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君是个聪明人,想起李老师听说他是说前校长的坏话,结果被郑佳怡泼了一头一脸的水时,忍禁不禁的随口说了一句,“你还真是活该!”

    他马上就明白过来,只能哀叹自己命不好,谁叫自己说的就是郑佳怡妈妈呢,可不活该嘛!

    可这话他又不好跟冯一平说,郑佳怡是瞒着身份的,他要再八卦出来,是不是又想被泼一次水啊!

    冯一平看到他那个幽怨的样子,马上转过头去,你一个阳刚的小伙子这副表情是要整哪样?

    反正挨泼的是他,他都不计较,冯一平当然更无所谓。

    爱说八卦的人最痛苦的是什么?莫过于知道一个大八卦,却偏偏不能说!

    刘君觉得再这样下去,他肯定会憋出病来,还是想个法子调换一下座位吧!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周六的午,冯一平走出校门,看到冯振昌把车停在对面朝他招手,他背着书包跑过去,冯振昌递给他一个保温桶,“给,你妈特意为你煮的面,先垫垫肚子。”

    “你吃了吗爸?”

    冯振昌从另一个保温桶里拿出一个粽叶包着的糯米鸡,给他剥开,“我来之前吃的。”

    妈妈做的东西确实是香一些,正是长身体的冯一平稀里哗啦的几分钟吃完面,冯振昌笑着把糯米鸡递给他,“吃起东西来,就像没长喉咙一样。”

    随着事业有所小成,冯振昌的性格也变了些。自信了,在儿女面前笑的时候越来越多,不像以前总是冷着脸。

    两个多小时后。冯振昌带着冯一平停在市心一个小区里,这是现在省城不多的几个高层住宅小区之一,每栋楼都高21层,也算是省城最早的一批电梯房。

    冯一平跟着爸爸来到16楼,在1605的门上敲了敲,开门的是蔡虹的大嫂,“振昌哥。哦,一平,好久不见。快进来。”

    蔡虹挽着二哥的女朋友谢莉从一间房间里走出来,高傲的谢莉,此时也掩饰不住眼的艳羡。

    “一平,你看。这些家具我很满意。”蔡虹拉着冯一平看他设计的那些家具。

    “冯一平。这些真是你设计的?”谢莉有些狐疑的问。

    “也不算是原创吧,我看过一些杂志,借鉴了很多。”冯一平这说的是实话,不过是二十多年后的杂志。

    谢莉流露出一副我就知道如此的表情,不过还是对冯一平说,“那到时也帮我买设计一套特别的呗!”

    冯一平还没说话,客厅那的梅义良接过话头,“不是不可以。可是你和二哥到时怎么感谢他?我和彩虹可是答应要给他买一台电脑的。”

    冯振昌边喝着茶边说,“开玩笑的。不用当真,一平要电脑我给他买。”

    谢莉走过去坐在蔡鑫身边,“我说啊,到时要感谢一平也应该是蔡叔叔感谢,反正这些式样最后总是交给厂里,你说是不是?”她用胳膊碰了碰蔡鑫。

    “小莉你这样说可不对啊,你们的家具,爸肯定是不收钱的,合着到时候你白得一套家具不说,连个人情也不用背,真不愧是大学的高材生啊!”

    果然,就没有几个妯娌是能和睦相处的。

    说做就做,趁还有时间,梅义良开车拉着冯一平和想看看热闹的蔡磊,一起去电子市场,老二蔡鑫和女朋友去逛街,冯振昌回店里,蔡虹和大嫂准备晚饭。

    此时的电子市场,不是后来光鲜现代的数码港湾,主体是栋老旧的层楼,楼外挂满了各类招牌,附近的几条街,也全都是买相关产品的,很热闹嘈杂,街上不是有拉着平板车经过,上面堆的都是货。

    冯一平对硬件这些东西也不懂,只依稀记得现在的奔腾处理器是可以超频的,好像就是调整一下倍频开关,cpu依然能够稳定的运行在更高的频率下。

    所以他们走一家看一家,看一家问一家,不一会的工夫,手里就捏着一大把报价单,一比较,也是大同小异,看不出什么来。

    冯一平想着,既然大家都不懂,那还是找台品牌机好,免得被那些组装机的宰。

    不过,这个时候,后来遍地都是的品牌专卖店还没出现,转了大半圈,找到一家以联想电脑为主的,冯一平挑了半天,最后看了一台按现在流行的叫法,叫“多媒体电脑”的。

    pentiu5处理器,14球面寸显示器,8动态内存,540硬盘,4倍速光驱,16位声卡,当然装的是in95系统,价格真贵,14800!

    个人轮番上阵,砍了半个多小时,最后砍到1000整,再送了张软盘,冯一平提了一下,老板亲自操刀,硬是把pentiu5超频到pentiu100的水平。

    “要游戏吗?”

    老板这一问,又让他破了几块钱的财,冯一平从他那要过来一张红警95的安装盘。

    付钱的时候,必须得说,梅义良是有些肝颤的,他是知道这玩意不便宜,要上万块,可是看着那两个盒子,觉得有些不值。

    这笔钱,可是差不多能买下他那辆车的一半的一半,也可以买下他现在那套房子的卫生间的。

    “谢谢小舅!”有个有钱,又肯为你花钱的舅舅真好!

    他这么想的时候,就没想过,其实论起身家来,他可是比小舅还要丰厚些。

    “不用谢,把电脑用在正途上,不要总是玩游戏,记住了吗?”

    都花了万多块钱,教训几句也应该的,“记住了,小舅!”

    旁边的蔡磊看了觉得好笑,“你这个外甥啊,就是只小狐狸。”

    晚上,小舅的新房子里很热闹,蔡家一共六位,加上冯一平一家四位,还有梅家两兄弟,一共十二个人,6位成年男人一桌喝酒,冯一平和妈妈她们一桌喝果汁,一直闹腾到十点钟才散场。

    第二天午,冯一平等在财经大学门口,远远的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职业装女性走过来,等走近了,他装作不敢相信的样子,揉了揉眼睛,“是你吗李嘉姐姐?”

    眼前的李嘉,确实大变样,整整瘦了一圈,头发也做过,还化了淡妆,再加上一身得体的职业装,整体形象,大大迥异于以前。

    “你说呢?”李嘉在他面前转了一圈,“好看吧!”

    “好看,你已经从女生成为女神了姐!”

    “呵呵,还是你会说话,说,午请我们去哪吃?”

    “胖哥呢?”

    “磨蹭什么呢,快点啊!”李嘉对着后面也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但手里提着一个女式包不紧不慢的走着的高志毅说。

    “不就是实个习嘛,至于搞得这么正式吗?”高志毅跟冯一平打了个招呼,把领带松了松,跟着就埋怨起来。

    “你知道什么,就因为是实习,才要给领导留个好印象。”

    冯一平觉得他们两个明显和以前不一样,就试探着问了一句,“看这个样子,今天不应该我请客啊,应该是你们要请客感谢我这个媒人啊!”

    “什么媒人,你认识我们之前,我们就认识的好不好!”李嘉想掐冯一平的耳朵,“你本来就比我们有钱,马继伟又给你介绍了个分理处装修的活,虽然是二包,也能赚一笔吧,你不请谁请?”

    “好,我请!”冯一平举双手答应。

    呵呵,这两天,碰到的还都是好事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