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他们俩虽然暂时不想换车,可是,跟着去看看,那是绝对要的,没有哪个男人是不喜欢车的。

    听说冯一平要买车,连妈妈和姐姐也要跟着去,到后来,小舅妈也跟着来了,她们可能对车不太感兴趣,她们只是对买东西的事都感兴趣。

    也就短短的四五年时间,省城的变化很大,高楼一座接一座,冯一平初来省城的时候,可以一览无余的从这边看到另一头,现在坐在车里,只能看到路两边的大楼。

    妈妈和姐姐,她们两个其实平常整天都呆在店里,也没有什么休息天,虽说是住在省城,但经常活动和熟悉的,只有那么一块地方,这次难得出来,还是很高兴,不时指着路边的高楼或者商店说着什么,一般来讲,女儿总是跟妈妈共同语言多一些。

    四s店这种业态,将会由本田在今年引入国内,所以目前的汽车还是专卖店的形式,不过也都算很气派。目前也没有规划什么汽车城,但各品牌都自发的聚在同一区域,人气旺,做成生意的机会才多嘛。

    冯一平并没有dreacar,他现在买车,只有一条,那就是看得过眼,而且要保值率高的,至于价格,这个还真不太在乎。

    于是到了以后,换他领着大家,从附近的第一家上海大众的专卖店开始一家家的转。

    其它的人兴致都很高,要知道这可都是十几万的玩意。在民品里,也算是集了最多科技的商品,一般老百姓进来。多少都有些敬畏,可是对冯一平而言,这些算什么,这简直就是进了老爷车博物馆嘛。

    他看到一辆眼熟的,是普桑,后来倒也还能见得的到,所以相对顺眼一点。于是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放做四年前,那时不仅卖的价格高,而且还要另加近一万美元的外汇额度。当时的桑塔纳在国内还是比较高冷的,那些销售人员也比较傲,现在不一样,桑塔纳也日趋平民化。私人买车的逐渐多了起来。这些干销售的一般也不拿什么架子。

    他们这一行五六个人,开着两辆面包车,拖儿带女的进来,也不像是没事组团来旅游的,早有接待人员殷勤的迎了上来,不过,主要精力都放在冯振昌和梅义良身上,因为一般来讲。他们才最有决定权。

    不过,看到冯一平自顾自的打开车门坐了进去。他们也不好轻慢,小孩子不一定能做决定,但是他会坏事啊,于是,一个小伙子跟着也坐进了副驾,向冯一平介绍着。

    “小兄弟,你眼光不错,就在前几天,上汽宣布降价两万,现在这款车也就十万多一点,很划算。”

    老实说,这个价格,还真和后来的价格差不多,可是现在的十万和后来的十万,那差的就大了去。

    冯一平看着控台上那些古董的样式,还有同样古董的方向盘,“呵呵,”他忍不住笑了起来,搞得那小伙子莫名其妙地,这抽的是什么风?

    好在冯一平把方向盘转了几下后,问了一个专业点的问题,“2000型呢,要多少?”

    “普通漆化油器的车要十六万多,金属漆还要贵一点。”

    那还真不用考虑。

    “谢谢啊,我们再看看!”

    冯一平钻出去,对那边跟在一个销售后面,围着一辆车打转的几个人说,“走吧,我们去其它家看看。”

    “没有意的?”冯振昌问他。

    “再转转吧!”

    感情这个小伙子才是主要的,那个小伙子追出来,递给冯一平一份资料和一张名片,“您多了解一下也好,有需要帮忙的打我电话。”

    接下来的一上午,一两个小时,大家就这样一家家的逛了过去,从夏利、标志、本田、别克、等一家家的看过去,他也就在jeep停留的时间长一点。

    一圈下来,通通没有冯一平看的,最后就只剩下奔驰一家。

    现在还不像以后,奔驰的牌子,在国内比宝马要响一些,这几年,开着奔驰车,手捧大哥大,是这一代土豪们的标配。

    一进门,就是一辆非常霸气的虎头大奔,连小舅妈看到了也眼前一亮,“哇”了一声,抱着儿子,从车窗朝里面瞅,至于梅秋萍,听梅义良说了,这里贵的车一台要两百万,下意识的站的远远的,这要是一不小心给弄掉了块漆,她得卖多少碗面才赔的起啊。

    “您好!这是我们最新款的s600,两百六十多万。”一个穿黑色套裙,带着工牌的销售走了过来,有意无意的挡在车前,也不问,也不介绍,不冷不热的先亮出价格来。

    要说冯一平最讨厌的,一是空姐,就因为在飞机上当个乘务员,一个二个的傲得不得了,用自视甚高还不足以形容她们。

    还有一个,就是这些奢侈品的销售,自己卖的东西价格高,就自然而然的觉得自己档次也很高。

    要是冯一平一个人,他也就笑笑罢了,没必要跟这样的人计较,可是看到爸妈他们被她这个两百多万确实吓到了,有点恼火,“我这个年纪,开这么老气的车干什么?级的suv有吗?带我去看看。”

    奔驰级去年月才上市,开了豪华品牌suv的先河,之后宝马才跟风推出x5,级冯一平还是比较喜欢,高贵,但不张扬,很契合他的气质。

    而且不像本田等日系车,今年推个新款出来,搞不好明年又会有个改款,而且是外观上有改进,比如把前格栅上的商标弄大点,搞得你去年的新款,今年开在路上就有些落伍。

    而奔驰它们的车,内里当然会改,但一般外观变化不大,比如虎头奔,这个外形,就前后延续了**年,第一代级,也差不多**年才会换代。

    听说是冯一平这个嘴上毛都没张全的孩子买,还买奔驰,那个销售明显有些不信,“级,我不知道。”你是哪里听来糊弄我的吧,她心里想。

    “那g级呢?”那女的的当然更不知道,g级要差不多十年后才会引进国内。

    “把你经理叫出来吧,我想问问级能不能预订。”冯一平也没有为难她的意思,犯不着,敲打她几句就好。

    那女的也搞不清楚冯一平话的真假,不过还是去找经理,只是原来脸上那隐隐的倨傲,此时早不见踪影。

    “呵呵,你们好!听说要订车,我们去那边坐吧!”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年人,看上去就很精明,把他们带到旁边的一张圆桌前。

    “这位小兄弟是吧,你要什么车?”

    听冯一平说,他从件夹里拿出一张图片来,“是这种吗?”

    冯一平也是才知道第一代级是张这个样子,不过从外观上看,和后来的区别也不太大,他一下子就看了,“对,就这种,有吗?”

    “抱歉,它目前还没有引进国内。”

    “那g级呢?”冯一平抱着万一的心思问了一句,那经理再翻出一张图片来,正是民用的g级,外观和后来的就是一个模子,一点没变,“对,有吗?”

    经理摇了摇头,“也没有,如果您觉得s级太正式,那可以考虑一下e级,它设计的年轻动感一些。”

    “你说,这两样,保税区那边会有吗?”冯一平问他。

    “这个,还真说不准。”那经理有些犹豫,他现在是看出来了,这些人,绝对是要买车的,而且不差钱,问的那两辆,可都不便宜,努努力,说不定能卖辆e级出去呢,“e级真的不错,现车也有,您可以试试!”

    “谢谢您,我还是去保税区那边看看吧!”冯一平婉拒了他的提议。

    一群人乘兴而来,去有些扫兴而归,“弟,你是哪里知道那两款车的。”上车后,冯玉萱问他。

    “香港那边看到的。”他随意答道。

    “那你真的要去那么远的保税区吗?”

    “去!”既然要花这么多钱,费点事也要买自己喜欢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