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晚上的培训终于告一段落,李嘉带着几个人抬进来一个不锈钢大桶,里面是当作夜宵的面条,“这些年轻人真精神!”李嘉看着那一个个虽然累,但是精神抖擞的少年们,赞了一句。

    “精神吧,要不你每天晚上也来站站,保证看起来更靓丽几分。”冯一平笑着说。

    一个人昂首挺胸提臀收腹的站着,和窝肩塌背、松松垮垮的站着,给人的印象是截然不同的。

    “算了,我才不受这二茬罪呢!”李嘉大学军训的时候体验过一会,当时还是夏天,现在回想起来,那感觉依然是相当酸爽,话虽这么说,她也把背挺的直了些。

    面的味道闻起来很熟悉,冯一平也上去舀了一碗,一尝就知道,和自己店里的是一个味,应该是从在市里开面馆的志明哥那买来的。

    他端着碗,走到那一群人,和他们攀谈起来。

    他们们下午看到一个穿着校服的同龄人混了进来,早就有些好奇,不过因为严格的培训纪律,没人和他说话,现在一听他就叫冯一平,马上有一个就说,“你就是我们县95届考第一名的那个?”

    这里面原来有好多都是95年升入专的,见了冯一平,都觉得有些亲切。

    “都坚持一下,把最好的一面表露出来,接下来先开的四五家店的店长,就从你们间选。”

    听了冯一平这话,姑娘和小伙子们都激动起来。即将参加工作的他们,谁不希望自己的第一步比别人出色一些。

    “会不会首先考虑男生们?”一个微胖女孩子问了一句。

    “不会,肯定是择优。”冯一平肯定的对他们说。其实,在这个岗位上,女孩子因为细心,一般比男孩子还有优势些。

    师范学校的操场边,黄静萍穿着羽绒服,带着帽子和手套,拿着个本子。坐在大树下的长椅上,好像在看着操场上踢球的男生们。

    张秋玲跑了过来,把手在她面前摇了摇。见她还是直勾勾的看着前面,“嘿,丢魂啦!”

    黄静萍醒过神来,朝她一笑。朝旁边让了让。“坐吧!”

    坐下来的张秋玲顺手就去拿她手里的本子,“信写好了吗?我看看。”

    黄静萍当然不依,“你干什么呢?”

    “上封信他回了吗?”

    “回了,说跳级的事,他爸妈不同意。”

    “这样也好,时间充裕些,将来考上一流大学的几率也更大,他可是我们学校迄今为止成绩最好的一个。我每次回去,校长他们都还在问呢。”

    黄静萍又是不说话。张秋玲碰了她一下,“你怎么啦?难道踢球的里面有个帅哥?”

    “你说什么呢?”黄静萍白了她一眼。

    “哎呀,完了完了,你不要这样看着我,你这样看着我,我魂都会丢掉的。”张秋玲打趣她。

    确实,随着一年年的长大,这几年,黄静萍出落的越发动人,气质更是沉静娴淑,在学校里无论走到哪,身上都粘着一大堆目光。

    可是,看上去温和的她,对学校里和外校的那些倾慕者,却一向是不假辞色,一律不给他们任何希望,到现在,虽然仰慕她的还大把人在,但是依然锲而不舍的跟在后面的,却只有不多的几个。

    就因为这些天她总是在这个时候坐在这,操场上踢球的那些牲口们,也越发的卖力。

    张秋玲调笑着摸了摸她的脸蛋,“啧啧,真是我见犹怜,你说冯一平怎么就放心把你留在这?这么长时间,也不来看看。”

    “他下周就来的。”黄静萍甜甜的说了一句,话里的含糖量绝对九颗星。

    “难怪你这几天这么反常呢,原来是一个人在这……,嘻嘻!”

    “你说什么呢!说,前天晚上,你是不是出去见肖志杰?”

    “没有!”

    “没有?我才不信呢!”两个女孩子在长凳上打闹起来。

    场上一个哥们有些看呆了,忘了飞过来的球,结果好家伙,那球结实的打在他致命的地方,他这下很清醒,双手护着裆,狼狈的蹲到地上。

    嬉闹过后,黄静萍把头靠在张秋玲肩上,幽幽的说,“秋玲,我不想按学校分配的去教书。”

    张秋玲玩着她红绒帽上的两个小球球,闻言手一顿,“你想好了?”

    “嗯,”黄静萍声音不大但很坚定,“我想好了,我要去市里,不管做什么工作都好,我只想离他近点。”

    张秋玲环着她,拍了拍她肩膀,“我理解,可是你爸妈那边呢,他们同意吗?”

    “我管不了那么多。”黄静萍靠在她怀里,摇了摇头,“我知道他心里是有我的,可是,我总觉得,他对我,总好像有些抗拒,我们每向前走一步,都好难好难,就好像他心里早就有了人一样。”

    “怎么可能?”张秋玲把她脸扳过来,“我们都熟悉他啊,小学时的同学,也就和那个叫柳菲的打了几次交道,初我们都知道,现在除了肖志杰和王昌宁,也就和你我打交道多一些,难道是在高认识了什么人?”

    “不是,和高无关,初的时候,我就感觉出来了。”黄静萍依然把脸埋在她胸前,不让张秋玲看到她脸上的嫣红,“有一次我主动抱了他,我能感觉得到,他有些喜欢,又有些抗拒。”

    张秋玲听到了这么大一个八卦,难得的没有追着问细节,“那就奇怪了,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明白,有时我付出越多,他越会退缩,可是,如果我什么都不做,那我们肯定就会这样渐行渐远,我现在有些明白,他当初可能就是打着这样的主意。”

    “可是,我真的不能没有他,你知道吗?我有时做梦梦到我和他成了陌路人,然后哭着醒过来,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他,我真的不能想象,如果生活里没有他,我会怎么样。”

    黄静萍说着说着,小声哭了起来,她压抑的太久,感觉再这样患得患失下去,自己会疯的,终于忍不住,对闺蜜说出了自己心底的话。

    “好了,别瞎想,”张秋玲像哄小孩子一样拍着她的头,“冯一平又没瞎,你这么优秀你女孩子,他怎么舍得放下,放心吧,你们肯定会走到一起的!”

    在即将毕业,踏上新的人生征途的时候,黄静萍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的,其它所有的一切,在这个面前,都算不了什么。

    所以,从小到大,一向是个乖乖女的她,这次决定了,哪怕是违逆爸妈一次,也要做自己想做的。

    与此同时,离师范不远的一所学里,高挑了许多,脸上却依然有些婴儿肥的张彦,已经在教室里和同学们一起用功,准备迎接几个月后的考。

    她不知怎么回事,偶尔也会想着那个只见了几面的姓冯的哥哥,他现在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在高埋头苦读着呢?(。。)

    ps:  ps:晚上照例还会有一章,最后的一天,各位亲,各种票还有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