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昌宁爸妈已经决定,到离省城一个半小时车程的一个省直辖县去开家面馆,他们现在的摊子,由王昌宁的一个叔叔接手。

    对他带出来的第一批这四家,冯振昌了解他们的人品,是放心的,叫他们在省里开,他们不同意,说大家都商量好了,省城就留给冯振昌家。

    所以这次剑客难得一起来次省城,没玩几天,王昌宁就和爸妈及姐姐一起去了下面,同行的还有梅义良。

    店里的事,小安姐都很清楚,而从选址找店面到和房东交涉,以及装修,梅义良都门清。

    冯一平领着肖志杰玩遍了室内的热门景点,关键是要留下他的玉照,为这个,他又买了好几套衣服换着来拍,他的意思是,到时给张秋玲一个月寄上一张去。

    8月25号上午,两辆车载满了人,来到冯一平的新家暖房。

    这一次装修的设计风格,是综合体,当然总体是冯一平喜欢的现代极简式的,但又宽敞明亮,色彩明快,总之,看起来就很现代,很年轻,很有活力,还很时尚,冯一平很满意。

    家具也是在老蔡家定制的,宜家好像还没有进入国吧,反正在省城没它的店,没办法,冯一平只好画了好几张图,让老蔡帮着把他喜欢的几样家具做出来,老蔡也没占他便宜,这一整套,都是不收费的。

    蔡虹一个个房间的看过去,“一平。你小舅的房子也要装修,你可要想办法给我们也设计几样时新的家具来。”

    “没问题啊小舅妈,不过办婚礼的时候。我就不送礼哦。”

    “呵呵,”蔡虹现在提起这个话题,也不避讳,“不用,厂里按你的这几样,也打了一套放在门市里,现在订的人很多。我爸就说,过些天就给你买台电脑。”

    “不用,现在真不用。”电脑可不是几百块的自行车。现在至少要上万,而且in95好像就是下半年上市,等到它上市再买也不迟。

    “只要你到时拿出来的东西叫我满意,我给你买一台。”小舅笑着说。

    26号早上。市一门前是人满为患。它附近的山路一带的交通基本陷入停滞,行车道上挤满了车,人行道上满是人,那个热闹,绝对和过年时老家镇上那条街的情况有一拼。

    看着眼前这各式各样的车,冯一平才真的觉得,大家果然是逐渐富了起来。

    不过,车流的那些小号牌的车。叫他有些烦。

    当然,他不是忧国忧民的想公车私用的事。几十年后也轮不到他操这个心,他烦的是他的这些新同学的组成,可不像初时那样单纯统一,而且地域也不一样,来自市里各个不同的县,好像听说还有省里其它地方的,想来将来是少不了各种摩擦。

    “进不去了,我们就在这下吧!”冯振昌找了个地方把车停下来,虽然离大门那不到500米,可现在那就是咫尺天涯。

    大操场此时派上了用场,大门后的两侧,密密麻麻的停着自行车,教学楼前面,一溜摆开几十张桌子,每张桌子后坐着个老师,为新生办各种手续,当然,主要的是收钱,冯一平还看到,旁边的车道上,还停着一辆银行的运钞车。

    冯一平和爸爸排了十多分钟的队,才算到了桌子前面,“通知书,”桌后拿着笔的那个老师头也不抬的问他们。

    冯振昌忙递过去,“冯一平,哦,你是冯一平?”他总算抬起头来。

    “我是冯一平,老师好!”

    “老李,你等的人来啦!”那个老师朝后面喊了一句。

    教学楼下的阴凉处,站着不少老师,听了这话,一个身材敦厚,好吧,就是有些矮,留着两撇小胡子的老师走过来,“你是冯一平家长?你好,我姓李,是一班的班主任。”

    “你好李老师!”冯振昌迎上去热情的和他握手,“还正有件事要麻烦您,我们家就在市里,那我们是不是不用住宿,也不用交这个00块的住宿费?”

    负责报到的那个老师插了一句,“学校是强制寄宿的,住宿费每个人都要交。”

    “我记得你们不是市里的啊,”李老师问了一句。

    “这不是因为孩子到市里读书,我们就特意在市里买了房子。”冯振昌给李老师敬烟。

    “那这样,原则上是不允许寄宿的,你这个情况我向上面申请,你先把住宿费也交上,到时再退好不好?”

    “行行,那到时麻烦您。”

    高就不是义务教育,所以这个学费啊,对一般的家庭还真是不小的负担,学费450,书本和其它杂费80,校服80,住宿费00,加起来,加起来一千多,这还不算生活费。

    李老师亲自带着他们到了五楼的教室,此时里面已经有不少学生,不过,气氛不太热烈,一班的这些人,在初的时候,都是各自学校绝对的尖子生,都有些小骄傲,主动和人交流的不多。

    “这就是我们的教室,明天的家长会也在这儿开。”明天还要开家长会?冯振昌还准备今天就回省城呢,而且家长的会,他以前也从没参加过。

    接下来,李老师带着冯一平和爸爸,奔走于学校的各个部门之间,一路不停的解释,好一番周折,最后找到了分管的副校长签字,这事才算定下来。

    “呵呵,没办法,学校管的严,一般的学生,学校还真不会批准。”李老师笑着对冯振昌说,当然,冯一平自然不是一般的学生,不然他也不会在那等。

    也是,名校和尖子生其实也是相得益彰的,为了尖子生,名校破一下例,开开后门,也是可以的。

    冯振昌就觉得这一路很熟悉,简直和他跟梅义良当初为了车站旁边那个店面的装修跑手续一样。

    “好啦,等开学后拿着这张纸去总务处,把那00块的住宿费领回来,拿这张纸去安全处办出入证,其它地方你们自己先熟悉一下。”

    “李老师,麻烦你这么久,午一起吃个饭吧!”

    “真不用,”李老师摆着手,笑着走远。

    冯振昌带着儿子在校园里转,一处处看下来,办公搂、教学楼、科技楼、综合楼、图书馆、体育馆、学生公寓、教工宿舍楼,还有实验室、电教室、微机房、语音室、天观测室,以及一个植物园和一个桂花园。

    “难怪学费这么高呢,这样的条件,和省里的有些大学也差不多。”冯振昌现在善于从钱的角度去看问题。

    冯一平则是留意到了教学楼上的字,那是开国的一位大佬题的。(。。)

    ps:  ps:各位亲,小长假都回来了吧!有票吗?有赏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