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厉害的女人

 热门推荐:
    现在的同桌刘君,他虽然不姓卓,当下也是个长喉结的少年,冯一平觉得他还是有些女性的色彩,比如,他就特别爱八卦,而且以此为乐,以此为荣。

    他充分发挥自己极具亲和力、易让人产生好感的强项,到处搜集各路消息,有些包打听的架势。

    这些爱八卦的人,当然也最爱说八卦,比如现在,冯一平一边把笔记本和水壶往书包里装——有了初的教训,他现在可不敢把笔记本放在教室,一边听他唠叨,“你知道吗,我们原本不用交这么高的学费,前几年在老校区的时候,学费很低,而且每学期多少还有些补贴的。”

    这样的时候,还是要自觉的捧一下哏,“为什么?”

    “都怪前面的那个好大喜功的校长,挺好的老校区不用,花大钱兴建现在的这个新校区,然后,她得到了上面的赏识,提上去当了副市长,给我们学校留下了一屁股的债,据说有好几千万!”

    前校长冯一平清楚,校报里都有的,是一位极有魄力的女同志,没想到她魄力这么大,在这个年代,就敢欠几千万的外债来建新学校,啧啧,厉害!

    就是不知道被她这一手,坑死了多少家建筑业相关的公司。

    “所以啊,学校为了还债,只有想办法创收。”刘君说。

    “所以我们的学杂费才这么高,”冯一平接了一句。

    “还不止呢!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这一届招了这么多班?”

    “为了多收学费?”

    “学费算什么。主要是招自费生,550分以上的,都可以掏钱进来。差两分以内的,都掏一万,其它的,差一分150,你算算这是多少?”

    我的个乖乖,这还真是了不得!要是差二十分,那就得一次交上四万。再凑一点,都能在市里买套房子。

    什么是一本万利的生意,这就是。

    “这还不算。听说学校还打算在其它的地方和别的学校合办一些班,不过是打着我们学校的幌子,这样可以收高学费,又一个创收的手段。”

    呵呵。所以说。教育事业,还真不愧是我们国家最早市场化的一个,赚钱的手段,正是花样翻新。

    “所以,现在市里的都说,这是毁了一所名校,成就了一位副市长。”刘君总结道。

    冯一平还真不知道这里牵扯到这么多,难怪全市考第一的那个要想办法到省里去读。

    评判一个名校的主要标准。除了要看他出过多少省状元,拿个几座奥林匹克大赛的奖杯之外。最主要的是看高考的时候,有多少学生被大学录取,特别是被一流的大学录取,所以,说白了,名校的根基是优质的学生。

    现在为了创收,招了这么多自费生,自然会拉低整体水平,比如你有两百个毕业生,其有五十个上了国内排名前十的大学,还有一百个上了其它的211高校,你当然算得上是名校。

    可是,还是这样的成绩,你要是有五百个毕业生呢,也就是个比一般学校稍好点而已,但是,你比一般学校的费用也高很多啊。

    两个人说着转身往外走,冷不防一杯水迎面就泼过来。

    拿着餐具去食堂的刘君是主要的攻击对象,一头一脸的水,冯一平则是遭了池鱼之殃,脸上溅到了一点。

    始作俑者还是后排的那个女生,这时还好整以暇的把杯子盖拧紧,放进包里,施施然的往外走。

    周围幸灾乐祸的人不少,却没有一个出面拦住她的。

    突遭水泼的刘君有些发蒙,过了会才反应过来,抹了把脸上的水,对着那个女同学叫道,“郑佳怡,你有病是吧!”

    好吧,冯一平这一次才记住那个同学的名字,也有些恼火,这女的神经了是吧!

    刘君追了过去,但是总是发神经的郑佳怡同学走的却是不慢,他追到楼梯口,眼见就追不上,小跑倒是能追上,可那不是往政教处枪口上撞吗?

    他只得恨恨的回来找纸巾擦水,“我去找李老师。”

    冯一平拉住他的手,“既然去找李老师,那还擦什么?你先去,如果李老师要证人,我帮你作证。”

    “说的对,这就是铁证。”

    郑佳怡这次总算是低着头,急步走到校门口,那辆奥迪已经停在那等他,司机看着她走出校门,去帮着打开车门,“张叔,不用,我自己开!”

    “呵呵,我都习惯了。”

    奥迪一路平稳的行驶着,最后驶进一处有武警守卫的院子,在间一栋层的小楼前停下来。

    郑佳怡推门进屋,一个围着围裙,带着眼睛,一脸书卷气的年男人从厨房探出头来,“呵呵,女儿回来啦,先去洗手,饭马上好。”

    郑佳怡也不去帮忙,也不去洗手,丢下书包,走到后院,坐在躺椅上,依旧气鼓鼓的。

    过不多时,前面又响起刹车声,随着踢踢踏踏的脚步声,郑佳怡老爸又问一声,“回来啦!”

    “恩,佳怡呢?”

    “在后院呢。”

    “佳怡,过来帮我捶捶背,开一下午的会,腰酸背痛的。”

    郑佳怡有些不情愿的走进去,沙发上坐着个年女人,短发,面容坚毅,右边嘴角下方有颗痣,穿着湖蓝色西装领的短袖衬衫,此时正用双手揉着太阳穴。

    郑佳怡走过去,不轻不重的在她背上捶了起来,“你个死丫头,轻一点!怎么,受什么委屈啦?”

    “没有。”在妈妈面前,郑佳怡算是柔和了一点。

    想了想,又说道,“妈,学校里有人说……,”

    “说什么?”她妈漫不经心的问。

    “哦,没什么,听说可能会组织秋游。”

    “恩,还是学校好啊!”她妈妈感叹了一句。

    “好啦,开饭咯!”郑博赡端着一盘油焖大虾走出来。

    郑佳怡去帮着摆碗筷,她爸爸给她盛好饭,夹上几个大虾给她,“今天在学校怎么样?”

    “挺好的。”

    “你呢?”郑博赡转向妻子。

    “不顺利!”

    “还是修桥的事?”

    “恩,孙市长修桥的资金差一大截,叫各部门凑钱,又哪里有余钱?他最后下死命令,要所有在编的、从财政领工资的人员,每月扣发工资的10%,也不知道这会是什么后果。”

    “这几年的集资可不少,其它的还好说,你负责的教育这一块,下面有的乡镇学校,工资都不能按时发,还要这样一扣,那还了得!”郑博赡给妻子舀了碗汤。

    “只能走走看吧!”

    晚自习的时候,冯一平还是卡着点走进教室,发现郑佳怡没事人一样的在座位上看书,刘君也在,不过不像是看书,像是在发呆。

    他碰了他一下,朝后排努了努嘴,小声问他,“李老师怎么说?要我作证吗?”

    刘君却一句话也不说,只一脸哀怨的看着他。

    冯一平非常不解,这是怎么回事?(。。)

    ps:  ps:晚上还会有一章,不过不一定在零点前。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