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金飞是县卫生局长的侄子,现在在做医药和医疗器械代理,好像赚了些钱,那次跟着我们到了学校,后来还找过几次,静萍把话说清楚了,后来也没理他,谁知道他就跟张狗皮膏药似的。”是张秋玲先解释。

    “这个人,我好像也听说过,”于莲看了看前排的黄静萍,“听学校里有人说起过,好像也是对女生说帮着安排工作。”

    这个肯定会有,他叔叔是卫生局长,卫校专业更对口。

    在老百姓的印象,好像交通口才是问题最多的地方,好些省份,好些县市的交通部门主官,经常前赴后继的朝局子里奔,其实,卫生口的问题同样严重,比如后来披露出来的,西南某省的“双百院长”。

    在他们这些经济不发达的地方,交通口想往口袋里装钱,机会还真不多,倒是卫生局的不错,经济再落后的地方,必定有一个事业单位是效益不错的,那就是医院,因为再穷的地方,老百姓照样会生病。

    关于医药和医疗器械的黑幕,后来大家知道的太多,现在更是黄金时期,基本就没什么监督,背靠着卫生局长叔叔这样的后台,朱金飞一年捞个几十万,那还真不算什么。

    黄静萍上车后就一直看着冯一平,委屈得像要哭出来,冯一平之前说的话她可是听到了心里去,年前的那一架,说起来也是因为她,自己怎么就经常惹这样的麻烦?

    冯一平抽空拍了拍她手背。“我知道的,没事,不用担心。”

    这个时候。他本来最好说一句,“追你的人多,更说明你很优秀啊!”黄静萍听了保证会笑起来。

    可是,别忘了,现在车里可是还有另外两个女孩子呢,不管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情况下。女孩子绝对会敏锐的听出来你话里另一层的意思,冯一平现在要真这么说了,绝对是帮黄静萍在拉仇恨。

    “他会不会跟过来再找麻烦?”于莲说了一句。

    “不说是做生意的吗。他应该不会这么莽撞。”和肖志杰两个挤在后备厢里的王昌宁安慰了他的“朋友”一句。

    冯一平也是这么觉得的,要朱金飞是公安局长的侄子或儿子,他还会有些担心,因为公安局长可是有枪的。是可以跨省查水表的。

    但卫生局长不一样。在他的一亩分地里有些权威,到了外面的地方,你一个正科级干部算的上什么?

    而且朱金飞只是他叔叔放在前面的白手套,主要是圈钱,要总是无缘无故的招惹麻烦,他叔叔也不会把他留到现在,但凡是当官的,谁还没有个对手?卫生局这样的肥差。明里暗里盯着的人,肯定不在少数。你捞钱了不说。还这么嚣张,是担心别人手里的把柄不够吗?

    他临走前说那番话的意思,也是想让朱金飞权衡一下,他虽然不怕事,但能不起冲突最好。

    哪怕朱金飞不是靠真本事做生意,但总还是生意人,权衡总会的,理智的人,知道了一些情况之后,应该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车出了县城,朝城外四五公里的将军山走去。

    将军山是县里除了另外的两处林场之外,植被保存的最好的一座山,算得上是他们这样的小地方的小家碧玉,山石清秀,溪流婉约,因为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从明清时起,这里就是县里的人踏青避暑的去处,开发的不错,现在更是被县里规划为将军山风景区。

    沿着新修的水泥路蜿蜒向上,最后停在半山腰的将军山度假酒店前面,听到车声,不一会,唐少康就从里面跑出来,后面跟着叶萌,“你们总算是来了,我可都饿的前胸贴后背。”

    县里开的这家酒店,经理是他爸爸的一个朋友。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出来玩?”冯一平笑着跟他说,唐少康现在正是高,不应该在学校里累的像条狗一样的吗?

    “一平,好久不见!就是这阵子太累,出来放松一下,去年你怎么就休学了呢?”

    “家里有些事,”他马上话锋一转,看了看叶萌,“你就是这样放松的?”

    厨房的菜是备好的,他们进了包厢,坐了没多久,很快就上齐了,特色菜不少,比如炖野鸡、葱爆鳝段、山珍汤、烤羊排,还有一些家常的,比如红烧鲤鱼、凉拌黑木耳、锅盔豆腐、粉蒸肉……。

    肖志杰见了就说,“我口水都流下来啦!”

    大家听了都大笑,他好像就是有这么一种天赋,不管什么场合,总是很轻松的就把大家的气氛调动起来。

    话是这么说,大家年龄都大了,当着异性的面,又有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于莲在,吃起来都还比较矜持。

    就连最小的于莲和冯一平,也已经满了十八岁,唐少康就提议喝点酒,就是县酒厂的酒,档次虽然不高,但是是粮食做的。

    女孩子们也倒了一小杯,用来凑趣,至于喝不喝的,随她们。

    几杯酒下肚,气氛就热烈起来,除了于莲,其它的个人都是校友,再除了王昌宁和叶萌,其它的五个,更是同班同学,本来就熟,可聊的话题很多。

    在冯一平率先上手拿了烤羊排之后,四个男生也跟着开动,然后几个女生也放开了些。

    肖志杰很细心的把羊排上的肉撕下来,放在盘子里,递给张秋玲,遭到了其它几个男生一致的唾弃,“切!”

    “这么费事干什么?”张秋玲有些脸红,也直接上手一块,没办法,以前在学校一直是小公主,什么场合她都不怯场。

    间,笑眯眯的酒店经理进来关照了几句,唐少康把冯一平他们上车前和朱金飞的矛盾说了一下,“朱金飞啊,老朱的侄子,这个事他做的有些不对,小黄是吧,没事,我待会给他叔叔打个电话,以后他肯定不会再来找你,你们放心玩,把心都放到肚子里,他不敢对你们怎么样,更不敢追到这里来。”

    这话他说的很有底气,他不仅仅是一个迎来送往的经理,他可是直接对县政府办公室负责的,平常打交道的都是办公室主任,度假酒店里也长期留着县委县政府一把手的房间,他和书记县长照面的的时候也多。

    县城总的来说,民风还算淳朴,而且也就这么屁大点的地方,谁家有个什么事,大家都清楚,朱金飞他当然知道,靠着他叔叔,捞钱还算有一套,也听说他和一些小姑娘有些纠葛,可是明目张胆的欺男霸女的事,他不敢干。

    “那谢谢叔叔,”一桌人一起敬了他一杯。

    隐患尽去,大家也就专心的对付起桌上的菜来,除了女孩子,男生们也都是能吃的时候,到肚子里再也装不下的时候,已经过了快两个小时,四个男生,也差不多喝下去了两瓶白酒。

    唐少康感慨了一句,“明后年之后,要想再这么聚在一块,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一句话说的大家都有些唏嘘,唐少康是今年就要去读大学,冯一平他们个,明年高考,之后也会上大学,要是都在省里还好,如果是去了其它地方,除了过年的时候,平时还真的很难聚在一块。

    “来,我们干了杯酒吧,为了现在,”冯一平站起来说。

    “为了将来,”唐少康也接了一句。

    黄静萍也把杯的酒抿了一小口,看着满脸通红的冯一平,在心里说了一句,“为了你!”(。。)

    ps:  ps:非常感谢大家支持,非常感谢大家的票票和打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