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李嘉,已经没有当初在学校时的朝气和淡然,刚参加工作,想到自己可以养自己时的兴奋和激动,也早就丢到了爪畦国去。

    工作时难得有个闲暇,她看着周围那些小格子里和自己一样,忙得连抬头的工夫都没有的天之骄子们,她忍不住就想,难道自己这16年的学习,就是为了有能做现在这份枯燥无味的工作的资格?

    有时候越想越泄气,特别是因为一些小原因,或者莫须有的原因,被主管狠尅的时候,她不止一次的想,是不是认真考虑父母的意见,按他们的安排,回家进单位做个公务员。

    比李嘉更郁闷的是高志毅,堂堂金融系的高材生,在校的时候,都想着以后能像美国华尔街的那些精英一样,挥手间,都是几十上百万的大生意,最好是自己也能开发出一个模式来,那就一生受用无穷。

    然而,如果理想是一斤的丰满,那么现实最多只有不到二两的骨感。

    应该说他们的就业选择还是很多,各家单位到学校来招人的很多,他们选择的余地很大,但是,要找到对口的单位还真不多。

    96年国内股市的整体情况不错,随着通胀消失,银行利息下降,连续几年下跌之后,沪深两市当年都大涨,这对他们的就业,当然是个利好。

    他高兴的挑了几家,最后选了一家大型券商,并被安排到他意的投资部门。这一块可是收入高,前景也好地方。

    可是,对他这个新人来说。他就是公司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没完没了的帮着做各种件,出差的机会也有,不过那是那些老人们不愿意出的差,跟着赴宴的机会也有,不过是去作为酒桶。

    更气人的是。有功是领导的,有错就绝对是他们这些下面的人——当然,对这种情况。他现在已经不气了。

    同部门的有个工作了快年的人,到现在还是捞不到项目做,听他私下里说,那些头头脑脑们。都是有关系的。像他们这样没有背景的,只能苦熬。

    当然,客观的说,他们工作苦是苦点,可工资收入还不错,况且,说不定哪天机会就来了呢,所以。一向乐观的高志毅坚持了下来。

    做牛做马一年多,终于。他好容易有个机会去做一家公司的辅导改制工作,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办事员,可也是个机会不是?

    可是,这个被他认为是事业起点第一步的机会,他明明已经抓住了,却在头一天,被一个新进公司不久的女孩子顶替。

    要是本来没这事他也无所谓,可是临时被顶替,他受不了!他虽然是个心宽体胖的胖纸,却也是有脾气的,当即去找主管理论了几句,当然抗议无效,之后,他所遭遇的,就是各种小鞋。

    直到有一天,他终于忍受不了,把一纸辞职报告丢到了猪头主管的头上。

    之后小半年的工夫,辞职就是家常便饭,他辗转了五六家公司,目前,他所从事的工作,是和他专业风马牛不相及的药企销售代表,而且,现在连他子也说不准这份工作会干多久。

    他现在工作就是工作,完全没有激情,更不用提什么规划。

    所以,等冯一平稍稍一提,这两个已经住到一起的家伙也就矜持了那么几秒钟,马上就同意下来,连工资待遇也没细问。

    特别是李嘉,“哈哈,姐我也终于做了主管。”

    “哎,还是我的兼职秘书哦!”冯一平提醒她,当着高志毅的面,在秘书这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秘书这个词,现在正在被先富起来的那一群人改变内涵。

    “哼,你还能怎么样我不成?”李嘉马上拉着旁边高志毅的胳膊,“倒是我,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的狐假虎威。”

    一想到9年初见面的的时候,冯一平那青涩的模样,哪怕他现在就要成为自己的老板,李嘉还是找不到一点敬畏的感觉,还是把他当那个爱吃肉,很精明的小弟弟。

    至于先期要离开省城,到冯一平他们市里去,他们也没意见,“我们可都是小县城出来的。”

    “要再多找几个人吗?”李嘉一边吃着火锅里的毛肚,一边问冯一平。

    “那当然好,不过,等年后架子搭起来之后,假假的也要面试一下。”冯一平说,这个环节不能少,再缺人,对招进来的人也要有个大概的了解。

    在这个已经一切向钱看的年代,有钱还是好办事,冯一平需要的业内人士,已经从上海第一家连锁超市里挖到了一个。

    呵呵,这也是国内的一个特色,当然,估计在好多国家都是这样,走在行业前面的公司,往往会成为该行业的黄埔军校,为自己培养人才的同时,也给后来的竞争对手们输送了大量的人才。

    该高管也会带几个人过来,年后就能到位,到那时,项目也就差不多可以启动。

    冯一平已经快满18岁,终于到了可以考驾照的时候,早就习惯了有车,也终于到了年龄,现在算算,人民币身家也不少,他就决定,还是去买个车吧。

    梅义良带着冯一平到了他们当初考驾照的学校,用烟酒开路,让冯一平在驾校的考场上测试了几项,冯一平的水平当然得到了肯定,然后多交了些钱,这样,正月以后,他就很快能拿到驾照。

    真就真没容易,现在的驾校,大多数都和交通部门有关系,有些驾校直接就是交通部门下属的单位,而我们大天朝的基层干部们,最拿手的,就是用规则来卡别人,同时,也用规则的空子,给自己谋福利。

    做这一系列工作的时候,冯一平就在想,后来的那些马路杀手,是不是就是这样出来的呢?

    不过,现在还真没有这个概念,主要是因为车少,在这个时代,在他们这样的内陆城市,如果出现了堵车的情况,那还从侧面说明这个城市的经济发展的不错。

    真的,后来老百姓们深恶痛绝的堵车现象,现在绝对是好多政府的官员们希望看到的。

    要是上级领导来视察的时候,能看到就交通管制的那一会,街上的车堵出几里路去,那这一场景,绝对比他写的花团锦簇的报告好要管用。

    驾照有了着落,买车的事也提上了日程,冯振昌现在不愿意换车,这辆面包车挺好也挺适用的,拉人拉东西都方便。

    梅义良到是想换车,把这一辆给工程部,可是仔细想了想,觉得还是现在的这辆车合适。

    要是开着一辆豪车去做回访和售后服务,那些业主们肯定会想,“短短几年的工夫,老板都能开上这么好的车,想来我们的钱他没少赚。”

    那说不定还会起反面作用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