王金菊跑过来,坐在他对面,一本本的翻开看,看了一本,“啧,好酸啊!”

    再翻一本,“哟,好煽情!”

    “我也看,”黄静萍把凳子搬过来,毫不避讳的坐在冯一平身边,翻开一本,“道一声珍重,贺一声成功,好俗啊!”

    是啊,有的俗,有的酸,有的煽情……,没办法,这么多,他能做到不重复就不错。

    “哦,这本有点意思,”黄静萍从那一堆里翻出一本来,是柳菲的,“来是缘,去也是缘,聚是缘,散也是缘,缘来缘去缘如水。”

    “这个写的好哦!”她言不由衷的评价了一句,冯一平装作没听到,继续写留言,可没过一会,他就觉得腰上被人掐了一下,不是吧!

    他停笔伸手去揉揉,这时黄静萍可能也觉得不好意思,像是安慰,又像是道歉,悄悄伸出手,握住了冯一平那只手。

    冯一平一时也没反应过来,有点愣住,怎么会这么大胆的?

    黄静萍强作镇定的握了一会,心如小鹿乱撞,看到王金菊要换一本,连忙把手缩了回去,还瞥了冯一平一眼,冯一平看了一下,有些承受不住,那满眼的秋天的菠菜啊!

    …………

    十五好早上六点,剑客准时起床,吃过早饭下楼时,街上行人还少的很,公路两旁的农家里,炊烟袅袅升起,不少人也是刚起床,脖子上围着条毛巾,嘴里刷的满嘴沫。

    路上的拖拉机,“咚咚”的驶过,并没有多看他们一眼,一切都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

    今天是不是考,好像没多少人在意,有些对你而言重要的不得了的日子,对别人来说,可不是再平常不过吗。

    不过学校里就和平常大不一样,除了领导,熟悉的老师没几个,都是一些生面孔,一些监考老师已经跟着上面的巡视员在一二年级的那六间教室里巡视检查,那就是冯一平他们今天的考场。

    昨天晚上倍感轻松的同学们,今天又紧张了起来,不少同学又在教室里拿起今天上午要考的语看,冯一平翻开年级的语课本,觉得上面的内容很熟悉,又很抹上,他干脆懒得看,从肖志杰那里拿来随声听,听起了音乐。

    点半,大家带着准考证和笔,陆续进入考场,连纸都不能带一张。

    冯一平去的是一年级班的教室,不过桌子不再是一张张挨着,前后左右间距都接近一米。

    他的座位刚好是第二列的第一个,前方就是讲台,监考老师的凳子,就在他前面几步的地方,也就是说,他真正的就在在监考老师的眼皮底下,这个位子,可是做不了什么小动作。

    他把准考证放在课桌左上角,钢笔和墨水放在旁边,以标准的学生坐姿,迎接监考老师的检查。

    :55分,发卷前,监考老师板着脸,再次强调了一次考试纪律,8点整,随着一声铃响,考正式开始!(。。)

    ps:  ps:谢谢大家的支持,谢谢大家的月票和打赏!

    预祝已经是父亲的,将要是父亲的,以及将来一定会是父亲的老少爷们,节日快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