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后,录取分数线终于公布,不含体育分,县一是505,比以往低了些,主要还是因为这次难度超高的数学,班的一位同学,508分,总算有惊无险。

    不含体育分,市一对下面各县的录取分数线是580,冯一平还高出十多分来,所以,虽然还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分数线公布的那天,学校的黑板报上,就贴上了大红的喜报,冯一平的名字,被高高的写在榜首。

    还没放假的一二年级的那些同学,走过路过,都要看上一眼,都想着一两年后自己的名字,也会写在那上面。

    分数线公布的次日,肖志杰和王昌宁就去学校办复读手续,个人在一起,拟定了一个课程表,然后他们两个又恢复了以前的作息,针对自己的不足,在502里埋头苦读。

    用肖志杰的话说,“这个暑假辛苦点,就是为了下一年的暑假开心点。”

    月1号,冯一平的录取通知书寄到了学校,朱老师骑车过来通知他去学校取。

    通知书在校长家里,冯一平他们个赶到的时候,带过一班课的老师都在,其它班不上课的老师也围过来好些,搞得冯一平有些紧张。

    “来,”校长笑着把那个信封递给他,“你来拆!”

    冯一平习惯性的想用手从头边撕开,“等等,”王玉敏拿过来一把剪刀,“小心点!”

    拆开信封。里面果然就是市一的一纸录取通知书,“我看看,”校长一把抢过去。“哈哈,果然,”

    等校长看完了,王玉敏马上接过去,“我看看!”

    然后,那薄薄的一张纸,就被一众老师笑呵呵的传阅。到最后,校长翻出他的海鸥照相机,叫冯一平双手展开那纸通知书。摆拍了好几张。

    领这张通知书,愣是把冯一平折腾出几身汗来。

    好在最后总算有点干货,教导主任拿出一个信封,“风一平同学。签于你刻苦学习。为学校争光,取得了全县第一的好成绩,并被市一录取,校委会决定,给你两百块现金奖励。”

    “收着吧,”校长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多,就是学校的一番心意。以后有出息了,记得想着点学校。”

    冯一平接过那个信封。深深的向老师们鞠了一躬。

    隔天早上,肖志杰说有事出去,直到下午才回来,具体做了什么,却遮遮掩掩的不肯说,一番严刑逼供之后,他终于交待,“张秋玲的通知书也到了,是去读师范,哦,黄静萍也是。”

    “恩,还有呢?”冯一平拿着一根鸡毛放在他脚板心上,想转移话题,没门。

    “别,我说,我和张秋玲去了镇后山上的那座庙,还上了五斤香油,行了吧!”

    “佩服,佩服!”冯一平心悦诚服的对他说。

    “就只拜了菩萨,没有对拜什么的?”王昌宁还扳着他不放。

    “这个真没有!”肖志杰大叫。

    “好吧,”王昌宁松开他,跟着伸一只手到他面前,“封口费,一平那份我不管,我的你可少不了,不然说不定哪天,我一不小心,就在张副校长面前说漏了嘴。”

    “牛奶,饼干,汽水,还是西瓜、冰棒?”肖志杰一方面是被他捏住了痛脚,一方面也是高兴。

    王昌宁看着冯一平笑了笑,“这些都来怎么样?呵呵!”

    20号,冯振昌开车回来拉冯一平的行李,王昌宁也要去省城看看爸妈,最后,肖志杰硬拉着他们一起去他家吃了餐饭,然后,呵呵,他也一起跟着去省城。

    这一路,连一向表现稳重的王昌宁也兴奋不已,和肖志杰一路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没办法,他们两个都是第一次出远门。

    冯振昌并没有直接开到省城,而是先到的市里。

    “哇,”他们两个趴在两边的车窗上,看着那些高楼大厦不时感叹,没办法,之前他们连县城都没去过。

    “呵呵,到了省里,还有比这个高的多的楼。”冯振昌笑着对他们说。

    车在市里绕来绕去,最后开进了建设路一处新开发的小区,小区很规整,从前面的那些绿化树上可以看出来,应该是刚投入使用不久。

    每幢楼的一角,都涂上了一块天蓝色,上面是表示几幢阿拉伯数字,在这个外墙不是灰色就是白色的年代,也算是出彩的地方。

    车径直驶到小区最后的一栋楼前,冯振昌带着他们进了二单元,当然又是最高的第八层。

    “也是室,不过面积小一些,陈设计师来看过,他说先出一份方案,让你看看,小舅说过两天就会有一只装修队空出来,保证在下个月旬前装好。”冯振昌打开门,指着里面的毛坯房向冯一平介绍。

    肖志杰和王昌宁这时还不明白在城市里有一套房子的意义,看着凹凸不平的墙面和那一个个将来要装门和窗子的大窟窿,觉得没什么意思。

    冯振昌知道什么能吸引他们,把他们带到后面的阳台上,他们两个又马上惊呼起来,“哇!”

    只见几十米外,长江浩浩荡荡的流过,而且这一处的江面很宽阔,很平缓,上面还有船只在行驶,让那两个第一次亲眼见到母亲河的家伙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

    冯一平也有些高兴,爸妈选在这样的地方,真的很合他的心意。

    父母还是最了解子女的,冯一平的那些偏好,他们两个早就心知肚明。

    “怎么样?还满意吧!”冯振昌笑着问。

    “呵呵,当然满意!”

    “怎么样,好好学,明年也一起搬过来住!”冯一平走到还在阳台上看江景的两个人间。

    “真是个好地方,不过,唉,希望不大,明年多考个二十分,能上县一就不错,至于市一,至少要多考一百分,我是没希望,昌宁你呢?”

    “也不可能,不过没事,到时放暑假就过来玩。”

    “走吧,我们去找地方吃饭,顺道看看一平的学校。”

    从建设路往前走了一段,拐上山路,顺着一直往前开,过了不久,就看到右侧很大的一片灰色外墙,式琉璃屋顶的建筑。

    冯振昌的车速也不快,就顺着建筑的这一侧,就走了差不多五分钟,算算有两里路。

    “这是什么地方?市政府吗?”肖志杰问。

    “呵呵,马上你就知道了!”冯振昌说着,车就拐到了建筑的正面。

    “这就是市一啊,这么大,怕是比整个乡还大!”

    冯一平也有些震惊,就这一个操场,就有梁家河学全部占地面积两个那么大,名校果然是名校,这气派,啧啧!

    “来,我给你们拍照,”冯振昌拿着相机,让他们个到大门正拍一张。(。。)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