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振昌和梅秋萍听了这个消息,那个高兴啊,马上一处处的打电话报喜,冯玉萱知道后也觉得,家里当初咬牙也要供弟弟上学,是对的!不要说全县第一,她读书的时候,连班级前十都没进过。

    “哥,你说是不是相办法把一平转到省里来读,在省城都买了不止一处房子,户口什么的也好办,再说,他成绩这么好,花点钱,不愁找不到接收的学校。”

    他这么一说,冯振昌他们一想,还真是,儿子到了省城,那不就是一家人团聚了吗。

    这个想法遭到了冯一平的强烈反对,他当然不会同意,谁总愿意让好几个大人同时管着呢?有父母在旁边管着,他计划里的好多好戏就肯定唱不了。

    所以他跟爸爸说,现在转到省城去确实不难,户口也可以转过去,可是都已经这个时候了,要找一个比市一这样的名校还好的学校,却不容易。

    听他搬出影响成绩这面大旗,冯振昌就再没什么说的,总之呢,初很关键,高也很关键,他们现在可是不仅想让冯一平当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也想让他当村里第一个考上名牌大学的大学生,既然市一好,那就留在市里吧!

    还是抽空去市里在学校附近看看房子要紧,至于冯一平说的买一套,他也同意,市里的房价还只有几百块,一套房子几万块就能搞定,是个不错的投资。

    领成绩单的这天。学校里又很热闹,就像年前开学的那天一样,家长们都跟着孩子一起来。不过,今天是把东西朝回挑,课桌椅,书籍和行李加起来,那是结实的一担。

    当然,主要的是问成绩,够不上县一录取线的。现在就要去县专、县师范还有卫校这几处去了解招生要求,看看那个学校好,那个专业有前景些。

    不过这些学校已经把工作做到了头里。操场上摆了八张桌子,冯一平看了一下,不但有县里的,市里的。连省城都有一家职业技校来招生。

    学校的好多老师也被他们发动起来。成了他们的推销员,连生活老师手上都拿着一个学校的招生简章,热情的向家长们介绍着,没办法不热情,帮那些学校拉过去一个学生,可是按人头给提成的。

    虽然已经决定让肖志杰复读,肖建平还是把那几家学校的招生简章都收集了一份,冯一平他们跟着看了几处。发现家长们问的多的,除了那些现在比较吃香专业外。好多都拣那些贵的专业问,特别是那些一年光学杂费就要上千的专业。

    这,也许是家长们的补偿心理吧,孩子考不上高,将来上不了大学,让他读个贵点的专业,也算是他们这些做父母的尽了一份心。

    个班,这次化课过了五百分的一共有六个,一班个,除了冯一平,还有唐少康和宋卫泽,二班只有一个,班两个。

    老师们的一致看法是,以今年考数学的难度,凡是过了五百分的,应该都能上县一,至于考了61分的冯一平,一定会被市一录取。

    所以,对95届最终取得这样的成绩,学校比较满意,老师们也比较满意,不管带没带过冯一平的课,那些老师见了他都要打个招呼,教导主任居然也破天荒的拍了拍冯一平的肩膀,“不错,给学校争光长脸了!”。

    黄承也跟着女儿来到了学校,现在拉着冯一平说话,黄静萍考了481分,虽然也不错,不过估计是进不了一,他征求冯一平的意见,“你觉得哪个学校好?”

    黄静萍有些不开心,看到冯一平强笑了一下,怎么就没再多个二十分呢,那样的话,她的人生将会是和现在不一样的一条路。

    “不考虑复读吗?再复读一年上一肯定没问题。”

    “这个,”黄承看了女儿一眼,“复读这个事也没准的,镇上就有一家,也是复读的,结果今年比去年考的还差。”

    是啊,这样的情况也有,“那我个人觉得,其实师范不错,学费不高,有补贴,而且现在还包分配,将来工作以后,每年有好几个月的休息时间,对女孩子来说挺不错的。”

    卫校他觉得真不用考虑,凭卫校的凭,以后想去县级医院做个护士都难,即使花钱找关系进去了,那个工作环境和工作性质,一般的人都适应不了。

    “你这说的倒也在理。”黄承点了点头,“现在都闲了下来,有空去家里玩啊!”

    “叔,要是静萍想复读,你还是考虑下吧!”冯一平看着一脸黯然的黄静萍,又多嘴了一句,听了这话,黄静萍脸上多了几分神采,“恩,我都问一问,反正都是要为她好。”

    第二天午的时候,一个人在家的冯一平,一个上午写了四千字,正想着是去下面买几个包子,还是下碗面条对付一餐,又听到有人敲门,他开门一看,黄静萍抱着一个大西瓜,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

    “你怎么来了?”冯一平连忙把西瓜接过来,“这么重,你在楼下喊一声让我下去嘛。”

    “不用,我端的动。”她跑到电扇前去吹风,“他们两个呢?”

    “肖志杰被他爸押回了家,王昌宁他们塆里一家人摆满月酒,他回去送礼。”冯一平把西瓜杀开,递给她一块。

    “你怎么突然跑过来?”

    “跟我爸吵了一架,我还是想复读,他不同意。”

    啧,这个问题,冯一平还真是不好置喙,一个女孩子,这样好学,当然值得肯定,可是家长们也有自己的道理。

    初考不上高,要复读,那高更可能考不上好的大学,那更要复读,这样算起来,至少还要五年才能考上一个重点大学。

    “其实,我觉得当老师挺不错的,你看看你二叔,不说平时的周末,就寒暑假加起来,一年就休息近个月,多好!再说,参加了工作,也可以参加成人自考啊,照样可以拿到大学凭。”

    “可是,我想和你一样。”黄静萍低着头说。

    冯一平一时无言以对,只好跑进厨房准备下面条。

    黄静萍也脸红红的站起来,熟门熟路的去冯一平房间打开录音机放音乐,顺便帮冯一平收拾房间。

    受刚才那句话的影响,两个人吃面条的时候话都不多,黄静萍偶尔看对面的冯一平一眼,见他抬头,就有些慌乱的低下头去。

    “总之,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不过,你要真想复读的话,先做通你二叔的工作,叫他去跟你爸谈,这样效果会好一些。”冯一平把那盘炒鸡蛋朝她那边推了推。

    他其实很想说,同学,后来的那些成功的女人一再向世人阐明了一个道理:书读的再好,工作干的再好,通通不如嫁的好。

    你天生有一副好胚子,又温柔娴淑,善解人意,找个成功的男人嫁了就是,何必这么辛苦呢!

    当然,这话也只能想想而已,现在他哪敢说。

    黄静萍帮着收拾桌子,回头看着冯一平围着围裙洗碗,环视着这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房子,心头一种说不清的情愫在滋长,我们这是不是在过日子?

    冯一平利索的洗着碗,突然间,一个柔柔的身子从后面抱了上来,他一下子就僵住了,手停在半空。

    哪怕自来水在哗哗的放着,他还是能听到身后女孩子的心跳,黄静萍温温的鼻息吹在他脖子上,弄的他痒痒的,觉得那一块肯定起了鸡皮疙瘩,可是又不好动,就这样静静的过了一两分钟,冯一平才想起来把自来水关掉,“好啦,”他用手肘轻轻碰了碰黄静萍环在她腰上的手,“你爸要是看到这样,还不打死我。”

    黄静萍轻笑了一声松开他,“才不会呢!”

    冯一平把黄静萍送到楼下,看着她有些依依不舍的上车,也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

    他也不是圣人,后来虽然没有包二奶,但因为应酬,该领略的东西也都领略过,当然,他也不会去分清楚那些应酬以及应酬之后的那些活动,其究竟有几次其实是他自己也心甘情愿的。

    他这样一个也算经历过一些沧桑,看过些繁华的人,面对这样出色的一个情犊初开的少女,不知为什么,愣是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他也不忍心在她这个低落的时候,说一些叫她更伤心难过的话。

    那就把这一切交给时间吧,不要说少女在花季的第一次萌动,就说大学里、走上社会后,多少原本爱的死去活来的男女,最后不还是分道扬镳。

    至于刚才那个拥抱,就当作告别吧!

    从现在开始,他们再见面的机会不多,说不定到明年这个时候,冯一平就会在她的心里淡忘,多年以后回想起来,可能也会有那么一丝甜蜜吧,不至于有被人拒绝之后的那种侮辱感。(。。)

    ps:  ps:晚上迟点争取再码一章出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