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后开学,冯一平又回到了久违的教室,只不过他原来的同学们,已经升入高,正在为高考冲刺,现在他的同学,是原来比他低一年级的学生,老师也是新的老师,就是教室还是原来的教室。

    他的个子已经窜到了一米六,新的班主任陈老师还是把他安排在第排,不过是倒数,离后门只有几步之遥,要是想逃课,倒挺方便的,当然了,逃课这样的事,在一你是想都不要想的。

    后来这个时候,他已经参加了工作,正满足的拿着几百块的实习工资,努力表现着呢!

    而如今,他应该是全国高生里,通过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之后,身家最丰厚的一个,却依然和一群半大小子,挤在一个教室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想想觉得有些不真实,总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他就这样看着窗外那些上体育课的同学,胡思乱想着,教化学的女老师拿着课本讲有机化学的概念,走过来在他桌子上敲了一下,他才回过神来。

    上午下课后,他背着书包,和同桌打了声招呼,准备回家,听到楼上有人喊,“哎,那个二年级的小弟弟。”

    他充耳不闻的往下走,一个家伙从后面赶上来,搭上他的肩膀,“没听到高年级的同学在叫你啊,怎么这么不礼貌?”

    冯一平回头一看,可不正是刘君那个爱八卦的家伙,这也是他在一最熟悉的一个同学。一年不见,也高了一些,“怎么。想在我面前充大?”冯一平笑着说。

    “哪敢,这不是见你回来了,过来关心一下吗?怎么样,国外好吗?你怎么舍得回来?”

    “梁园虽好,奈何不是吾乡啊!”冯一平故作深沉的说。

    “跟我拽什么?你这一年,学习也没放下吧,我问你。要不要跳到年级来,你真的还耐烦在学校多呆一年啊!”

    他这话说的冯一平有些心动,不过他心里也没谱。现在离高考只有不到半年的工夫,这么仓促,即使从现在开始拼命,能考上好学校。为爸妈争光吗?

    是的。他现在读书,考个好大学,主要就是为了爸妈。

    “最近模拟考试的卷子有吗?给我一套,我自己先摸摸底。”

    他跟着刘君到年级的教室,挑了一套卷子下来,抱在手里,走到学校隔壁一家保险公司的停车场,把那辆银灰色的g级suv开了出来。

    是的。他终于还是去了我们国家在北边最大的那个保税港,买来了这辆心仪的车。这可是他后来舍不得买也买不起的大玩具。

    是46系列的g00,和二十多年后的外观高度一致,同时也是g级里面最豪华的一款,全时四驱,加上各种电子系统的辅助,驾驶很轻松,虽然还是非承载式车身,不过调教的很好,在烂路上行驶也感觉不到多大的颠簸,当然,这可能和它质量超好的真皮座椅也有一定关系。

    最赞的是他的座椅视野,坐上去真有一种指挥官的感觉,比如现在旁边的这辆奥迪里面的人,就只能昂着头才看得到他。

    咦,那个女孩子有些眼熟,哦,那不是郑佳怡嘛,这时前面的绿灯亮了,冯一平朝她点点头,她果然又高傲的把头转到另一边,就当没看到冯一平一样。

    冯一平现在当然更不会跟她计较,一脚油门,两吨多重的车轻盈的划出去,是的,它加速性能也很好,0~100公里也用不了六秒。

    开着那么难看的一个方盒子,有什么好神气的!但是郑佳怡还是问了前面的司机一句,“张叔,高生可以开车吗?”

    “满了十八岁就可以,怎么,想开车吗?”

    “没有,我就是问问。”

    好吧,冯一平买的这辆车,唯一也是最让人诟病的地方,就是它的外观,有些人会喜欢,可是那些女孩子,无一例外,都觉得很难看。

    冯一平回到家里,看了看刘君给他的卷子,发现科的数学真的很容易,打比方说,如果理科是要求对各种公式要精通,那科就只要求对公式熟练掌握就好,这可是低了一个数量级,以他自学一年的水平,数学考个一百分以上没问题。

    难反倒难在他擅长的地方,高的语、政治、英语他都没学,虽然主要是靠背,可这背下来的内容确实不少,现在已经是二月初,即使能办下来跳级的手续,给他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只有四个月,确实够呛。

    还是要慎重考虑一下。

    周末的时候,冯一平赶回省城,上海的周新宇带着四个人昨天已经到了,临时的办公室主任高志毅已经帮着把他们安排好。

    午,由小舅陪着,冯一平为他们接风洗尘。

    周新宇不到四十岁,有着上海人固有的精致,说话时,总喜欢带点口音出来,他带来的几个手下,也全是他原来的骨干。

    除高志毅两公婆外,这边还有他们拉来的,冯一平面试过的另外两个大学生,初步的意向是,把他们安排在采购部门。

    周新宇见到这么年轻的冯一平竟然是主事人,当然有些惊讶,不过很好的掩饰住了。

    “欢迎周总监带着各位大才相助,我以茶代酒,先敬各位一杯。”这样的场合,冯一平早就能挥洒有余。

    “哪里,还是要感谢冯总给我们这样的一个机会。”周新宇客气的很。

    第一次见面,又是在酒桌上,当然说了什么正事,所以在饭后,借装修公司的办公室,冯一平把洪浩然也叫过来,和他们一起开了个会。

    “大家也知道,我们的有佳便利店是初创,各方面条件都很不到位,刚开始的这一段日子,肯定比较辛苦,希望几位能谅解。”

    “冯总,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刚开始的时候都这样,我们也都习惯了,谈不上什么辛苦,大概的情况,高经理也给我们介绍过,我就想问冯总您具体有什么要求。”

    冯一平递给他们一张表,“其它的周总监你安排,这是我过去几年做的一些市场调查,几处我比较意的地方,我反复统计过那里的人流,以及周围店铺的分布,可以让人跟进一下,尽快签下来几个铺面,同时,在市里租一处仓库,先期员工的培训工作,也可以在那里进行。”

    冯振昌已经在县里的专和技校各选了十个人,前期四五家店,人手很足。

    “我肯定不经常在公司,平常有事,可以先向高经理反应,总之,我就一个要求,依托智通公司开发的这套管理软件,多块好省的先开起几家店来,把所有的流程都理顺,力争在下半年,就能全面铺开。”

    高志毅问了一句,“那我们是住省里还是市里?还有交通工具的问题?”

    冯一平说,“住哪,你们商量着办,车,现在要么是买辆金杯海狮,要么买两辆面包车,以后还可以送货。”

    周星宇带过来的一个人咕哝了一句,“原来的公司,给周总配的是桑塔纳。”

    冯一平装作没听到,他们原来工作的超市,可是属于国企,而且配车也不是周新宇所有,他只有使用权,而他给周新宇的工资,一年就够买一辆普桑的。

    周新宇也装作没听到,“面包车挺好,很适用。”

    花高价钱请他们来是做事的,不是享福的,“具体的工作你们自己安排,我就不过问,我先走了,辛苦大家!”冯一平起身准备离开,“对了,高经理,明天把会议记录交给我。”

    他只需要知道他们讨论的结果就好,说是不过问,但具体怎么做,当然还要他批准。

    李嘉送他出来的时候,说了一句,“你还真是个奸商,他们昨天刚到,今天就开始工作吗,不让他们休息一下?”

    “难道还要倒时差吗大姐,再说,这些前期的工作对他们来说,就是驾轻就熟的事,不用怎么费脑子,轻松的很。”

    “你就是奸商!”李嘉又送了他一句。

    跟女人你就不要想着讲道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