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成律所的张主任接到冯一平的电话,马上把当初接待冯一平的赵律师派了过来,托冯一平的福,小赵律师现在可是他们所新成立的知识产权部的干将。

    小赵律师只逗留了一晚,和冯一平吃了餐饭,第二天一早就飞回羊城。

    事情很简单,他带走了冯一平的授权书和十首歌,留下了收集的港台一些出版社的联系方式,以及几家美国律师事务所在上海办事处的地址。

    关于冯一平为什么要这些,他没问,张主任就跟他说了,“如果我们律所可以做的,他一定会委托我们做,所以不用多问为什么。”

    冯一平把那几张纸小心的放好,在这个互联网还没有普及的时代,有一个关系网厉害的事务所朋友真是件叫人省心的事。

    是的,他准备这部小说完成之后,也向港台的出版社投稿,港台比我们富的早,有闲也有钱来抒怀感概,估计在那两处,会有更多的人喜欢冯一平这本小说的风格。

    至于要找美国律所在上海的代表处,那是因为他准备从美国佬那,赚一笔快钱。

    他这次,打上了真人秀的主意。

    真人秀这类节目,在现在的国内,这个电视还没大规模普及的时代,自然是没戏,可是欧美等国家,早已经有了这种节目形式,但是,这种节目形态要到四年后,荷兰一家电视公司制作《老大哥》这档节目爆红,并被多国移植之后。才会趋向成熟。

    当然,要是等到那个时候再买这些主意,一来难找到买家。二来不好议价。

    倒是现在把他熟悉的两档美国经典真人秀节目大致的策划做好,说不定能买个好价钱来,美国人的娱乐精神可是全球领先的,他们的商业嗅觉也毋须质疑。

    两档节目冯一平也已经想好,分别是极速前进和全美超模,都是比较经典,而且历久不衰的节目。

    冯一平看急速前进。是因为眼红每季都有普通人能得到那百万美金的奖金,这可比指望买彩票奖靠谱的多。

    这档节目后来也被国内引进,可是国内版的重点不一样。不是看选手们如何努力、竞争,而把重点放在了明星上,不像原版那样让人有代入感。

    至于看全美超模,大家都懂的。视觉享受啊。看那些美女被毒舌评委骂的体无完肤,精神也愉悦啊!

    用美国人的主意,赚美国人的钱,想想就让冯一平既开心又解气。

    他就这样笑着一路来到校门口,今天第五次向门卫出示出入证,这时,听到后面传来一阵刹车声,回头一看。一辆奥迪100直接开到门前,95年的这个时候。这可是很好的车,他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这时车门打开,后座下来一个女生,冯一平顺道看了一眼,却正是那天莫名其妙的呛声他和刘君的那个,哦,原来多半是个家里有权的主。

    看到冯一平看她,那女生本来带着笑的脸冷了下来,又轻哼了一声,昂着头从他身边走过,冯一平大概估量了一下她昂头的角度,也在45度左右,倒是很有小清新的范。

    不过,谁看你了?是看车的好不好!

    和初生活相比,一正规了好多,虽然学习依然紧张,不过各种副课还是正常的上,当然,校报里的那些被保送到国内一流大学同学的事迹,其实一直在提醒着他们,成绩是多么重要。

    班里,学校里,没有一个冯一平原来或者后来认识的人,所以也没人知道他原来的性格,他也干脆省下了和同学们打交道的时间,活的随心些,每天卡着时间来到学校,课间休息,不是趴在桌子上写小说,就是去学校花园里散散步养养眼。

    和他后座的那个故作高冷的女同学不一样,他的这种高冷,是发自内心的,目前为止,班上的同学,大多数也就是当面遇见了点个头,话都不说一句,至于同学们怎么看他,怎么评价他,他压根就不在乎。

    当然,对同学这样,对老师可不能这样,不然那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老师布置下来的各项任务,他一准按时完成,毕竟在骨子里,他还是个听老师话的好学生。

    入校后的第一次考试,他又是年级第一,这多少也让他在老师眼里加了些分。

    没办法,他的短处是数学,但是他后来在专的时候,好歹学了一两年的高数,多少有些基础,再说,心理年龄十几岁和心理年龄十几岁,无论是思维能力还是看问题的方法,都要强一些,而且他学习也用功,没理由比别人差。

    班主任李老师看到冯一平就这样游离在班级之外,相当不满意,总想找冯一平谈谈,但是又找不到切入点,于是他翻开冯一平的档案,看到上面王玉敏写的,“该生团结同学,乐于助人,”第一次恨起了自己也没少写的这些套话。

    这天下午,又看到冯一平踩着点推着自行车走进学校,忍不住招手叫他过来,“李老师好!”

    冯一平对现在的班主任,当然也不会像对王玉敏那样,尊敬,客气,但是疏离。

    冯一平跟在李老师旁边,在跑道上走,“一平,来班里快一个月了,感觉怎么样?”

    “感觉挺好的,软硬件都比初好太多,学习强度也不高。”

    “恩,你基础好,接受能力强,所以觉得学习强渡不高,对有些同学来说,是不低的,对了,你对班上的同学怎么看?”

    “挺好的,整体水平都很高。”冯一平还是规规矩矩的回答。

    “可是,我怎么觉得你都不太愿意和他们打交道?”

    “真不是,李老师,实话跟您说,我这个人性子不大好,有时候说话太冲,容易引起矛盾,所以我觉得还是保持点距离的好。”冯一平一本正经的和李老师说着这些不实的话。

    好吧,既然是性格的缺陷,李老师还能说什么呢,“一平,你要记住,我们的国情,总是强调集体大过个人,你有空多想想吧。”

    李老师的意思冯一平很明白,但他不想改,知心朋友,他已经有了,和这些陌生的新同学,保持君子之交挺好的,省心又省力。

    他现在一天最休闲的时间,是每天晚上睡觉前,坐在阳台的吊椅上看着不远处的长江,不过今天晚上,又不像平时那么闲适。

    他手里拿着几张纸,那是黄静萍给他写的信,直接寄到小区来的,至于地址,肯定是肖志杰告诉张秋玲,张秋玲再告诉黄静萍的。

    随信附有一张她在师范门前的照片,照片上的她,一如既往的恬淡美丽,信的最后,她却写着,“心里想着你,不知不觉间,课本上,笔记本上,写的都是你的名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