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号清早,冯一平蹬着车朝一赶,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他还不得不穿着一的校服,这让他非常怀念在梁家河可以随便穿t桖的日子,没办法,名校嘛,规矩都大。

    门卫检查了他的出入证,遥控着电动门打开窄窄的一条通道,放他进校,而且,进校之后,就不得骑车,只能推着,别问为什么,这是规定。

    车棚里停着的车不少,不过,大多数是老师的,不住校的学生确实少。

    教室里人不多,他的座位又被安排在第排的间,刚坐下不久,一个也背着双肩包的男生来到他隔壁坐下,“你好,刘君,可以叫我君,请多关照!”他一脸温煦的笑,朝冯一平伸出了手。

    这是个一见面就容易让人产生好感的同学,冯一平握住他的手,也笑着说,“你好,冯一平,你可以叫我冯相如。”

    刘君听了,一脸的郁闷,“你要是敢提凤求凰我跟你急啊!”

    “切!”后座传来一声冷笑,一个长头发的女孩子正把书包里的东西往课桌里放,“历史上有那么多称君的君主,偏偏只想到一个卓君,浅薄!”

    这是怎么回事?冯一平以眼询问刘君,他也茫然摇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就当她大姨妈来了吧!

    “哎,说真的,真是久仰大名了啊,全市第二,和第一名也就几分之差,厉害。”

    冯一平听了就有些感概。当年班上的唐少康,估计是没少听这样的话吧,现在终于轮到了他。

    “你现在是学校里年级第一的。你知道吗?”

    “怎么会?第一的那个呢?”

    “呵呵,好像是觉得一不好,找关系转到了省里的师大附。”

    哦,那个学校冯一平知道,爸妈卖板栗的时候,他也跟着在那走过几次,也是老牌名校。在全国都能排的上号,果然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名校之外更有名校。

    正说着,电铃响了,“走吧,集合咯!”

    这是新学期的第一天。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都抱着最饱满的热情来对待,除了冯一平这样的奇葩。

    各处都有老师在维持秩序,帮学生们整队,主要是对不太懂规矩的一年级学生一番调教之后,一的四十个班级,排着整整齐齐的队伍,把偌大的一个操场挤的满满当当的。

    先是高大上的升旗仪式,然后。一个女老师领着大家唱校歌,是的。一有校歌。

    唱国歌的时候冯一平很自豪也很大声,可是校歌,他就张着嘴在那假哼哼,没办法,这样主要为自己粉饰的校歌,不要说唱,听他都觉得难受。

    听这几分钟的歌,对他真是一种煎熬,他就想办法转移注意力,这样的形式,是不是和后来的传销有些像,是洗脑的一种?这个小差开的好,等他再回过神来时,连校领导讲话都已经结束。

    回教室的时候,也不是像梁家河学那样自由的散成一窝蜂,还要排着队,有几个肯定是新生的家伙,脱离大部队,跑向厕所的方向,马上被周围的几个政教处的老师呵斥,一个老师问了原因后,走是放他们走,不过要规规矩矩的走,不能跑。

    这就是名校风范,就是当你“急”的时候,也只能乖乖的,规规矩矩的走路,小跑的不行!

    有些散漫惯了的冯一平,这几天下来,就觉得和一好像有些八字不合的感觉,有些失算了啊。

    第一天的整个上午,也是没怎么正经上课,第一次齐聚一堂,班主任李老师让大家作自我介绍,不得不说,这原来各个学校的尖子生都是有性格的,有些男同学自我介绍时,声音轻的连第排的冯一平也听不见,还有好几个,介绍的时候,是两眼望着天花板说的。

    冯一平也不想取悦这些谁都不服谁的同学,上去简简单单的两句话,“我叫冯一平,人和名字一样简单,请大家多多关照!”

    回答他的,是一阵敷衍的掌声和一些毫不掩饰,不服气的眼神。

    才没那个时间和精力管你服不服气呢!

    接下来,是各种规章制度的学习,学唱校歌,然后,他温和但又坚决的拒绝了李老师安排他做学习委员的建议,接下来,又温和而坚决的拒绝了加入数学、物理、化学奥林匹克竞赛小组的邀请,拒绝了加入学、体育、艺术小组的邀请,最后,班主任李老师也温和而又坚决的邀请他到办公室一唔。

    “一平同学,我看过你的资料,我想说,我们高和你原来的学校是不一样的,不仅是对学习有要求,也希望其它方面能全面发展,简单的说,现在不像你在初的时候,单纯就成绩好,不一定能评上好学生。”

    “好的,李老师,谢谢您的忠告,我一定认真考虑。”

    哪里会考虑,评不评得上好,重要吗?他才不在乎呢!

    等午回到家的时候,他又继续小清新青春小说的创作,至今为止,他已经写了六万多字,按他的大纲,已经完成了分之一左右,他希望抓紧些,最好能在年底前截稿。

    不是不能写快,从台湾到日本,到后来在国内蓬勃发展,小清新之类的作品太多,他也接触过不少,结合自己的经历,有个两个月的时间,他就能轻松整个二十万字出来。

    但是,小清新的首要特质,就是字要美,此外,不管是爱还是恨,是悲还是喜,都要“小”,不能太过于浓烈,让人读下来,是淡淡的平和感。

    所以,有时候一段话,他往往要斟酌个半天,有时候做其它事的途,突然觉得已经写好的有一段,换个写法更好,于是又放下手的事,从那一叠手稿,找出那一章来,从头开始。

    好吧,有时候,他都觉得自己有些魔怔。

    与此同时,他也的想办法赚些快钱。

    现在是95年,明年就是96年,后年就9,有好多事可以做,也有好多事要计划做。

    对他这个曾经成功的避开了每一次牛市,却没有一次躲过熊市的仆街跳楼股民来说,好不容易记得的有些信息,不用一下,怎么也说不过去。

    比如,后来被誉为世界上最伟大,也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的苹果公司,这两年的日子可不好过,明年的时候,股价会跌到谷底,看上去随时都有破产的可能,那些持有人都争先恐后的往外抛,到时随随便便的买点它的股票,十几二十年后,就能轻轻松松的买一架最好的喷气式商务机。

    爸妈那边虽然发展的不错,可是也没有太多的余钱,即便有,也不会把太多的钱给他折腾,所以,有些事还得他自己想办法,不得已,他又一次联系上了羊城的大成律师事务所。(。。)

    ps:  ps:非常感谢大家的月票和打赏!由于现在这两样加在一起,看的时候总看不全,所以只能这样笼统的说一声,请见谅,同时,请继续支持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