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俩也算是小有收获的回到省城,当晚,梅义良带着已经显怀的蔡虹来给冯振昌他们接风。

    吃饭的时候,冯振昌眉飞色舞的说起和外国人谈判的事,外国人大家都有见过,但是打交道却没有,所以对他们两个近距离和外国人接触的事还都很感兴趣。

    “你是没见到那个老外,又高又壮,他走在前面,把身后跟着的一个身材和蔡虹差不多的女的,挡的完全看不到,怕是有两米高,至少得两百多斤,问个好也问的怪声怪气的。”

    “你的普通话也不怎么样。”梅秋萍给儿子夹了一块鱼,同时打击了一下说的口水四溅的冯振昌。

    “怎么也比他好!”

    “哥,你跟一个外国人比国话说的好,我怎么听了就觉得好笑呢?”蔡虹听了他的话,忍不住笑。

    算了,不跟这些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计较,冯振昌转而说起登上东方明珠塔的事,可是照片还没洗出来,他讲述的能力又差点火候,不能带大家身临其境,听的人只是感概,那楼真高啊!

    冯振昌突然有一种对着一群牛弹琴的感觉。

    “弟,按你说的,如果这次转让成功,能有多少钱?”是啊,这才是大家关心的问题。

    “具体不清楚,几十万吧!”冯一平含糊的说,他也是真不清楚,在这一行,因为算得上是开创者,现在也没有先例可以比较。

    “那就是在上海买套房子没问题?”

    “应该没问题。不过这笔钱我有用。”

    “小小年纪,也不买房子,这么大一笔钱你用来干什么?你不是不愿意吧?”冯玉萱不满的问。几个大人,特别是梅秋萍,此时碗都放在桌子上,都不解的看着他。

    “我要开个公司,开发软件的,这些钱全投进去估计也只能先撑个场子起来。”

    “软件?是什么?”梅秋萍问。

    “电脑上用的!”这个梅义良知道。

    好吧,小舅这么说也不能说是错。

    “能赚钱吗?”冯振昌问。

    “做的好能赚大钱。做的一般能赚些钱,做的差,以后也能省些钱。”这也是冯一平的真心话。

    “那就是不稳妥呗。儿子,你再想想吧,你姐说的没错,哪怕是把这笔钱你再拿去买套房子。那也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啊!”梅秋萍劝他。

    “就是。听你说的这么玄乎,还不如买套房子呢。”冯玉萱可是还记着冯一平的那番话,想成为上海人。

    “对,还是多想想,再买个铺面也不错,我觉得学苑路那家说不定也能买下来。”冯振昌说。

    关键时刻,还是蔡虹出来支持他,“哥。姐,你们还是先听一平说完吧。他的主意,有几回是错的?再者说,就算将来拿到了钱,这钱也是他赚的,怎么用,他该有发言权吧!”

    “对,让一平先说说,你那个软件是什么东西。”梅义良也说。

    要让他们理解,冯一平还真得好好组织一下语言,“我想开发的这个软件,是给企业用的,就比如用在家里的面馆上,爸妈到时在家里点点鼠标,看看电脑,就能知道哪家店到现在为止每样买了多少,有多少顾客的点单还没有上,哪个员工正在收拾桌子,厨房的厨师正在煮什么面,厨房储物架上第层左边第二格里的,从农贸市场禽蛋铺张家采购来的鸡蛋还有多少个,这样下去,多长时间,就要给那家店送鸡蛋,麦饼机里还有多少麦饼,里面干菜的是多少,咸菜的是多少……。”

    一群人都听的云里雾里的,冯一平只好结合实际,“就是每家店都装上这个之后,哪怕都不去店里,你也能知道每家店实时的情况,那些想动歪心思的,再也没办法做手脚,偷不了钱。”

    这样说是直观点,但是大家都还不太懂,冯一平只得再发挥一下,“我们现在在省城有十几家店,比较集,开车用不了一天就能转一圈,假设我们在全国各地开了一百一十家店,那该怎么管,要是将来还开到国外去呢?那些店长就一定不会和手下一起瞒着我们捞外快吗?”为了让爸妈能接受,冯一平只有尽量往钱上靠。

    “还是不懂!”冯玉萱率先摇头。

    “我也不大懂,不过听一平说的是挺好的,要是真能那样,哥,姐,你们以后不是轻松多了吗?”

    “我也不懂,不过,哥,姐,我觉得从年前到现在,一平说的都还靠谱,你们去上海想卖给美国人的那样东西,说不定就是他为了这件事做出来的,既然他想做,就让他做吧,我们这些大人,帮不了忙,也不能拖后腿吧!”

    不仅真人秀的版权是为了这事,他寄到哥哥出版社想出书的小说,也是为了这事,还是小舅和小舅妈理解我!冯一平在心里默默为他们两个点赞。

    “可是,你现在还在上高,这么关键的时候开公司,要是影响了学习,那可就得不偿失。”冯振昌可不想儿子将来大学都靠不上。

    “不会影响的,具体的事又不是我做,是要找专业的人来做。”

    “那就看这次到底能从美国佬那赚多少钱吧!”梅秋萍看了冯振昌一眼。

    好吧,虽然还没明确同意,但至少现在他们也不反对,也是,几十万这样的大事,爸妈慎重点也正常。

    有句话说,科技使人类进步,冯一平有个歪理,偷懒使科技进步。

    你想一想是不是这个理,围绕着使自己更轻松舒适这个主题,大家推动了多少科技创新?

    冯一平当然想赚钱,想赚大钱。可是,他又不想太累,没日没夜的为了钱拼死拼活的。就像我们国家后来提的口号,“要更快更好的发展”,冯一平也想省心省力的赚大钱。

    他的这个奢望,也不是白日梦,在这个信息化即将到来的时代,一款合适的企业管理系统能帮管理者省不少事。

    所以,冯一平想做的就是企业管理系统。就是后来简称为“erp”系统的软件。

    这一系统发展的历史并不长,最初只是为生产企业服务,前身是西方的一些工业强国。在40年代为了解决工厂库存控制问题提出的订货点法,随着计算机系统的发展,在原有的基础上发展出库存订货计划,然后普及到采购、库存、生产、销售的管理。然后逐渐加入财务、工程技术等模块。不过它主要还是面向企业内部资源的全面计划管理。

    就在90年代初,也就是这几年,才逐步发展成为怎样有效利用和管理整体资源的管理思想,也就是erp,enterpriseresourcesplanning,称企业资源计划,是涵盖了物资资源管理(物流)、人力资源管理(人流)、财务资源管理(财流)、信息资源管理(信息流)集成一体化的企业管理软件。

    现阶段,只有国内的一些大型机械制造企业,如一些机床厂。还有一汽、上海大众、广州标志等汽车生产厂,以及像成飞这样的企业从国外引进了这些系统。

    但是。到了下世纪初,国内软件企业也开发出一些有自主知识产权的erp系统来,它就在国内就普及开来,应用的行业也不仅仅局限于大型生产企业,扩散到了方方面面,如政府、金融、电力、石油、化工,以及服务业等等,型企业,甚至一些规模不大的小企业也用上了模块较少的系统。

    所以后来流行一句话,“不上erp系统是等死,上erp系统是找死。”

    为什么不上erp系统是等死,简单点说,因为那些成功应用的企业,至少能提高百分之几十的效率,成本大幅降低,同行业的不跟着上,那就坐等着被挤出市场吧。

    为什么上erp系统是找死呢?上这个系统,是非常复杂的一件事情,不是简简单单的添置一些硬件,然后装上这套软件就了事。其它不说,首先,要配合着优化流程,在一个已经成型的企业里,优化流程就相当于动大手术,搞不好就会伤筋动骨。

    而且花费也是不菲,从前期的咨询、软硬件的投入,员工的培训,后期的维护,是一件长期的、花销不小的工作。

    比如广州标志,前后花了2000万法郎建设这套系统,但最后并不成功,跟着在几年后退出了市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而且,经历的过的人都知道,在企业进行erp系统改造的时候,没完没了的项目实施,没完没了的加班、培训,真是会超出一般人的忍耐度,搞不好系统还没上完,员工就流失了一半。

    冯一平是想着,趁现在他想做的事都还没开始,国内暂时也没有软件企业上马这个项目,就先拉一群人马攻攻关,要是做成了那最好,自己创业之初就先用起来,免得后来再改这动那的。

    而且,就单说软件,针对不同的企业,不同版本的软件,价格可以从几万卖到几百万,内核都差不多,就是根据企业的实际情况做一些调整优化,而且后期的维护和培训同样可以赚钱。

    要是自己开发不成,那也可以试着做国外软件的代理商,辅导企业上这套系统,从前期咨询,间指导,到后期维护,也能赚不少。

    如果代理也做不了,那最后自家公司上这套系统的时候,总算有几个懂行的人,后期的维护也会省不少钱下来。(。。)

    ps:  ps:真不是水字数,这个计划对冯一平,对后续都很关键,就花了点篇幅做个简短的说明。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