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里的生活,要方便很多,单说冯一平不想做饭的时候,选择就多了很多,不像以前在502的时候,懒得做饭的时候,街上只能买到两样东西,包子或者馒头,油条只有早上有。

    不过,现在的乡下小镇也有很多城里找不到的东西,不说小镇上的人都热心,很静谧、野趣也多这些,乡下那些小买卖人的朴实,在市里就很不容易找到。

    冯一平一直就在小区附近的那个农贸市场买菜,他这个人有个不太好的习惯,买菜这事,从来不会讲价,也不会挑来挑去的,在乡里的时候还好,那些挑着担子买菜的大婶也不会卖给别人五毛,给他就要八毛,

    但现在不一样,看到他一个半大孩子总是自己来买菜,菜场的那些人可不客气,他要是不货比上几家,卖给他的每样菜肯定要贵上几毛,几毛钱虽不多,可是被人当冤大头或者傻子,这样的事最让人生气!

    他总结了下原因,发现最大的可能是因为他的口音。

    方言虽然都差不多,可是区别还是有,等于他一张口,就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话说,国内最大的歧视,不是地域歧视,而是语言歧视,一口港台腔的,瞧不起内地,标准的京片子瞧不起说上海话的,说上海话的瞧不起全国其它的地方……。

    在他们这也一样,一听他说话,就知道他是下面的人。肯定是跟着父母,从乡下来城里讨生活,没什么根脚的。小宰一下,他又能如何?

    你也不要想着跟这些小贩说什么“贪小便宜吃大亏”的话,对他们来说,今天额外多赚了几块就是值得高兴的事,说不定在晚上用从他这多赚的几块钱多称点肉,吃的时候还会笑骂,“那个傻蛋!”。

    直到有一次。冯一平在称了一斤咸鱼干后,当时就提这那袋鱼干,直接在市场管理处放在门口的的公秤上称了一下。发现足足少了二两,买干货的那个摊位当然被处罚了一下,说着市里话来买菜的那些大妈大婶们,这次站在乡下孩子冯一平这边。差点用口水把那缺斤少两的两公婆给淹了。自那之后,冯一平再去买菜,被特殊对待的时候少了好多。

    总之,连买个菜这样平常的小事,也要斗智斗勇,让冯一平这个和平主义者非常不适应。

    话说,现在要是有个人照顾他该多好,比如一个身兼多职的全能型人才。具体的说,就是女朋友。老婆之类的,呵呵!

    不跟同学在课外来往,也没有参加一个奥林匹克兴趣小组的冯一平,高一的日子是很久违的悠闲。

    周末休息的时候,睡个懒觉,去附近吃个早午饭,然后戴上棒球帽,背着包,里面装着相机水壶和本子,骑着车就在市里的大街小巷里转悠。

    经常就这样一转大半天,不时停下来掏出本子记记,有时还拍张照,就像是后来搞销售的时候,先做市场调查一样。

    当然,他现在做的,也是市场调查,而且是很细致的市场调查。

    赵律师回到羊城后,经过大成律所的运作,第二批的这十首歌,又被宝丽金买下,每首歌的金额和上一批差不多,就是分成提高了两个点。

    得知结果的冯一平很满意,这是最后一次,自此之后,不用做,也没必要再做这样的事。

    10月的一天,冯振昌带着梅秋萍,来突袭了一次。

    冯一平下午放学回家的时候,妈妈已经烧好了饭,好丰盛的四菜一汤,平时随便炒两个菜就管一天的冯一平,吃了个肚儿圆。

    连王昌宁父母在内,现在已经有8家人在下面的县市里开了店,冯振昌他们两个,今天刚从他的老伙计冯明志家新开的店里过来。

    “他们家的店怎么样?”冯一平问爸爸。

    “所有的都是按照我们说的来,生意也不错,挺好的。”

    在收拾桌子的梅秋萍就插了一句,“也不是都挺好的,明志家的那个婆娘,没事的时候,总是带着她小姑子坐在店里,叫人看了就不舒服。”

    冯振昌说,“也是没办法,现在天这么热,总是呆在厨房确实受不了。”

    不过,这一点,他私下也是跟风明志提过的,现在他也觉得,那些厨师和服务员没事的时候就餐厅里睡觉、打牌、闲聊的那饭馆,和自己家的店不是一个档次的。

    “车站旁边的那家店生意怎么样?”

    “呵呵,”提起这个,爸妈都非常高兴,“当初你说的是对的,现在那家店,抵得上家学苑路的店,晚上生意都可以做到九点多,现在是你姐姐在那管。”

    这也是冯振昌最骄傲的地方,那家店,可是他辛辛苦苦想办法盘下来的,现在的成绩,让他很有成就感。

    “一平,前两天,我们抓到了一个收钱的和厨房的勾结,把钱放到自己口袋里的事。”说完了高兴的事,就轮到糟心的事。

    这终于还是发生了。

    他们现在,还是沿用老做法,顾客进门的时候,交钱换成一张小票,厨房凭小票下面,晚上结账的时候,就把两边的单据一对,然后核实现金,一般这样也不会有事。

    可是,当厨房的和前面收钱的勾连起来,钻空子也容易。

    “不是村里的人吧?”

    “不是,要是村里的,我会让他以后都没脸回去见人。”梅秋萍说。

    不过,村里的就真没人也动过手脚吗,冯一平表示怀疑。

    “所以说,还是要买收银机啊,你们舍不得。”他早就提了这事,爸妈一直很犹豫,那收银机现在可要上万块一台,他们现在十一家店,那可是整整十多万!

    “就没有其它办法吗?你好好想想!”梅秋萍希翼的看着他。

    “真没办法,你们肯定也想过,只要还是用票据,总是有空子可钻,有了收银机,里面的数据他们改不了。”当然,不是说用了收银机以后就完全没有漏洞,只不过这个漏洞小了很多。

    “那可不是小数目,十几万啊!”冯振昌也是一脸的心不甘情不愿。

    “爸妈,你们想想,现在不比以前,这么多家店,这么多人,你们只抓到一起,难道其它店没有这样的事情吗?这样放任下去,都想着怎么钻空子,谁还会好好做事?”

    没办法,后来只要是请了人的小卖部,收银机这些都是标配,开店的时候都算在成本里的,当然,后来的这些电子产品都便宜,他们原来没配,现在一下子加上去,确实成本很高。

    “唉,看来也只能这样。”

    “不,学苑路的那家店不用,省一台就少花万把块钱,我都在店里,看谁能搞这些小动作!”梅秋萍说。(。。)

    ps:  ps:抱歉,刚刚回到家,迟了些,请见谅!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