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除了显示器,它的配置还比不上后来千元以下的国产智能手机,但配置再差的电脑,那也是电脑。

    把线接好,开机以后,费了半天功夫,冯一平先装上了红警,坚持玩了一把,就再也玩不下去,这么原始的游戏版本,实在提不起兴趣来,玩了两把纸牌,重新体验了下扫地雷,得,还是干正事吧。

    拿出那一摞纸,先把已经写好的这些录到电脑里,现在,它的主要功能就是这个。

    至于申请宽带神马的,还是算了吧。

    大洋彼岸的那个后来在白宫女实习生裙子上留(用流也可以哦)下些不该留的东西的比尔,上任伊始,对国强硬的同时,又雄心勃勃的提出了信息高速公路的计划,所以信息化这个话题,在国内也炒的很热。

    但是,除了一些单位可以专线上网,比如一些大学,普通用户,首先又得花大几千装固话,然后拨号上网,速度巨慢不说,肯定还得上一会断一会的。

    而且,后来的四大门户网站,这时都还不见影子,上网也看不了什么玩意。

    另外,估计这会网上也没有饭岛爱之类的资源,即使有,也没下载工具,有了下载工具,估计得花上大半年的工夫才能下完,哦,也不行,你硬盘不够大……。

    总之呢,这会的家庭宽带,那就是满满一茶几的杯子,唯一能出去炫耀的。就是“我今天在家里给几个朋友发了伊妹儿。”

    所以,宽带还是算了吧,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从周开始。冯一平觉得,学校的老师好像有些人心浮动的感觉,政教处的那些黑面神,一个二个的脾气比以往都大,特别是有几个女老师,找碴训人的时候,几与泼妇无异。

    休息的时候。老师们也经常两成堆的聚在一起,有些愤愤的在说些什么。

    学校各级领导的办公室,这两天更是被踏破了门槛。一个接一个的老师来问,“为什么工资少了那么多?”

    开始,他们还有耐心的一个个的解释,要有集体观念。要舍小家顾大家。是党员的,更要拿出党性来。

    到后来,实在是烦了,再遇到人来问,就直接撂一句,“我的工资也扣了,比你扣的还多的,我找谁去?”

    不仅是教育系统如此。市里所有的公职单位的领导,这个月底都被烦的要死。一个个的都被下属追问。

    至于那些本来就不景气的国企,那就不是问问这么明,已经有闹事的。

    在拦下了几起去省里告状的队伍后,主官工业的副市长察觉到了这个不好的苗头,召集了下属的各局和一干企业的头头脑脑开了一次会,总之就一点,不管用什么手段,不允许出现围堵政府,更不允许出现去省里告状的。

    分管其它条块的副市长也都一样,召集手下的头头脑脑们开会强调,一定要做好解释和安抚工作,决不允许出现**。

    可是,他们忘了,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各路头脑们这几天前所未有的尽职尽责,有些事还是拦不住。

    新的一个月第一个星期五的早上,市内各地区,不同行业的百多人,有的抱着还在襁褓的孩子,有的推着轮椅上的父母,围住了市委市政府大楼,随后,那些路过上班的职工们也有些人加入进去,队伍迅速扩大到了五百多人。

    与此同时,一批人迂回了一个大圈子,分散着坐渡轮到了江对岸,然后从那直奔省城,在省政府大门前集结了十多个人,举着一些横幅,上面写着,“我要养家糊口“,“我要拿钱救命”,更有几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直接跪在大门口。

    省政府的反应比较快,主要也是因为这的人少,一位副秘书长亲自把那几个老人扶起来,然后把门前的人全都请了进去。

    随后,省政府安排了两辆大巴,由副秘书长亲自陪同,把他们送回了市里。

    市里,市委书记亲自出面,承诺最迟天内拿出一个解决方案来,各路领导也通力协作,纷纷出面劝导、安抚之后,请愿的那些人终于散去。

    市政府的一正六副位市长刚商量出一个承诺给大家15%利息的方案,就接到通知,陪市委书记一起迎接省政府副秘书长,秘书长传达了省委省政府的指示,“建设民生工程,也不能不顾基层群众的生活疾苦。”然后连门都不进,掉头就回了省里。

    站在人群前面,一向强硬铁腕的市长,笑着目送副秘书长的车远去,再转过身时,脸黑的和包公差不多。

    就和冯一平记忆的一样,建跨江大桥这事最后当然还是不了了之,大家被扣发的工资,没等到月底,第二天就发了下来。

    当然,事人的失意煎熬,冯一平他们是想都懒得想的,大家都把这事当作一件谈资,哦,少数一些同学例外,比如像郑佳怡她这样的二代们,每一次这样的事,对他们的父母来讲,是个难关,同时也是个机会。

    其实,从心里,冯一平是有些同情这个市长的,以农业为主的内地城市的父母官,确实不容易做出成绩来。招商引资的口号喊得虽然响,但商人们是最精的,没点过硬的依靠,谁会到你这内陆城市来投资,那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所以呢,要想做出些成绩,引起上面的主意,只能想方设法在城市建设方面下些工夫。

    他好歹建的是跨江大桥,真的是民生工程,不像后来不少地方的父母官,为了政绩,大肆兴建一些华而不实的地标性工程。

    骑着车,哼着“团结就是力量”的冯一平,在小区门口听见有人喊他,他按下刹车,一脚支地,回头一看,黄静萍脆生生的站在小区门口。

    不到半年的工夫,她的变化也很大,头发留长了,更添了几分温柔,上面是一件黄色暗花的长袖衬衫,外面套着一件白色毛背心,下身穿着及膝的黑色裙子,脚上套着肉色丝袜,脚穿一双黑色高跟鞋。

    黑色配黄色,按理说非常不搭的两种色调,愣是被她穿出了一份靓丽出尘的味道来。

    冯一平有些傻,“你怎么来啦?”(。。)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