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几天的假,就想出来转转,也没去过其它地方,想着离市里近点,就来看看。”黄静萍走过来,“欢迎吗?”

    “欢迎之至!走,去我家里坐坐。”冯一平把她手里的包接过来,放在后座上,推着车,两个人一起往里走。

    进了房间,带着黄静萍转了一下,“这房子装的真漂亮,哇,你还有电脑呢!”她马上被书桌上的电脑吸引住了。

    “我舅舅给我买的,你试试。”

    黄静萍坐在转椅上上转悠着,看冯一平开机,“这椅子也舒服。”

    她转到窗子的那一边,她起身走过去,“那是长江?”

    冯一平肯定的点点头,和肖志杰他们一样,她再也不说话,只静静的看着。

    机箱里咯吱咯吱的响了好一阵,终于到了蓝天白云的桌面,“好了!”冯一平招呼了以手托腮,还在看着长江的黄静萍一声。

    “真美!”,她回过神来,说了一句。

    “对,书上写的,和亲眼看到的,感觉绝对不一样。”冯一平让她坐在椅子上,指点着她打开d盘里的音乐,她想也不想的,直接打开了祈祷那首歌。

    “我们学校也有个微机室,一共二十几台电脑,不过我们一个月也只能上机一次,还至少两个人一台。”黄静萍说着在师范里的一些事情,冯一平也说了说自己在一的情况,就这样。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天就黑了下来。

    糟了,还要去学校上晚自习呢!冯一平一看表。已经过了快半个小时。

    “走吧,我们去吃饭。”

    “哦,天啊,都这么晚,你不去上晚自习吗?”

    “先陪你去吃饭吧,然后我再去找班主任说一声。”

    “家里有菜吗?要不就在家里做,你先去学校。等你回来我们再吃吧,我手艺也可以的哦!”

    “那也行,也要是饿了。先吃点饼干,菜都在冰箱里。”

    冯一平也顾不得客气,老师们最近都这么大火气,迟到是一回事。无故旷课不到。那又是一回事。

    他交待了一句,急急忙忙的下楼骑车往学校赶。

    把车停好,他主动朝李老师的办公室走去,一路故意走的很急,途,还把水壶里的水倒了点在手心,在两鬓抹了抹。

    “李老师,”冯一平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进了办公室——这不是装的。他愣是走出了小跑的速度,真的有些累。冯一平抹把脸上的汗,“对不起,家里临时有事耽搁了,所以现在才到。”

    李老师正在批改作业,看他满头满脸的汗,“恩,我也不问什么事,只一条,以后不允许了啊。”

    “是,一定!”

    来到教室,大家都在静静的做着作业,申请调换座位不成的刘君小声问了一句,“今天怎么了,第一次迟到,还迟到这么长时间。”

    他把头朝后稍稍一点,“今天郑书记值日,你的操行分是扣定咯!”

    后排的郑佳怡是班上的团委书记。

    “恩,应该扣!”冯一平忙着擦脸上的汗。

    这时后排传来一声拉长的咳嗽声,这是值日干部提醒他们,不要说话!

    刘君马上连出气都小声了些,冯一平有些恼火,故意把课桌重重的关了一下,这一声脆响,引得班上的同学纷纷朝这边看。

    郑佳怡冷冷的盯着冯一平的后脑勺看了几秒,看着他没事人的一样的开始做作业,嘴动了几下,最后还是没出声。

    不知怎么回事,她觉得这个和她一句话都没说过的同学,和爸爸有点像,平常脾气都很好,很温和,但是较真的时候,连强悍的妈妈也要让步。

    晚自习后回家的路上,冯一平找了家还在营业的小卖部,买了他那里最好的牙刷杯子和毛巾。

    来到单元楼下,看着家里亮着的灯,他在楼下静静的站了好几分钟才上楼。

    餐桌上的菜上都扣着一个盘子,黄静萍双脚收到沙发上,抱着个抱枕在看电视,见他进门,展颜一笑,“你回来啦,先去洗手吧,我去把汤热一下就可以吃饭。”

    这熟悉的一幕,让冯一平有些恍惚,他轻轻摇了摇头,定睛一看,黄静萍一脸关切的走过来,“你怎么了?”

    “没事,可能是刚才路上骑的快了些。”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妥。

    果然,黄静萍听了就笑了,把他扶到沙发上坐下,“急什么,我又不会跑,你先坐会,我给你倒杯水。”

    黄静萍笑着走进厨房,冯一平跑进卫生间,用冷水冲了把脸,这才觉得清醒了些,又发现堆在盆里的脏衣服不见了,连内裤都不在,他出来一看,脏衣服和四角内裤,正在阳台的衣架上随风轻舞呢!

    “你帮我把衣服洗了?”

    “都是洗衣机洗的,我就帮你洗了内衣,”黄静萍说这个的时候,脸有些红,“以后换下来的脏衣服,顺手放进洗衣机,堆在那里会有味道。”

    “我是多一些一起洗,这样节约水知道吧!”冯一平觉得现在这节奏不对,就故意开起了玩笑。

    “你啊,就是什么都有理。”黄静萍把饭盛好,放到他面前,“尝尝我做的菜,我是卡着点做的,你回来之前刚做好。”

    一共菜一汤,一个辣椒炒肉,一个小葱肉末炒嫩豆腐,一个红烧鱼段,一个西红柿鸡蛋汤,味道还不知道如何,至少卖相相当不错。

    冯一平一个个的尝过去,嘴里塞满了菜,说不了话,对黄静萍竖起大拇指。

    “真的?那你多吃点!”

    冯一平只吃了一小碗饭,帮着把个菜吃了个干净,黄静萍高兴的很,一边收拾碗筷一边问他,“你平时总是胡乱对付的吧!”

    “没有,只不过一餐没有炒这么多菜,也没你烧的好。”他从她手里接过那些,“我洗吧!回来的路上我买了毛巾和牙刷,你先接点热水泡一下。”

    “呵呵,你买啦,你走后我也准备出去买的,又把找不到回来的路。”

    “现在还开门的店不多,我随便买的,你将就着用吧!”

    洗完了碗,冯一平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着卫生间传来的水声,他最后还是走到书房,也没写字,就那样看着窗外黑漆漆的长江。

    “你在这呢,”黄静萍穿着套睡衣,用毛巾擦着头发,“来,帮我吹吹头发!”

    冯一平跟着她来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用手托着她的长发,把吹风机推到二档,轻轻的吹着。

    “我留长头发好看还是短头发好看?”

    “都好看!”这些问题,冯一平闭着眼睛也不会答错。

    黄静萍满意的轻笑一声,“可是头发长了,发梢容易开叉”

    “我看没有啊,挺好的!”冯一平把头发捧到眼前看了下,忍住自己想吸一口气的冲动。

    等吹到她头顶上的时候,他又忍住不去看下面那锁骨以及再下面那些白腻,只是喉咙有些干。

    冯一平洗完了出来,黄静萍关掉电视,“晚安!”她轻轻的说了一声,低着头走进了客房。

    闻着房间里若有若无的余香,冯一平回到卧室,已经快十一点钟,可是好像还一点不困的样子,不过还是关了灯,马上上床。

    翻来覆去不知道多久,把床头的那杯水都喝完了,还觉得渴,就赤着脚去客厅倒水,刚到了半杯,听见“噔”的一声轻响,客房的灯亮了,他也顾不得水和杯子,空着手跑回了房间。

    躺在床上,听到那边门开了,然后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响起,不是朝他这,是进了卫生间,过了一会,轻微的脚步声又回到客房,然后,那边的门又轻轻关上。(。。)

    ps:  ps:晚上还有一章。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