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梅秋萍他们的强烈要求下,梅建终于决定来省城住些日子,二舅去年也买了一套房子,算起来他们姐弟五个,已经有个在省里买了房子。

    外公来了省城,冯一平当然得回去一趟。

    外面再忙碌,这一个个小区里,总是很闲散的,有些不上班的妈妈,推着童车,在楼下花园里散步,不是俯下身去看看车里的宝宝,妈妈一般后面还跟着一个人,也不知道是妈妈还是婆婆,手里提着一个大袋子,里面是婴儿的尿布、奶瓶、水,和其它的小零碎。

    花园的亭子那一块,是最热闹的所在,总坐着一些退休的老人,外面的一圈都眯着眼睛晒太阳,里面的石桌上,一群人围着在打牌,亭子外面,还摆着几张折叠桌子,一张桌子,两个人下象棋,周围却围着几倍的人。

    冯一平在里面扫了几眼,没有在其看到外公,他可能还是留在家里吧。

    他正准备按电梯,一部电梯刚好下到一楼,里面走出一个身材高大的老人,“外公,”冯一平叫了一声。

    梅建精神好的很,穿着一件应该是小舅换下来的灰色西装,里面是手织的黑色毛衣,脚上还是冯一平领到第一笔稿费的时候,给他买的那双皮鞋,这么多年过去,虽然没破,鞋面看上去当然是一点光泽都没有。

    看到他手里拿着一条麻袋,冯一平就知道外公这是要去干什么。

    “一平,你怎么来了?走,去家里。”看到大外孙,梅建很高兴,拉着冯一平的手。就往电梯里走。

    梅建是很高兴,儿子女儿,不管是在乡下还是在城里,都过的不错,十里八乡,谁见了他都夸他有福气。附近向他这样年纪的,谁还有机会到省城这样的大城市来住的。

    他的孙辈这一代,更不错,特别是这个大外孙,将来指定比他父母这一辈还要有出息。

    “都下来了,就不上去了,外公,下午跟我走吧!”

    “去哪里,我可不想在市里瞎转。一点意思没有。”

    “嗯,我知道。”

    冯一平把外公带上车,领着他到路边的一家专卖店里,买了一双运动鞋,虽然和外公身上的衣服配套起来不太协调,但是穿起来暖和又轻便。

    “我都说了不用,我又不是没鞋穿,这一下又花一两百块。我在镇里都能买好几双。”出了店门,梅建提着那个袋子说冯一平。

    冯一平就当作没听到外公的唠叨。帮他做好,系好安全带,“外公,你陪我去动物园吧!”

    外公喜欢转的地方可能不多,市心是繁华,但是太吵太闹腾。小舅也带他转过,公园之类的,就是一些小湖和亭子,假山花园之类的,对他吸引力也不大。

    去茶楼喝茶倒是可以。可是他要是看到了那价格,肯定坐不住,想来想去,动物园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狮子老虎狗熊这些东西,他是听说过,但一直没有亲眼见到过,看看也蛮新奇的。

    虽然冯一平说的是叫外公陪他去,梅建知道,这是外孙专程陪自己,想想也就没有拂他的意。

    好在动物园的门票不贵,只要十块钱,梅建这次没有说什么。

    冯一平带外公去的第一处,是猴山,梅建见过耍猴戏的,但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多猴子在一起,看着那些猴子为了抢游人丢过去的花生饼干面包等,上窜下跳的,觉得很有趣。

    等到了猛兽区,看到狮子老虎熊等这些传说的动物,更是不顾笼的腥臊味,靠的很近,恨不得伸手进去摸一把,指着里面懒洋洋的趴着的老虎对冯一平说,“看,它头上真有个‘王’字!”

    他们来的时间刚好,到表演场刚刚坐下,动物表演就开始,这一场是大象的表演,梅建也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观看两只成年大象在驯象人的指挥下,憨态可掬的做各种动作,最后,两只象用鼻子把驯象人抬起来的时候,他跟着旁边的人一起站起来鼓掌。

    到了休闲区,爷孙两个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冯一平给外公要了一杯原味奶茶,外加一份炸鸡排,这两样东西,外公估计也是第一次尝试,“味道还不错。”

    “外公,”冯一平想了想,还是跟外公提一下的好,“现在小舅妈他们养孩子,和我们小时候不一样,讲究多,慧慧现在还小,免疫力也差,要不你还是不要去捡那些瓶子了吧!”

    “我每次抱慧慧之前,手至少得洗遍的。”外公有些不高兴。

    “这个我知道,小舅妈肯定也知道,我们一不偷,二不抢的,捡些瓶子去卖钱也不是见不得人的事。”冯一平把外公要说的话先说了出来。

    “可是,慧慧现在刚断奶,抵抗力正是最差的时候,经常有这样那样的小毛病,我不是怕到时候误会吗。”

    这样的事会发生吗,非常有可能,蔡虹虽然很孝顺,很尊重外公,可是在孩子的事上,肯定连她爸爸老蔡的面子也不让。

    梅建也不是没有考虑影响,为了怕邻居他们笑话儿子儿媳妇,他都是到离小区很远的地方去捡瓶子和易拉罐,但是,其它的就没想到,好在蔡虹是个随和的,换做有些儿媳妇,说不定叫他洗了澡才进屋。

    当然,冯一平这么说,自己也有些小心思在里面,现在家里条件都比以前好,他也不希望年迈的外公,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

    虽然包括他在内的大多数人,并不觉得在垃圾桶里翻些瓶瓶罐罐的出来是很丢人的事,可是,你得承认,还是有不少人见了,会很看不起这样的行为。

    “要不这样外公,你在我家和小舅家轮流住,早上和我爸去市场采购,刚好他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

    冯一平知道外公这么做的深层次原因,他并不是真的为了那几块钱,小舅和小舅妈白天都不着家,他是一个人在家里闲不住,电视里没什么他喜欢看的节目,又没人和他说话,小区里的那些退休的老人,跟他也没什么共同语言,所以只好力所能及的找点事做。

    好多儿女,在城里安家后,为了尽孝道,把父母也接到城里,说是叫他们享享福,其实,他们还没有在老家呆的自在。

    特别是外公他们那一代的人,好像只有做事,才能让他们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

    “真的?”

    “是,现在这么多家店,爸一个人也够呛,您刚好可以帮把手。”

    “那行,等今天晚上,我跟蔡虹他们说说。”

    晚上,听外公这么一说,蔡虹倒是有些诧异,“怎么了爸,是不是我们有哪做的不对的地方,叫您生气了?”

    “没有,就是你姐夫早上采买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我去搭把手,再说,你们现在都有车,来往方便的很,我也舍不得我的大孙子的,你说是不是?”他俯下身去,逗弄坐在婴儿车里的慧慧。

    梅义良没有彩虹那么细腻,“想去姐那就去呗,想慧慧了就给我打个电话,我去接你。”

    蔡虹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好在大姐他们不是不明理的人,不然还真会以为爸是因为在这受了气才不住的。

    他们俩是都没想到,是梅建自己闲不住,然后受了冯一平的撺掇,才做出的这个决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