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号这天,都日上更了,502里还静悄悄的,剑客都还在床上呼呼大睡。

    年紧张的学习,又经过天紧张的考试,人都有些脱力的感觉,所以昨晚睡的很早,难受的是,虽然都没定闹钟,生物钟还是准时让他们在早上六点醒来。

    睡了一晚上,这时才有些力气对一下答案,不过,就对了一会,肖志杰就没了兴趣,特别是昨天的数学,估计打击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及不了格,还对个什么劲?”说完扭头回去睡觉。

    数学可是他算比较擅长的,可是这一次的考,就是在他最擅长的事上毫不留情的打击了他一次。

    “睡一下也好,这几天估计大家火气都大。”王昌宁也打着哈欠回了房间。

    虽然他已经做好了复读一年的准备,可是真面对这样结果的时候,说不失望那肯定是假的。

    冯一平比较有谱,除了数学,因为难度太大,觉得时间有些不够,匆匆的答完,连检查的时间都没有之外,其它的五门,发挥的都很正常,当然,这个时候,这样略带着炫耀的话最好不要说。

    能睡个懒觉也好,不管是他们还是冯一平,不管暑假后是复读还是去高,现在都还没到可以真正放松的时候,顶天了就算个短暂的场休息时间。

    等冯一平再一次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的时候,一看表。已经到了11点多,还是没有睡懒觉的福气啊,不但没有更清醒些。整个人都觉得晕晕的。

    “哎,起来了懒虫们!”他一边刷牙一边敲门。

    人肿着眼泡胡乱吃完饭,冯一平提议,“要不要去学校对对答案,估一下多少分?”

    这时候,那些监考回来的老师们,估计把本科的试卷都做好了。

    “懒得去。反正过几天成绩就会出来。”肖志杰懒懒的说。

    “也是,这么热的天,我们去河里找个地方洗澡吧!”王昌宁提议。

    “还是算了吧。那不还是要朝学校哪儿跑,我还是继续睡觉。”肖志杰说着,又打了一个哈欠,看起来还是身心俱疲的感觉。

    下午冯一平是怎么也不会再睡。刚好琢磨下赚钱的事。过去的一年多,可是没什么时间做这些。

    他有个不太成熟的想法,是不是可以考虑做“小清新”派的先行者?不,先行者这词好像不太吉利,还是开拓者比较好。

    小清新的题材他熟悉啊,重生之前,打着小清新的旗号,让大家再消费一把青春的影视和学作品可是不少。而且名利双收的也不少。

    他现在唯一要考虑的,是时机是不是成熟。不要真成了先行者。

    国内现在的消费主体,大都是从上山下乡的运动走过来的,对这样题材的作品估计接受度不高,像他这样八零年代的孩子,又不知道消费能力怎么样。

    要是等到2000年,那无疑消费的人会多,可是,到那时估计就有些迟。

    从现在算,等他高毕业时候那一年,98年,全国所高校就会联合发起新概念作大赛,然后捧出一批“80”后作家群来,到时能吸引年轻一代的作品可会比现在多的多,那还是先行试试水吧!

    他准备现在这样做,也不是没有一点把握,要是前几年,写这样的作品出来,估计只能是无人问津的下场,大家都不宽裕,没有闲钱,也没有这样的雅兴。

    现在不一样,城市里发展的日新月异不说,就他们这个小地方,街上现在也有了一家包子铺,一家早点店。并不是大家比以前忙,没时间蒸包子做早点,是日子好过了些,好多人懒得做。

    当一部分乡下人舍得到外面买早点的时候,估计城里孩子的零花钱也足够他们买本书的。

    是的,他不准备往杂志上投稿,他准备出书。

    这样做,当然有赚钱的考虑,另一方方面,他还有些小心思。

    虽然他后来学习高数和立体几何的时候,成绩不理想,可是现在的高是理分科的,等高二选了科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但是,能轻松点,为什么还要想初一样拼命呢?初是没得选,高升大学,保送的多啊,比如在新概念作大赛头几届的获奖的那些幸运儿,好多都被国内的名牌大学免试录取,他要是真能闯出一番名头出来,不是也有这个可能?

    打着这样的如意小算盘,冯一平沉下心来,开始写小清新派的开山之作。

    当天晚上,冯一平做了一个梦,梦见各路女神哭着喊着的追他,“冯一平,推荐我做你小说改编的电影的女主角吧!”

    醒来时,口水把枕巾都打湿了一大块。

    肖志杰和王昌宁这些天还是提不起精神来,话也不多。早上**点起,午饭后又睡,两点钟的时候去下面抱个西瓜上来啃,晚饭前,骑车溜到希望小学打会篮球,然后在他们新找到的一个比较隐蔽的河湾里洗去一身臭汗,再回来吃饭。

    冯一平也不好劝,成绩还没下来呢,谁都不知道怎么样。

    24号午,王昌宁在厨房做饭,冯一平陪肖志杰在下象棋,突然有人“砰砰”的敲门,还听的到王玉敏在喊,“冯一平!”

    王老师怎么来了?

    他们都是穿着个大短裤,赤着上身的,闻声连忙去屋里穿衣服。

    不但王玉敏来了,朱老师也跟着一起。

    “成绩出来了,你这次是全县第一,全市并列第二,呵呵!”王玉敏一见面就拉着他的手,比他这个当事人还要高兴,“哼,这次阅卷,不是县里的老师多,终于不用被县里的那个再压一头!”

    全县第一,全市并列第二,那就是妥妥的能进市一,顺带这帮着梁家河学实现了零的突破,这可是她班上的!

    难怪她那么高兴,学生有出息不说,她各种奖金、荣誉肯定跑不了。

    肖志杰和王昌宁听了这个消息,马上为冯一平欢呼,同时都希翼的看着王玉敏,期待着她能再说出好消息来。

    “我也查了一下你们的,肖志杰是468,王昌宁你是465,也不错。”他们两个一听,王昌宁还好,肖志杰就当着两个老师的面,直直的坐在沙发上。

    虽然还不知道县一今年的录取线,但是按它以往的平均录取分数来看,不到500分,肯定是没希望。

    “坐吧,”王玉敏招呼王昌宁也坐下来,“你们这个成绩真的也可以,算是正常发挥,再复读一年,用用功,我相信你们,一定没问题的。”

    这些话,冯一平现在不好说,王玉敏说很合适。

    王玉敏走了以后,肖志杰和王昌宁还是很沉默,冯一平理解他们现在的心情,起身去厨房炒菜。

    刚炒好了一个,王昌宁走了进来,“我来吧,今天本就轮到我。”

    冯一平走到客厅,看到肖志杰笑着看着他,“没事了?”

    肖志杰跑过来搂住他脖子,“意料之而已,当然没事。你可以啊,全县第一,说,怎么请客?”

    “您老人家想怎么样我就怎么办,行不行!”

    “这还差不多。”萧志杰松开他。

    “哎,”冯一平正视着他,“再用一年功,一定能考到五百分以上,我相信你。”

    “切,不就是一年工夫再加个二十多分吗,我也知道没问题。”肖志杰笑着说,“不好意思,我们是有点难过,刚才有点扫兴,不过,你不用替我们担心,我们都真的很为你高兴,走吧,先去打电话告诉你爸妈这个喜讯。”

    王昌宁端着菜从厨房走出来,“就是,他们肯定也等的着急呢。”(。。)

    ps:  ps:感谢大家的打赏和月票!原来写好的那章是考试的,觉得大家都写,没必要,就删掉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