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还让爸妈天天管着,冯一平也会烦,但是,这么长时间没见,他确实也挺想爸妈的,笑着推着行李车小跑过去。

    冯振昌还是不习惯在人多的场合表现出亲昵,从推车上提起箱子,“走,出去再说。”

    梅秋萍拉着儿子的手边走边看,“又长高了。”

    冯玉萱接过一句,“妈,你总是担这个心,弟在那么好的地方呆这么长时间,吃的好喝的好玩的好,当然也长的好。说,给我们带了什么礼物?”

    她把双肩包从冯一平背上取下来,在里面寻寻觅觅的,“怎么都是些书?”

    “他还是个学生,当然要看书。”看到儿子包里都是书,梅秋萍很高兴。

    说实话,里面除了金融方面的书籍,还真的有课本,冯一平毕竟还是个学生,他自己是觉得哪怕成绩差一点也无所谓,但是,原来是年级第一,现在要是一下子掉到十几名开外,爸妈肯定接受不了。

    现在平常捧着他们的人不少,但是背后等着看他们笑话的人肯定也不少,冯一平要真的成绩掉下去,有好多人估计会很开心。

    所以啊,就是为了爸妈,他也要努力的做一个好好学习的好孩子。

    “什么都没带?”冯玉萱一脸的郁闷,这年头,去趟香港可不容易。

    “有,都在箱子里呢。”

    于是,冯玉萱巴不得现在就把箱子打开来。

    等到了家里,她迫不及待的打开那个硕大的箱子。“哈哈,化妆品,这是我的吧!哇。还有衣服,”她从纸袋里拿出一件米色的风衣来,“这个肯定也没人跟我争。”

    其实,那个本来是卖给小舅妈的,小舅妈比姐姐瘦些,也高些,穿起来更出挑。不过,现在能说什么呢?

    冯一平从旁边翻出两个盒子,“爸。这里有两个手机,你一个,小舅一个,你先看看哪个好。”

    这两个手机。一个是爱立信88。一个是刚上市的摩托罗拉gc8c,都不便宜,就是在香港买,加起来也要上万块。

    在这个还有人在街上用大哥大的年代,手机可是个稀罕玩意,冯振昌把两个盒子接过去,脸上笑着,嘴里却说。“肯定不便宜吧,花这个钱干什么?”

    妈妈和姐姐也围过来看稀奇。冯玉萱说,“比那些人手里拿的大砖头小多啦,我只看到有几个人用这么小的手机。”

    梅秋萍从冯振昌手里把那个银灰色的手机拿过来,“我看看,儿子给你买的,你真有福气啊!”好像有点吃醋的样子。

    冯振昌嘿嘿笑着,在看说明书,冯玉萱抱着另外的一个不撒手,“这个给我吧,好不好!”

    “什么你都要,”梅秋萍又顺手给了她个响栗,“你整天都在店里,要什么手机?旁边打电话不方便吗?你爸和小舅在外面跑,这个倒是用的上,给我。”

    “哦,”冯玉萱依依不舍的把盒子递给妈妈。

    “没事,手机更新换代很快,明年就会有更好更便宜的出来。”冯一平看着姐姐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

    “明年啊!”冯玉萱还是有些闷闷不乐。

    “好了,你快点把那些东西收起来吧,一会小舅和他们该过来了。”梅秋萍提醒她。

    “是,我得捡起来,不然小舅妈会跟我抢。”冯玉萱急忙去收拾让她摊的一地的东西。

    “哦,一人还有一块表。”冯一平从一个封的紧紧的包里掏出五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上面都有一个皇冠的图样。

    这几块表,也是他狠了下心才买下来的,当然不是顶级的,虽然都是入门级的基本款,但也花了他不少美元。

    不过,因为现在市面不景气,他又很有后来内地同胞到香港购物的土豪气,一次买这么几块,钟表店为了做成这笔生意,主动给他打了个折,也算是意外之喜。

    至于他自己的,已经戴在手上,不过他选的是一块欧米茄的。

    他拿出那块女式的给妈妈和姐姐挑,“这个虽然也不便宜,但是不会贬值,将来还会有升值的可能。”

    他本来想说一句要小心戴着,就怕妈妈一听戴都舍不得戴,一直把它珍藏在抽屉里。

    “你这个孩子,你这个孩子真是……,”梅秋萍看着那几个精致的小盒子,特别是想着其有两块要给兄弟和兄弟媳妇,有些心痛,“有了点钱也不能这么花啊!”

    冯一平看妈妈的样子就知道,这亏得不是在内地买的,要是在内地买的,估计不管多远,梅秋萍都会坐或车赶过去退货。

    冯振昌还在那对照着说明书看手机,“快,挑一块,当年结婚的时候你都没混上一块表,现在好啦,这可是国外名牌。”具体哪个国家的她却不知道。

    “瑞士的,它的金表最出名,弟,你怎么这么小气,也不说买块金表回来。”冯玉萱把东西送进房里,把剩下的两块女表一只手戴一块,左看看右看看的。

    “你啊,就是有肉嫌肥,”梅秋萍说了她一句,“你不要是吧,那给我,我拿去卖了。”

    “我当然要,买都买回来了,这也是弟弟的一片心意,谢谢啊!”,她冲着冯一平说了一句,“你说,哪块好看?”她扬了扬两只手。

    “都差不多,看你喜欢吧!”确实都差不多,款式区别不大。

    不过她也没纠结多久,不一会,小舅和小舅妈来了,问了冯一平几句,小舅妈听说有一块是她的,一把就抢下一块来,“还有没有其它东西?”

    “没有,都在这呢。”冯玉萱说。

    “我才不信呢,”蔡虹自己朝冯玉萱房间走,结婚生了孩子之后,她却还是原来姑娘时的那个性子。

    “真没有!”冯玉萱连忙跟过去。

    小舅也带着新手表在玩手机,“哥,明天我去给你办手续选号吧。”

    “不用,我自己去。”冯振昌已经给手机充上了电,正在对照着说明书熟悉功能。

    “我可是听说,入网费可是要一两千,选个号也要上千的哦。”梅义良笑着说。

    “真的?”冯振昌这才舍得从手机上挪开眼睛。

    “真的。”梅义良肯定的点点头。

    “那你去帮我办一下手续也好,选个好点的号啊!”

    “哈哈!”两个人都笑起来。

    冯一平和妈妈在逗还不会走路的小表弟,“小宝宝,我是谁你知道吗?”

    肉嘟嘟的小家伙坐在沙发上,依依呀呀呀了几句,跟着就爬到那几个盒子那,从里面拿起一张纸就往嘴里塞,几个人连忙抢下来,“这个可吃不得。”

    小舅妈从冯玉萱房里出来,手里捏着几个小瓶子,冯玉萱在后面拉扯着,“舅妈,少了这两样,就不是一套,你还给我吧!”

    “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你把剩下的那些也都给我吧!”

    冯一平看着这高高兴兴的一家人,也很开心,有句话怎么说的,其实,赚钱并不能使你开心,花钱才能让你开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