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觉得自己算盘打的还挺精的,就像那些卖豆腐的,新鲜豆腐卖不完,可以做成臭豆腐,臭豆腐卖不完,还可以制成豆腐乳,总之是肉烂在锅里。

    而且,这样的公司,架子搭起来以后,找个管理人员,也不用牵扯他的精力,挺美的!

    接下来的几天,冯一平整天呆在家里,倒也接到了几个陌生的来电,都是在各自校园网的bbs上发现的广告,不过,一听说是关于企业应用方面的,十个有**个打退堂鼓。

    事情就是这样矛盾,一般有人的时候,我们缺钱,有点钱了,却又缺人,好多时候,我们都以为事情做不好,是因为钱的问题,但到最后才发现,归根结底,还是人的问题。

    那部贺岁片里说的好,“21实际,最稀缺的资源是什么?人才!”

    但也说的不够全面,人才,什么时候都是稀缺资源。

    现在还不是后来大学生毕业就失业的时候,想从这些高校找些人来,还真不容易,还得想其它的办法。

    不过现在却没时间让他想办法,因为又到了回家的时候,现在每到过年的时候,冯一平觉得爸妈比他这个小孩子还高兴,没办法,他们很享受那种富贵还乡的感觉。

    爸妈和姐姐在塆里人的簇拥很高兴,冯一平高兴的是,大家聚在一起,谈的多的都是怎么改进,怎么赚更多钱。怎么再开几家店。

    他是真没想到,这短短一两年的工夫,他居然小小改变了冯家冲的环境。这个环境,主要是指小孩子们成长的环境,。

    他始终认为,从小听着周围大人讨论秋粮收了多少,现在下了雪,明年定会有个好收成的孩子,从小听着周围大人讨论在厂里打工赚钱。还是在工地上打工赚钱的孩子,和那些从小听着大人说自己的厂里今年招了多少工人,明年还会招多少工人的孩子。眼光、志向和追求肯定都不一样。

    现在塆里的这些小孩子,如果整天听到的都是爸妈想着怎么让自家小店的生意更好一些,如何想办法再多开店,这样的环境。比起以往。那真是个深远而长足的进步。

    而且,随着在外面开店的越来越多,已经形成了一些良好的连锁反应。比如以往春天的时候,山上的那些竹笋和蕨菜之类的,大家都只是采一些尝尝鲜,现在呢,冯振昌带头,在城里开店的那些家。一块钱一斤的在塆里收。

    所以到了那些小竹林里出竹笋的时候,留在家里的老老少少。一人提着个篮子,大清早的就去山上采,采回来剥干净,用水汆一下,然后用塑料袋装起来,再通过客车带到城里的店里,供不应求。

    就出笋的这一季,那些手脚勤快的,每天都能采回来满满一篮子,平均一天四五十斤没问题,一个月下来就上千块!

    这上千块,对这些老人来说,不是小数目,能派上不少用场,他们也不用只等着儿女的孝敬,也不再像以前,鸡蛋都舍不得吃,要留起来拿去村里小店里换盐换针线。

    当然,城里开店的也不亏,就冯一平他们家来说,一块钱一斤从塆里收这些新鲜的嫩竹笋,加点油盐一炒,一小碟卖出去就是一块钱,赚的更多。

    像这样新鲜美味,又有时限的山珍,很受城里人欢迎,还有其它的,像蕨菜、黄花菜这些,以前都不值钱,大家都懒得采,现在通过他们,都能变成实实在在的票子。

    总之,这些变化都叫冯一平感到欣慰。

    但是,他真不耐烦家里的那些应酬,在家里呆了两天,和爸妈打了个招呼,就去找肖志杰和王昌宁,说起来,个人也是大半年都没见。

    他一个人走在以前上学时走过的山路上,心境却大不一样,没有以前的那种急迫和深埋在心底的无助感,想起以前在这条路上赶着上学,赶着回家的情形,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学校里静悄悄的,杳无人迹,操场上,满是枯黄的野草,还有一些碎纸片,这个时候,或许只有校长他们的那个小院里,还会有人在吧!

    林慧家门虚掩着,听得到里面有人在搓麻将,林慧考后没有再进学校,去了沿海一带晃荡,也不知道怎么样,搞不好今年都不回家过年。

    就这样一路晃荡到了乡里,抱着试试看的想法,他敲了敲502的门,门竟然开了,还是那么胖的肖志杰穿着毛衣过来开门,见是他,兴奋的扑过来,“你终于来啦!”

    冯一平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方不方便?”

    “你这是什么话?有什么不方便?”肖志杰把他拉进屋,关上门。

    屋里暖烘烘的,因为客厅放着一个火盆,里面烧着炭,

    “我这不是怕打扰了你的好事吗?张秋玲没来?”冯一平坐在沙发上,感觉又回到了主场。

    “你说什么呢?我可是听说有人去市里找你,还呆了好几天,老实交代,发生了什么事?”

    “你个重色轻友的家伙还敢说,去了师范那么多次,去过我那一次吗?”

    “嘿嘿,真是忙,有你这根标杆在前面立着,我们两个也不好放松啊!放假后我回去了几天,年底家里来的人太多,太闹,我就再回来看几天的书。”肖志杰指了指茶几上翻着的书说。

    他还拉着冯一平去以前冯一平的房间,指了指堆在床边的那几堆卷子,“看看,不但跟着老师一起复习,这些卷子我们都重新做过。”

    看他这个架势,还真是下了苦功的。

    “等着啊,我去打电话,让老王也过来。”肖志杰兴奋的说。

    冯一平也没拦他,这时节,家里大人都忙,他们个在这聚聚也挺好的。

    也就不到一个钟头,王昌宁风风火火的赶来,手里还拎着一大袋现成的菜,见到冯一平,也是高兴不已,狠狠的抱了一下,“你再不来,我就准备上去找你了。”

    午,个人以王昌宁带过来的菜为主,吃起了火锅,期间,人打趣不断,冯一平好像又回到了半年前的日子,觉得格外的充实,格外的放松快活。

    “努努力,我在市里等你们!”

    “好,干!”个人举着杯子,豪气干云的喝下了一大杯可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