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足饭饱之后,猜拳输了的肖志杰难得的没有使小性子,手脚麻利的几分钟把残局收拾干净,然后,个人靠在沙发上,没闲聊几句,就谈起了男人间永恒的话题。

    “一那么多人,漂亮的女生多吗?”

    “没留意。”

    冯一平的回答让他们很不满意,连王昌宁也一脸不信的看着他,“谁信啊!当初你除了和我们两个在一起,其它时间来往的多的,可都是你班上那些漂亮的女生。”

    “真没有,”这年头,说个实话怎么就没人信呢?

    “行,一年级嘛,不敢招惹那些高年级的女生也正常,那你们班上的呢?漂亮女孩子多不多?”

    “也没留意,到现在为止,我好像还没和班上的女生说过一句话。”这真的是真的。

    结果迎来的却是另外两个毫不掩饰的大笑,“你信吗?”王昌宁问肖志杰。

    “哈哈,笑死我啦!他把自己说的好像是结过婚,娶了个特别爱吃醋的女人一样。”

    “是啊,他说不定还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呢!”

    见他们这个样子,冯一平真被气笑了,还夸了王昌宁一句,“你古水平见长啊!”

    不过,笑了一会,他就再也笑不出来。

    肖志杰的玩笑话,还真说对了一半,虽然还只是个快满16岁的孩子,但从重生后到现在,他心里。还真是把自己当已婚男人来要求的!

    男人,婚前和婚后绝对是两种概念。他们这有句老话,结婚了才算真正长大成人。后来他都结婚那么多年,儿子都那么大,凡事都会想着老婆孩子,已经习惯成自然,已经成为本能,好像已经成为身体的一部分,所以哪怕是到现在。已婚男人这个身份还始终烙在他脑海里,一刻不敢或忘。

    可是,现在张彦才刚上初一年级呢!

    看他神色有异。肖志杰在他肩上来了一拳,“想什么呢?想黄静萍吗?明天张秋玲会溜出来玩,要不要顺便叫她过来?”

    眼前浮现出在车站时,黄静萍临走那似嗔似怨的表情。冯一平鬼使神差的应了一句。“好啊!”

    “那先想想明天去哪玩吧,”王昌宁提醒他们。这也是个问题,几个青年男女挤在这个小屋里也不成个事,临近年关的时候,医院的这些人家,来走动的亲戚可是不少。

    “去县里吧,我去把我爸的面包车开下来。”

    “你还会开车呢?”这下那两个家伙非常不淡定,对他们这些十几岁的孩子来讲。开车真的是一项逆天的技能。

    这有什么好稀奇的,说起来。他的驾龄可是比爸爸和小舅的驾龄加起来还长好几倍。小舅刚听他这么说的时候也不服气,一个晚上,在装修公司的院子里放了几把椅子,让冯一平开着他的车从间走,结果完成的比他还要漂亮。

    从那以后,冯振昌偶尔也让他摸摸方向盘,当然,是得在路况好,也不会有警察的时候。

    “走,那我们一起去吧!”坐车开车这样的事,现在对他们还比较新鲜。

    有人陪着他走路,冯一平当然不反对,个人冒着寒风,沿着公路走了半个多小时,在富山乡供销社的院子里,把车提了出来,留在供销社看仓库的那个大爷还追出来嘱咐了一句,“路上小心点啊!”

    在乡下,大家可不管你有没有驾照,也不管你有没有成年,半大小子开拖拉机的,开轮车的,见的多了。

    两个人有些眼热的看着冯一平熟练的启动、倒车,然后驶上大路,“开车这么容易吗?”

    虽然水平不错,不过冯一平开的很慢,路本来就不好,坑坑洼洼的,一路还有好几个弯,小心点没大错。

    开得再慢,也用了不到十分钟就到了乡里,停在楼下后,那两个家伙还不下车,抢着坐在驾驶座上,想体验一把司机的感觉。

    肖志杰更是像个孩子一样,一边转动方向盘,一边还模拟鸣笛的声音,“哎,得跟张秋玲说一声,叫她明早早点出来,不然镇上的那条街可不好走。”冯一平提醒他。

    一直到农历二十九,那条街一到白天可就是人挤人,不早点走的话,估计从街这头到那一端,就得个把钟头。

    肖志杰有点犯难,他可是不敢打学校那唯一的一部电话找张秋玲。

    “这有什么难的,你不是正好要打电话给黄静萍吗?叫黄静萍给她打啊!”王昌宁推了他一把,“快去打电话,位子让给我。”

    不愧是后来差点就当上上市公司主席的人,和冯一平想到一块去了。

    第二天清早,肖志杰就起来煮面条,还细心的装了两份在保温桶里,不得不说,恋爱的男人,真的是动力十足。

    上路以后,一直开到了校门口也不见张秋玲的人,“没事,在往前走。”

    果然,开过学校不久,远远的看到一个姑娘站在路边,肖志杰不等车停稳,就殷勤的打开车门,不过他还是不敢下车,山头上的校长小院,视野可是好的很,说不准张副校长这会正在那盯着这边看呢。

    张秋玲看到肖志杰,笑的也灿烂的很,快步跑上车来,摘掉帽子,居然也留了一头长发。

    “美女你好!”

    冯一平回头和她打招呼,张秋玲却不太热情,“你水平怎么样,行不行啊!”

    “放心吧,超过十年驾龄的老司机,品质保证!”冯一平吹嘘道,其实也不算是吹嘘啦!

    等到张大小姐吃完一桶面,快到镇上的时候,她趴在前排的座位上,“黄静萍拉着我哭了两次,说你一封信不给她回,你是怎么回事?”

    哦,怪不得刚才那么冷淡,原来是因为这个。

    “你记住了啊,我现在和黄静萍可是好姐妹,我可不许你欺负她。”张秋玲恶狠狠的挥了挥拳头。

    冯一平只能苦笑。

    镇上的那些商家,已经在忙着摆摊子,冯一平在半路把张秋玲放下,他们个直接到车站那等,他现在,可不想面对黄静萍的爸妈。

    他就坐在车上,肖志杰则下车去旁边的那些摊子上买水果和零食,不一会,他从后视镜里看到张秋玲和黄静萍联挽着手朝这边走来。

    黄静萍穿着红色的羽绒服,没有戴帽子,脖子上围着条白色的围巾,长发就披在脑后,便走边和张秋玲说着话。

    “来了!”肖志杰提着东西迎上去,然后很狗腿的打开副驾这边的车门。

    冯一平笑着向黄静萍点头,她眼里先是掩饰不住的欣喜,不过一会又有些黯然,低下头去。

    张秋玲拉着她,“走,跟我坐间,肖志杰,你和昌宁坐后排去。”

    好吧,这下冯一平成了孤家寡人。

    其实这样也挺好,不然留王昌宁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后排,也挺难受的。

    四个人在后面两排很和谐,说说笑笑的,两个女孩子头都转向后面,黄静萍一边吃着面,一边和他们聊天,情绪看上去挺好。

    冯一平有时候就从后视镜瞄两眼,张秋玲马上说他,“看那呢,专心看前面的路,好好开车!”

    黄静萍听了有些高兴,脸上就有些微红,也忍不住扭头朝前面看了几眼。

    一个多小时候后,总算到了县城,县城照样很热闹,车站旁的那个农贸市场那,也是人头攒动,街两边的商店里,进进出出的,生意也好的很,虽然隔着老远,也能听到广场那各种喇叭在声嘶力竭的喊,那儿,才是县城办年货的主场。

    一路上,也能见到不少衣服不错,但穿着不太协调的少男少女,特别是那些男孩子,手里都还夹着烟,一看就是在外面打工回来过年的,他们手里的烟,不是为了吸,是个道具,是想让别人觉得自己很成熟。(。。)

    ps:  ps:是因为股市的原因吗?所以今天一张月票也没有。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