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没有停留,顺着张秋玲的指点,冯一平把车开到了南边的师范学校门口,这一块离县城还有十多分的车程,间只有一些散落的民居,人烟不多,冯一平和王昌宁都是第一次来。

    “这么偏啊!”王昌宁下车后四处打量了一会,说了一句。

    “当然没有某些人在市心的学校条件好。”张秋玲又不点名的刺了冯一平一句。

    肖志杰看着冯一平,给了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师范的大门紧闭,张秋玲敲了敲门卫室的窗子,对里面说了几句,肖志杰从旁边递进去一包烟,不一会,一个穿着制服的年人打开了一扇门放他们进去。

    师范学校也是有些历史的,原来好像是县里一个大姓的祠堂,后来几次改扩建,但是原来的一些树木都保留了下来,有些地方,还是原来青砖铺的地面,看上去,比市一还有底蕴些。

    有意无意的,那个人就走在前面,把他们两个留在后面。

    “期末考试考的怎么样?”冯一平问有意走的慢一些的黄静萍。

    “还行。”

    “这两天家里生意还好吧!”

    “也还行。”

    冯一平问什么,她都低着头说两个字。

    “都到你们学校了,也不为我介绍介绍?”

    “进来时的那些,是功能教室,这是操场,那是办公楼,那是教学楼。他们个去的地方,是宿舍楼和食堂,也是学校的最后面。”

    真是敷衍的很。

    “带我去看看你的教室吧。”冯一平说。

    黄静萍也不说话,闷头朝前走。

    教学楼是一栋层的大楼,很长,间是教室,两边各斜着朝前伸出了一截,那主要是琴房、练功房,还有学校一些社团的活动室。

    一楼两边各有一个大厅。冯一平一进去,就看到墙上的光荣榜,黄静萍的大头照就贴在一年级好生的那一栏上。“这是谁啊,怎么这么难看?”

    黄静萍有些想笑,不过还是没笑出来,转头朝楼上走。冯一平快步从她身边抢过。一口气跑上楼,放眼望去,操场边的那森森古木,很吸人眼球,还有前面的池塘和旁边的那个小花园,想来也是以前祠堂的造物,这样地方,今天看来。却正是师范学校最出彩的地方。

    楼道里踢踢踏踏的声音响起,黄静萍也跟着跑了上来。扶着楼梯,在离楼还有几级台阶的地方停下来,“我的教室在二楼。”说完了就大口喘气,估计是跑的急了些。

    冯一平走过去,笑着向她伸出手,黄静萍犹豫了一下,还是抓住了他的手,慢慢走了上来,见冯一平也不松手,还是笑着看着她,脸再也绷不住,“噗哧”一声笑出来,摘下手套,狠狠的在他胳膊上捶着,“我叫你不给我回信,我叫你寄照片的时候,除了信封上,里面找不到一个字。”

    冯一平抓住她的手,“好了,我知道错了,以后一定认真回信。”

    “还有呢?”黄静萍偎在他身前,一只手在他胸口画着圈圈,腻声问他,“你想我吗?”

    冯一平学着她开始的口气,“还行!”

    黄静萍马上就用粉拳在他胸口擂着,“叫你还欺负我!”

    接下来,黄静萍高兴的说话就像是在唱歌,拉着他的手,一个教室一个教室的给他介绍过去,“这是学前教育专业,这是应用英语专业,这是美术教育专业……。”

    最后来到二楼的一间教室窗前,“这是我们班,初等教育专业。”她还兴致勃勃的给冯一平指她的座位。

    冯一平故意问,“同桌是男生吗?”

    “是,一个张的和张秋玲一样的男生。”黄静萍笑着白了他一眼。

    “哎,你们下不下来啊,我们要走啦!”肖志杰在操场上喊。

    “那走吧!”

    “好的,现在人民广场那肯定很热闹。”黄静萍拉着冯一平的手往下走。

    冯一平拉住她,摇了摇,“我就不,我就要拉着!”黄静萍低着头不依。

    “你想想,我们都这样,岂不是叫王昌宁难受吗?”冯一平做她的工作。

    “那好吧!”黄静萍有些不高兴的松开了他的手。

    张秋玲看到黄静萍走过来时有些不高兴的样子,马上又问冯一平,“你又怎么欺负她了?”

    “没有!”黄静萍走过去挽着她的手,“走吧,我都饿了!”

    王昌宁和肖志杰悄悄对着冯一平竖起了大拇指,刚才他们两个在二楼的情形,他们在底下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再朝县城去的路上,黄静萍主动坐到了副驾的位置上,肖志杰想在第二排和张秋玲坐在一起,却被她赶到了后排去。

    人民广场真是很热闹,广场上面,扎着一个个棚子,里面是各种年货,广场旁边的路上,也摆满了各种摊子,通道都挤满了人,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的。

    “都把钱包看好了啊!”王昌宁说了一声,一马当先的走在前面。

    “对,口袋里留些零钱就好。”张秋玲把钱包塞给肖志杰,让他放在外套里面的口袋里。

    黄静萍也把她的卡通钱包递给冯一平,拉着他的衣角,“走,前面不少好吃的!”

    旁边有一段,全部是买各种熟食的,这时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我要这个,这个,这个,”黄静萍这一路走过去,买了一路。

    最后两个人的手里全拿满了,有炸肉丸,烤猪蹄,米糕,烤香肠,韭菜饼子,鸭脖,卤鸭舌……。

    冯一平居然看到那家傲娇的牛肉面馆居然也在这摆了个摊子,忙排着队去打包了两份回来。

    “走吧,要不去车上吃。”这么一会,那个人再也找不见。

    “好吧,”黄静萍看了看这些小摊前面的桌子,全都挤满了人,还有不少人就站在旁边吃,看来是等不到一个位子。

    他们过去的时候,王昌宁已经站在车边,塑料的简易碗里装的是馄饨,手上还拎着个袋子,里面看样子是卤肉。

    冯一平找了张报纸,把手上的这些东西放在间的座位上,“来,一起。”

    黄静萍啃完了一个鸭脖子,也开始吃面,偏偏总来冯一平碗里抢,两碗面都一样,你说有什么好抢的?

    过不了一会,肖志杰他们也端着一大堆走出来,“确实抢不到位子。”

    大家都是熟人,两个女生也就不是很矜持,也放开怀抱吃,其实这些东西味道不见得有多好,可能是受这热热闹闹过年气氛的影响,才觉得很美味。

    “好饱啊!”他们个挤在间一排拍着肚子,让两个女生坐在前排,张秋玲回过头来,嫌恶的说了一句,“你们这个样子,难看死了。”

    “呵呵,刚才是谁跟我抢那最好一个凤爪的?”冯一平笑着问她。

    “还说呢,一点风度没有,凤爪,听名字就是女孩子吃的,你抢个什么劲?”

    大家听了,哈哈大笑,不用说,她的这些歪理谬论,肯定都是跟肖志杰学的。

    在车上消了会食,大家还是去剩下的地方转了转,这次是两个女生手拉着手走在前面,他们个无所事事的跟在后面,看着那两个在一个个小饰品摊前流连忘返。

    转悠了个把小时,她们其实也没买什么东西,就买了几样耳环之类的小玩意,要都是她们这样的顾客,那些摊子的老板这两天肯定亏死。

    最后,还在农贸市场那转了一圈,冯一平看到有卖兔子的,大小不一,颜色也不一,应该是那些老手到山上套的,就捡大的肥的,买了五只,刚好一人带回家一只。

    回到镇上的时候,天已微黑,街上的人潮也已消散,只留下一地狼藉,黄静萍下车前对冯一平说了一句,“不要忘了你说的话!”就提着兔子,蹦蹦跳跳的往家里走去。

    “你说了什么?”肖志杰马上问。

    “我想一想啊,”冯一平笑着说,“我说了把你们安全送到家里。”

    “虚伪!”张秋玲马上来了一句。

    “别打,我开车呢!”冯一平抬手挡他们递过来的拳头。(。。)

    ps:  ps:我很白痴,但是很认真的背着老婆几次想过这个问题:如果真的像冯一平这样,有机会和人生第一次暗恋的对象有这样的交集,我会怎样?结果就是我今天所写的。

    请深信,我是一个恪守夫道的良家男人,连做梦都不会梦到开后宫,可是,我终归还是个男人,不是太上忘情的圣人。

    我敢保证,如果真的有冯一平那样的机会,就算是碰到日后再美、再红、再火的女明星,顶天了多看几眼,绝不会心动,可是,再次面对黄静萍这样,人生第一次心动的对象时,好吧,我得承认,我还是会动心。

    冯一平他们的路还很长,未来还有无限可能,请大家且看且思量,且看且支持!真诚拜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